苏沫不知道昨晚自己是怎样睡着的,但是,她竟然一夜安眠,一觉睡到了上午10点。

    这是多久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自从怀上绿芽儿后,自从知道顾少言在外面有了女人之后,她的夜晚,便再不安稳。

    ——绿芽儿。

    ——她的绿芽儿。

    想到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想到那咿咿呀呀的软软糯糯的声音,苏沫的眼泪就又掉了下来,那样悄无声息,不受控制。

    可是,她不应该哭的,她应该高兴的,因为她的小绿芽儿去了天堂,去了没有疾病没有痛苦的世界,她不应该哭的。

    抹去脸上的泪水,苏沫下床去了浴室洗漱。

    站在镜子前看到自己脖子和胸前那些浅浅的青紫痕迹,苏沫秀眉微微一蹙,又很快松开

    看来,今天她很有必要跟她的“面具老公”好好谈谈。

    洗漱完随便在衣柜里拿了条裙子换上,拿过梳妆台上的准备下楼的时候才发现有几十个未接电话。

    昨天她一直处于脱机状态,所以调成了静音也忘记了调回来。

    翻开记录一看,居然有十几个是夏桑清打来的,苏沫心头一凛,眼里涌起一抹担忧,立刻便拨了过去。

    “阿姨,你找我什么事?”

    “小沫,你爸爸的病情又恶化了,你赶紧来医院一趟。”夏桑清在电话那头着急地道。

    苏沫眉心不由一蹙,几乎是立刻就抓起自己放在一旁的包包往门外跑,“好,阿姨,你别急,我马上过去。”

    她已经没有了小绿芽儿,她的爸爸已经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她不能失去他,不能......

    冲到楼下的时候,管家陈叔正好站在楼梯口,好像是在等她一样,而陈叔的妻子陈婶正在餐厅里布置早餐。

    “少夫人,您还没有吃早餐。”陈叔很是恭敬地道,声音里没有什么情绪。

    苏沫心急如焚,边跑边道,“陈叔,我有急事要出去,早餐我不吃了。”

    陈叔点了点头,并不追上去,待苏沫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的时候,他立刻打电话给了唐成。

    唐成向前一步来到自家老板的身边,向他汇报苏沫的情况。

    俊美如斯的男子眸光淡漠,面无表情,“派人跟着她。”

    ......

    苏沫不知道原来从别墅到小叠山的山脚下会这么远,她脱了高跟鞋足足走了半个小时才找到了一处公交站台,又等了十来分钟才看到一辆空着的计程车过来,等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半小时以后了。

    冲到病房门口,可是护士却告诉她,病人昨天被传到了icu病房。

    苏沫紧咬着唇角往icu病房去,心里自责不已。

    她大概猜到,她的爸爸之所以在昨天病情恶化,应该是在电视上看到她和顾少言离婚然后又赌气嫁给面具男子的事情。

    自从一年前苏家的思寇珠宝集团破产被收购后,身为思寇珠宝集团董事长的苏敬致就一病不起。一年下来,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呆在医院里。

    是她太任性又大意了,以为她什么都不说苏敬致就会什么也不知道。

    早知道会因为她而导致苏敬致再次病危,她就不要举行什么离婚典礼了,说不定也就不会因为赌气而嫁给了面具男子。

    来到icu病房的时候,夏桑清正守在病房门口,看到苏沫,红红的眼眶里一下子就急出了泪。

    “阿姨,我爸爸怎么样了?”

    夏桑清握住苏沫的手,满脸憔悴,“小沫,医生说,说......”

    苏沫眼睛一红,却拼命忍住眼里的泪水,伸手抱住夏桑清,“阿姨,没事的,没事的,爸爸一定会挺过去的。”  [ 首发

    对于夏桑清,苏沫心里充满了感激。

    在她十年的记忆里,夏桑清就一直没名没份,十年来如一日地陪在自己爸爸身边,照顾着他,还有她,以及他们这个家。

    就算时至今日,苏家落败,苏敬致成了半个废人,她仍旧不离不弃,守候在身边。

    这份默默的深情与付出,让苏沫如何能不感动与感激。

    夏桑清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对着苏沫努力一笑,“小沫,进去看看你爸爸吧,他一直在念着你。”

    苏沫拼命逼退眼里的泪,点头,去换无菌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