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楼,顾少言冲到卧室门口,抬腿一脚便把门给踹开了。

    此时正守着婴儿床边陪着孩子玩的林妙看到一脸凶神恶煞仿佛要吃人般的顾少言,浑身不自觉地就开始颤抖起来。

    “少言,你这是要干嘛,难道苏沫那个贱人的话你也信吗?”

    虽然顾少言的样子让林妙害怕极了,可是她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更加没有和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

    所以,就算害怕,她也不能承认被苏沫扭曲的事实。

    顾少言双目紧眯,阴鸷骇人的目光落在林妙身上,双手握紧成拳,抵着后牙槽箭步冲到林妙面前,扬手一巴掌就狠狠地落在林妙的脸上。

    “如果苏沫是贱人,那你呢?”

    林妙被顾少言一巴掌扇到了地上,嘴角立刻就有血丝溢出,脸上五个手指印明晃晃的清晰可见。

    顾少言丝毫都不解气,向前就又是一脚用力朝林妙的腹部踹去。

    “贱人,说,孩子是谁的?”

    这一脚用足了十成力道,林妙整个人都仿佛被踢碎了般,捧着自己的腹部,整个面容都痛的扭曲了。

    “孩子......当然是......你的。”

    “我的?!”顾少言冷笑一声,嘴角的讥诮不言而喻。

    一把抓起婴儿床上的孩子,顾少言恨得不此刻就将这个手里的孽种捏碎。

    顾少言的力气实在是过大,孩子一下子就大哭了起来。

    看到顾少言拎起了孩子,林妙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立刻就扑上去要救孩子。

    顾少言敏捷一闪,林妙扑了个空,摔在了地上。

    林妙管不了那么多了,又扑过去死死地抱住顾少言的腿,哭着哀求道,“少言,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他真的是你的儿子,真的是你的儿子呀。”

    “他真的是我的儿子吗?”

    顾少言五指收拢,林妙甚至是听到了孩子骨头碎裂的声音。

    “不要......”林妙一只手抱着顾少言的腿,一只手想要去救孩子,可是顾少言却将孩子拎的更高了,“少言,求求你,求求你,别伤害我们的儿子,他真的是你的儿子。”

    “贱人!”顾少言猛然抬腿将抱着他腿的林妙踢了出去,然后紧眯着孩子,下一秒要合拢双手想要将孩子掐死。

    “少言,住手。”这时,赵丽手里抓着鉴定报告冲到了门口,看着顾少言渐渐收拢的双手,赶紧叫住他。

    看到冲进来的赵丽,林妙只以为自己和孩子有救了,赶紧就朝赵丽爬了过去。

    “妈,救救我,救救我和孩子......”

    顾少言停住手里的动作,倏地侧头看向门口的赵丽,“妈,报告上的内容,难道你看不明白吗?”

    赵丽满脸厌恶地踢开就要爬到自己脚边的林妙,走到顾少言面前,气喘吁吁脸色煞白地道,“少言,昨天所有去参加离婚典礼的人都听到了苏沫的话,如果不是你封锁消息,媒体早就把这件事情搞的整个深南市人尽皆知了。”

    赵丽拍着胸口,深恶痛绝地瞪了林妙一眼,又道,“如果让人知道我们现在处置这个贱人和她的孽种,那不就是证实了苏沫所说的话都是真的吗?到时候,我们怎么丢得起这个人,你又怎么跟老爷子解释。”

    “不,不,苏沫那个贱人说的全是假的,她是为了报复我们,儿子是少言的,他是少言的儿子呀。”

    林妙不敢相信赵丽居然也会这么说,她觉得他们肯定全都中了邪了。

    赵丽听到林妙仍旧嘴硬,死不回改,又一脚朝林妙踹了过去,然后将手里的报告扔给她。

    “是谁给了你雄心豹子胆,居然敢怀了个孽种冒充我们顾家的孩子,害得我白高兴一场,连孙女也陪了进去。”

    林妙捡起地上的报告一看,不敢置信地摇头,“不,不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一定是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

    林妙扑过去抱住赵丽的腿,哀求道,“妈,孩子真的是少言的,你相信我,一定是搞错了,一定是有人动了手脚。”

    赵丽深深厌恶地睨了林妙一眼,又看向脸色仍旧要吃人般的顾少言,“儿子,听妈的话,暂时先留着这个孽种,等风头过了再处理掉。”

    顾少言看了看赵丽,又看了看手里哭的快要断气的孩子,理智渐渐回笼。

    赵丽说的对,顾家是深南市有头有脸的家族,世华国际集团更是深南市的龙头企业,而老头子最在乎的就是家族名声和他的脸面,如果和苏沫离婚他还有理由,那现在,他根本就是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到时候,只怕他连集团总部总经理的位置都保不住了,更遑论与他同父异母的大哥去争集团总裁的位置。

    将手里的孩子丢回婴儿床上,林妙立刻扑过去抱住感觉快要奄奄一息的孩子。

    顾少言一把抓住林妙的头发往后一扯,迫使低着头看怀里孩子的林妙仰头看向自己,然后如刀锋的视线眯着她,一字一句道,“你不是很喜欢这座别墅吗,好呀,我就让这座别墅成为你和这个孽种的坟墓。”

    话音落下,顾少言便松开了林少的头发,仍旧愤怒地大步朝外走去。

    赵丽狠狠地瞪了林妙一眼,也大步跟了出去。

    “不要,不要......少言,不要......我真的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儿子真的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