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晚上的时候面具老公仍旧没有出现,苏沫虽然暗自庆幸,可是躺在大大的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复去好不容易快睡着的时候却听见“咔嗒”一声门锁转动的声音,苏沫立刻就睡意全无,全身的神经也都紧绷了起来。

    苏沫猜一定是自己的面具老公回来了,实在是不知道要如何在这静谧而显得诡异的时间地点里与这个神秘而陌生的男人相处,苏沫只得选择了装睡。

    房门缓缓被推开,苏沫猜的没错,果然是她的面具老公回来了。

    看着床上秀眉轻蹙面部表情紧张的苏沫,男子知道苏沫根本就没有睡着,将身上的西装脱下随手丢到不远处的沙发上,唇角微不可见地一扬,男子开始动作优雅地解衬衫上的扣子。

    感觉到面具老公一步一步,像只优雅的猎豹一样靠近的危险气息,苏沫全身都像一只防备的刺猬般竖起了倒刺,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如果他敢上床,她就一脚把他踹下去。

    看到苏沫愈发紧绷的面部肌肉,男子唇角的弧度就扬的越高,脱掉衬衫,解开皮带,在昏黄灯光的照亮下,身形欣长挺拔的男子低头就精准地攫住了苏沫的红唇。

    苏沫猛然睁开双眼,看着眼前仍旧将脸掩藏在那张金色面具下的神秘男子,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推压在自己身上的他。

    “嗯......放开我。”苏沫惊恐地大叫,声音模糊不堪,双手才伸出就被男子的大手给抓住,然后死死地扣在了身体的两侧。

    男子仿若不闻,就在苏沫双唇开启的那一瞬抓住机会,长驱直入。

    “嗯......别碰我......我不爱你......放开我。”

    苏沫拼命挣扎,可是却丝毫没有用,男子仿佛一座大山困住了她,一动不动,完全没有要松放开她的意思。

    “苏沫,从今天开始,你爱的人只能是我。”

    男子几乎有些咬牙切齿,眸光里是从未有过的痛恨与愤怒,声音薄凉而阴沉,却是不容任何抗拒的霸道。

    她不爱他,她怎么可以不爱他。

    话落,男子的双齿狠狠落下咬在苏沫的唇瓣上,血腥的味道瞬间冲刺着鼻尖,迅速在口腔里蔓延开来。

    “嗯......王八蛋......放开我......我不爱你......我永远......都不会......爱你。”

    苏沫吃痛,怒火中烧,说话已经完全不经大脑,破碎的声音从喉骨中溢出。

    男子双目一眯,双齿又狠狠落下,带着最不可饶恕的惩罚。

    更浓烈的血腥味四散开来,仿佛一场最残酷的撕杀,血液弥漫整个战场。

    苏沫拼命挣扎,可是丝毫没有作用,反而让男子更回疯狂起来,一时间,整个空气中都只流窜被撕裂的声音,不只是布料,还有身体。

    苏沫瞪大眼睛看着眼前那张金色的面具,和面具下方那两片线条冷硬的薄唇,眼泪忽然间无声的滑下,仿佛木偶般没有了反抗,失了生气。

    感觉到身下的人停止了反抗,男子微微抬头看向苏沫的脸,只是一眼,他所有狂野的动作便好像被遥控器操控了般瞬间全部停了下来。

    她在哭,她居然在哭!

    而且哭的那么伤心那么绝望,仿佛世界都毁灭了,生无可恋。

    不,这不是她要的苏沫,完全不是。

    猛然抽身,掀起被角盖上苏沫那布着青青紫紫痕迹的身子,男子下床,大步去了浴室。

    该死的,就算她下次再哭,他也绝对不会半途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