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里等了不到五分钟唐成就将两本大红的本本交到了男子的手里,苏沫看着那两本有些刺眼的结婚证,猛然就觉得心脏被针扎中了般,刺生生地痛。

    “有一本是我的。”

    苏沫伸手想要从已经是自己丈夫的男子手里拿过一本结婚证,可是男子却敏捷地将两本结婚证放入自己的西装口袋里。

    “我暂时替你保管。”

    苏沫瞪着眼前的自己的奇葩丈夫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你不让我看你的真面目也不让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那我怎么叫你?”

    “你只要叫我‘老公’就可以。”

    苏沫觉得又气又好笑,这种神经病,她才懒得理他。

    *******

    男子带苏沫去的是深南市东边的小叠山,苏沫从小生活在深南市,在她的记忆里却从来没有来过小叠山,只知道小叠山是私人禁地,除非主人允许,否则外人根本不得进入。

    而这个私人指的是谁,苏沫不得而知。

    可是,为什么面具男子的车可以这样毫无阻碍地进入小叠山?!

    苏沫有些诧异地侧头,认真打量起眼前的面具男子,而此时男子已经靠进了椅背里闭目小憩。

    她看不到他面具下的脸,不过,他那鬼斧神工般的下颚线条和性(感)张扬的薄唇,让苏沫怎么也不会觉得面具下面是一张不能示人的丑颜。

    越看,苏沫就越觉得眼前的面具男子有几分熟悉,只是,她却完全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下意识地,苏沫抬手想要摘下男子的面具一睹他的真颜,只是手才动,男子低沉而淡凉的声音便在沉闷的空气中响起。

    “怎么,你这么快就爱上我了吗?”

    苏沫呼吸一滞,还没有伸出去的手立刻就停了下来。

    虽然男子明明是闭着眼睛说的,可是苏沫却还是有些局促的垂下了双眸,不敢再妄动。

    很快,车缓缓地驶入了一扇雕花的铁质大门,映入苏沫眼帘的是一个极大却不失雅致的花园,花园的正中央是一座三层楼高的乳白色欧式别墅,别墅的两旁各有一座两层楼的同样风格建筑,三座别墅通过长廊相连,错落有致,显得大气而尊贵。

    别墅前是一座巨大的喷泉,阳光下,喷泉里溅起的水珠犹如水晶般耀眼。

    车子绕过喷泉在正中央的主楼前停下,立刻有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过来给苏沫拉开了车门。

    “少夫人,请下车。”男人恭敬地道。

    少夫人?!

    这么说,这传说中的私人禁地是面具男子的地盘?!

    心中霎那的诧异后,苏沫不惊不宠地下了车,此时她的“老公”也下车绕到了她的身边,如古井般没有任何波澜的眸子看了眼苏沫,“这是陈叔,这里的管家,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跟他说。”

    苏沫点头,“你好,陈叔。”

    “陈叔,你带苏沫熟悉一下,然后送她回房间休息。”

    “是,少爷。”

    苏沫侧头朝自己的面具老公看过去,可是他的话音落下就又转身上了车,然后车门一关,车子缓缓驶离自己的视线。

    苏沫松了口气,原本她就没有做好准备要如何跟这位面具老公相处,更加不想和这位面具老公‘洞房花烛’。

    他走了,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少夫人,请!”

    苏沫点头,跟着陈叔进了主楼。

    ......

    别墅里的装潢很是大气雅致,奢华却低调,丝毫都不张扬,别墅里的佣人不多,却个个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多岁了。

    别墅里的佣人对苏沫这个初来乍到的少夫人除了恭敬之外,苏沫再也找不到其它的词来形容他们对她的态度。

    总之,有些怪,却不知道怪在哪里。

    在主楼里大致转了一圈后,苏沫就回了房间休息。

    她的卧室在三楼,很大,里面所有的女性用品一应俱全,就连衣柜里都挂满了属于她的尺寸的衣服。

    “这些都是谁的?”苏沫不相信这些都是她的面具老公提前为她准备的。

    “这些都是少爷吩咐提前为您准备的。”陈叔如实答。

    苏沫轻咬唇角,打量起了右手无名指上那颗21克拉的蓝钻戒指。

    她和顾少言离婚的消息一个星期前就被人透露给了媒体,面具男定然不会是今天离婚典礼上才临时起意要娶她为的,肯定是在她即将离婚的消息被爆出来后就下了决定做好了一切准备。

    面具男子到底是谁?会是她认识的人吗?

    在嫁进顾家一年后,她迫于无奈离开了自己家的公司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家庭主妇,在赵丽的督促下一直处于吃药备孕怀孕待产照顾孩子的生活状态下,两年来,鲜少在外人或者媒体面前露面,更加没有再和异性有过什么交集。

    那么,面具男子到底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