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言扬起的手仿佛被一股神奇的力量牵制在了半空中,众人好奇的视线齐刷刷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得体西装戴着金色面具、身形欣长挺拔的男子出现在了红毯上。

    虽然看不到男子金色面具下的面容,但是他那深邃的眸子如打翻的墨硕般,沉的让人根本看不到底,如鹰隼的锐利视线淡淡逡过全场,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禁了声。

    众人只见男子透着性感弧度的薄唇轻轻一扬,然后从容信步地朝苏沫走去,“顾少言,放开苏沫。”

    看着如神衹般降临的男子,苏沫竟然一时忘记了呼吸。

    “你是谁?”顾少言回过神来。

    男子扬唇又是一笑,扬起万千风华,“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从此刻到永远,你再也没有资格碰苏沫一根汗毛。”

    男子的声音实在是太压抑太慑人,以至于顾少言扬在半空中的手迟迟都不敢落下来,只是看着已经走近的男子拧着眉目,“你凭什么?”

    走近苏沫,男子长臂一勾揽上苏沫纤细的腰肢,毫不费力地就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然后视线全然落在苏沫的脸上,唇角勾勒出一个最完美的弧度,声线悠扬带着浓浓地蛊惑道,“就凭苏沫很快就会是我的妻子。”

    浓烈的男性气息和淡淡的青草味道冲刺着苏沫的鼻尖,她看着男子那近在咫尺的、带着无限风流魅惑的薄唇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不过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眼前的男子。

    片刻的怔然之后,苏沫回过神来伸手就去推男子,只是男子的手臂就如铁钳般将她禁锢住,任凭她怎么用力也撼动不了男子分毫。

    就在苏沫徒劳无功的时候,男子突然松开了苏沫单膝在她的面前跪下,然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个精致的黑色丝绒盒子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打开。

    “苏沫,嫁给我。”

    众人不由惊叹,不仅因为男子的话,更因为黑色丝绒盒子里躺着的竟然是三天前深南市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珠宝拍卖会上被一个神秘人买走的一枚21克拉的蓝钻戒指,原本安静的现场顿时又沸腾了起来。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呀?长的这么帅出手还这么阔绰,简直迷死人了。”

    “苏沫也太走运了吧,这才甩了一个钻石王老五就又勾搭上另外一个更王老五级别的男人。”

    “这个苏沫有什么好呀,不就一个生过孩子离了婚的女人嘛,这个男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这么有钱还找只破鞋来穿。”

    “是啊是啊,就算她苏沫曾名动整个深南市,但现在也只不是破鞋一只,居然还有人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娶回家,真是不正常。”

    ......

    台下的林妙看着这一幕幕,脸色由绿到白,再由白到黑,跟变色龙似的精彩极了。

    “苏沫,这场离婚是不是你一早就计划好的,其实是你早就和这个男人有一腿,所以才这么轻易地就答应了和我离婚,是不是?”顾少言恼羞成怒地又一把抓住苏沫的手腕大声质问道,那表情就跟苏沫真的当着众人的面给他带了绿帽子似的。

    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不屑,看着顾少言肺都快要气炸的表情,苏沫只觉得心里有种前所未有的扬眉吐气的感觉。

    既然大家都觉得她是一只被抛弃的破鞋,不应该再得到男人的爱,不应该再得到幸福,既然顾少言觉得自己被当成猴耍了,那她就要再嫁给所有的人看,也要让顾少言把他自己彻底的变成一只猴子。

    嘴角淡淡一扬,苏沫甩开顾少言的手,看着虔诚地跪在自己面前,一直静静地等待着自己回答的男子点头,“好,我嫁。”

    “苏沫,你......”顾少言差点吐血。

    “顾少言,让开,别挡了我和我新娘的路。”男子站起来扬手拨开挡在苏沫面前的顾少言,然后牵起苏沫的手往主持台上去。

    顾少言回过神来想要去阻止,却被两个冲向来的黑衣保镖给制止住。

    “主持人,辛苦你再帮我们主持一场结婚仪式。”牵着苏沫在主持台停下,男子很友善地道。

    主持人当然看出来了男子的来历不浅,微笑着很是恭敬地点头,“不辛苦,不辛苦。”

    在重新响起的婚礼进行曲中,在全城媒体闪烁的镁光灯下,一场盛大的离婚典礼瞬间变成了一场结婚典礼,在主待人的誓词中苏沫毫不犹豫地说出了“我愿意”三个字。

    今天,哪怕只是一场最滑稽的真人秀她也会郑重其事的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