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一个星期后,顾家二少爷顾少言和落魄千金苏沫的离婚典礼,在三年前他们举行结婚典礼时深南市最奢华的酒店举行。

    除了顾家的人和苏沫的父母,当年参加结婚典礼的亲朋好友悉数被请到了场。

    只是令顾少言没有料到的事情是,除了亲朋好友,几乎深南市所有的媒体记者也都到了场,离婚典礼还没开始,便四处是人头攒动,镁光灯闪个不停。

    由主持人的一声,“请二位旧人,入场!”音乐响起,整个离婚典礼拉开帷幕。

    长长的红毯那头,苏沫披着三年前披过的那套洁白的婚纱,画着三年前结婚那天一样美丽精致而大气的妆容,由两位伴娘的陪同,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入场。

    一切看似仿佛昨日,可是昨日非今日,因为昨日的一切早已在三年犹如一场恶梦般的婚姻中消磨殆尽。

    今日的苏沫早已非昨日的苏沫,即使她的容颜不曾苍白,可是眼底却布满了沧桑,心底却烙满了伤痕。

    一步一步,每靠近前方那个她曾愿意付出一切去爱的那个男人一步,苏沫在心里就多嘲笑自己一分,两年的恋爱,三年的婚姻,五年的死心踏地全心全意的付出,换来的却是如今的结局。

    呵!男人,爱情,全都是骗子,以后她再也不会爱任何一个男人,也不需要任何一个男人来爱她。

    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近的苏沫,顾少言怔住。

    此刻他眼前的苏沫居然和三年前一样动人,外表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改变,居然还是那么美丽高贵而大气。

    再看看坐在台下的林妙,浓妆艳抹带着厚重的脂粉俗气,怎么看怎么也只能算是个小家碧玉,而苏沫可是名动深南市的第一名缓,虽然如今苏家落败,但却改变不了苏沫身上永远的大家闺秀的优雅大气。

    相形之下,顾少言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他是不是不该和苏沫离婚。

    怔然间,苏沫已经走到了顾少言的面前,主持人扬手,音乐停下。

    “今天,我们一起见证顾少言先生和苏沫小姐结束他们3年的婚姻,从夫妻变回陌生人。”

    苏沫抬眸看着顾少言,脸上没有一丝情绪,眼里只有死水般的平静。

    “苏沫……”

    “主持人,请继续。”顾少言的话音还没有落下苏沫就打断了他,这场婚姻是苏沫身上最残酷的枷锁,苏沫只想快点结束。

    看到苏沫的决绝,顾少言眉头一蹙没有再开口。

    听着主持人对着自己念出离婚誓词,苏沫毫不犹豫地就给出了肯定答案,而顾少言虽然懊恼后悔了,但是整个深南市的人都知道了这场离婚典礼,难道他堂堂顾家二少要让自己下不来台吗。

    “下面请二位交换回戒指。”

    苏沫和顾少言同时取下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交给了主持人。

    “好,现在请顾少言先生盖上苏沫小姐的头纱。”

    顾少言抬手,手却停在了半空中。

    苏沫看着顾少言,目光如霜染。

    “少言,快点盖上啊,盖上你就和这个女人没关系啦。”台下的林妙激动地叫道,所有的人也都注视着顾少言,镁光灯更是对准了他和苏沫不停地闪着。

    看一眼台下,再不犹豫,顾少言抬手盖上了苏沫的头纱。

    就在头纱落下的那一刻,典礼结束,苏沫扬唇笑了,笑容灿烂却没有丝毫温度。

    迈开脚步走向红毯,就在众人以为苏沫就此退场的时候,才走了几步的苏沫又停下脚步,然后缓缓回头看向了顾少言。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迎着所有注视的目光和不停闪烁的镁光灯,苏沫凉凉地、一字一顿地大声道,“顾少言,恭喜你,捡了个野种回来做儿子。”

    台下的林妙一愣,脸色瞬间就白了,而众人立刻也开始议论起来,所有的媒体记者也开始躁动不安跃跃欲试起来。

    顾少言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看着苏沫,回过神来后脸色倏然一沉,大步就冲到苏沫面前,用尽浑身的力气握住她的手腕,声音森冷如地狱中传来般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苏沫灿然一笑,优雅如初,“恭喜你,捡了个野种回来做儿子。”

    在台下的片片惊讶声中,顾少言额头青筋猛然爆跳,扬起另外一只手就要朝苏沫落下。

    千钧一发之际,有道低沉醇厚却不容任何人抗拒的声音仿佛天籁般从不远处传来,大家都清晰地听到那三个字。

    “放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