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一夜,苏沫抱着女儿冰冷的小小的身子一动不动,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了泪水,有的只是最悲切的痛心与绝望。

    三年耗尽心力经营的婚姻,换来的却是如今的一个结局,她还有什么好期盼的,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少奶奶,我们把小小姐的后事安排了吧,这样也好让她早点找到一户新人家早点投胎。”芳姨在一旁苦口婆心地劝道。

    投抬?!

    是啊,她的小绿芽儿一定是太不喜欢生活在顾家,所以才不到一岁离开她了。

    所以,她不应该再耽误她的小绿芽儿投抬去找一户好人家,去找一个爱她宠她能好好照顾她的新爸爸妈妈,还有奶奶。

    机械地点头,苏沫抱着女儿走出了手术室。

    ……

    傍晚,抱着装着女儿的盒子,仿佛也跟女儿一起已经死掉的苏沫回到了家,回到了她呆了三年的“家”。

    一进门,她的“家”的大厅沙发上就坐着她的丈夫,她的婆婆。

    苏沫嘴角冷冷一扯,大厅里还坐着她丈夫的小三儿及小三儿生下的孩子。

    赵丽原本堆满笑容的脸上倏然一沉,瞥了苏沫一眼,冷哼一声,“居然还知道回来,这里是离婚协议书,赶紧签了吧。”

    林

    “妈,没事,不就一场离婚典礼嘛,我满足她,免得人家说我顾少言薄情寡义。”

    苏沫一笑,终于看清楚了曾经深受着的枕边人是一副怎样的嘴脸,放下离婚协议书,抱起装着女儿的盒子,苏沫起身朝楼上走去。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苏沫的脚步顿住,“还有,在离婚典礼前我还是会住在这里,不过我不希望有小三儿和小三儿的孩子在我的面前出现,否则我不敢保证我不会改变主意。”

    “你…”赵丽气的咬牙切齿。

    “妈,我已经买了新的别墅,你不是早就想换个地方了嘛,这里暂时就留给她住吧。”顾少言拉着就要发飙的赵丽。

    “是呀,妈,新别墅已经装修好了,我们马上就可以搬过去。”

    苏沫凉凉一笑,迈开上楼的脚步再不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