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我女儿怎么样啦?我的女儿怎么样啦?”看到手术室亮着的灯熄灭后从里面走出来的两个医生,苏沫箭步就冲了向去,满脸慌乱。

    医生看着苏沫叹口气无奈地摇摇头,“顾夫人,请节哀!”

    节哀?!

    苏沫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看着医生,一把抓住医生的手臂,“医生,你什么意思?!”

    医生知道苏沫的身份,自然是不敢轻易得罪,“顾夫人,令千金她…我们已经尽全力了,可是送来的太晚,实在是无力回天了。”

    苏沫的眼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突然就跟断线的珠子一样掉了下来。

    “不,不可能!”一把推开医生,苏沫像疯了般就冲进了手术室。

    看着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那个小小的身子,苏沫不敢相信,也不要相信,那个此时一动不动脸色发紫的小女孩就是她的女儿,她的小绿芽儿。

    “不,不,不……”

    苏沫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眼泪如雨般落下。

    她的小绿芽儿怎么可能不要她了,她的小绿芽儿怎么可能舍得离而去,她的小绿芽儿才刚刚学会开口叫“麻麻”呀,小绿芽儿怎么会舍得离开她。

    她不信,她不信……

    转身苏沫就要冲出去,只是身后跟进来的芳姨却死死地抱住了她,“少奶奶,小小姐走了,她走了,你想哭就哭出来吧,大声哭出来吧。”

    苏沫朦胧的泪眼望着芳姨,眼神空洞的如死尸般,“芳姨,小绿芽儿在叫我,她还在叫‘粑粑’,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了吗?”

    “少奶奶…”

    “少言在哪里?顾少言在哪里?小绿芽儿在叫他,他现在在哪里?”

    身材粗壮的芳姨死死地抱住苏沫,“少爷和太太在…在…在三楼的产科。”

    产科?!

    苏沫浑身猛然一颤,紧紧地揪住芳姨的衣襟,“顾少言为什么在三楼的产科?他在那里干嘛?”

    芳姨垂下头来,不敢看苏沫,支支吾吾地道,“林%%无弹窗?@++

    从一楼的急诊科冲到三楼的产科,明明距离那么近,可是苏沫却感觉整个人都快要虚脱。

    疯了似的一间间病房寻找着那熟悉的身影,一间、两间、三间…苏沫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众人的诧异和谩骂的声音,她此刻唯一在意的事情就是找到顾少言然后带他去看他们的女儿,因为她的小绿芽儿想见爸爸了,她好久都没有见到爸爸了。

    一间一间,那两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终于在苏沫冲进第十一间病房的时候,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苏沫,你来医院干嘛?”此时正一脸温柔地给林妙喂东西吃的顾少言看到突然像个疯子一样冲进病房的苏沫,满脸不悦地道。

    正抱着孩子的赵丽看听到声音,朝门口的苏沫看了过去,原本堆满笑容的脸几乎是瞬间就沉了下来。

    “苏沫,今天是我的孙子出生的大好日子,你最好乖乖地回家别在这里闹事,吓到了我的孙子我可不饶你。”

    坐在病床上吃东西的林妙看到脸色惨白的跟个鬼似的苏沫,听着赵丽的话不由嘴角一扯,扬起一抹胜利而妖艳的笑弧,然后一脸娇滴滴地挽住了顾少言的手臂,声音软的都可以滴出水来地道,“少言,我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