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难为情

舒沐梓 作品

    “你.........”聂焱气势汹汹,一脸的凶悍。

    只是冲口而出第一个字后,他压住了。毕竟不是还不会控制情绪的小孩子,在情绪的顶点,他惯性的压制。

    没让更难听的话说出口。

    梁柔就坐在床上,看他那副表情动作,脚趾头都卷曲起来。也不知道是梁柔的心理因素,还是聂焱如今体型确实有了变化,梁柔只觉得他的脊背很宽阔,穿着西装站在那里,即便他什么都不说,也还是会让人心里有压力。

    惴惴不安中,梁柔等待着聂焱接下来的话。

    她甚至也全身紧绷,就如同进入了备战状态一样。也许是潜意识的,在对方露出攻击性的时候,会出于自保的坚固自己。就算脾气好如梁柔,也还是不能逃避人性的本质,在这一刻,她心里已经跟聂焱站在了对立的地方。

    但戏剧性的一幕就在此时发生。

    聂焱深呼吸几下之后,阔步走到梁柔面前,抓住梁柔就吻。

    他一贯的风格,霸道强势,甚至有一丝凶残。其实两个人闹矛盾也不过就是最近的事,可是这个吻,却像是隔了千山万水后的相逢。

    吻还是从前般激烈,热度也没有消减下去多少。只是梁柔心中,却没有了曾经的悸动,她只是犯迷糊,聂焱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聂焱并不敢如过去那样揉搓梁柔,知道她现在有孩子,聂焱简直觉得她碰一下就碎。只是........他想吻她。

    良久,聂焱才松开梁柔,看她有些迷糊的模样,心里原本的怒气也就消散了不少。

    声音压低了,却还是不改本色,“你乖一点,现在身体最重要,老实养着。”

    这话好似没什么不对。

    可是基于前面聂焱说过的,不让她工作,也不让她再管其它事的话,梁柔还是忍不住要替自己说话,“我真的没事.........”

    她自己就是医生,当然知道刚才妇产科医生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怀孕总是会有危险的,天下没有哪个医生会打保票,说百分之百没问题。尤其是六猴儿就近把梁柔送过来的这家医院,按照六猴儿他们长期的作风习惯,是家私立医院。私立医院面对病人的时候,尤其是有权有势的病人,总会把症状说的严重些。这样就算真的出现什么问题,也不会怪到医院头上。

    聂焱却一点都不想听,有事没事的,她说了哪里算。再者说,聂焱心里也有自己的算盘。梁柔的工作只会越来越忙,这已经是能遇见到的事情,还有就是景杉,聂焱这些日子想起景杉带着安安,就觉得心里不痛快。

    能趁机让梁柔老实呆在家里,他求之不得。

    “好了,我知道你没事,我有事行了吧?你下午好好休息,我先回公司,事情弄完了,过来陪你。”聂焱说完这话转身就走,那动作利落的,让梁柔想要叫回他,都来不及。

    等聂焱出了病房门,梁柔动作缓慢地摸了下唇肉。聂焱留下的气味还在,他的行为动作,其实跟从前没什么区别。从来聂焱就是这样有些顽劣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梁柔此时半点也不觉得快乐幸福。反而像是把郁气压在了心底,有一种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的憋屈感。

    聂焱出了病房门,六猴儿还在守着。

    六猴儿小心观察着聂焱的表情,发现没比刚才进去时好多少。六猴儿心里就有些虚,想着梁柔竟然都没能把聂焱给哄回来。

    聂焱冷冷的交待,“给我把人看好了,再敢出一点差池,我活剐了你。”

    这话.......六猴人背后汗都下来了,可以保证完成任务,照顾好梁柔。

    聂焱带着傅守一又去见了医院的医生,这医生见聂焱来势汹汹的阵仗,把梁柔的情况从三分说到了十分。

    总之就是要梁柔安分呆着最好,千万不敢有一点冒险动作。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聂焱就直接吩咐傅守一去安排,中心医院那边,聂焱完全不放在心上,现在樊可馨都已经救回来了。梁柔也没有非要去上班不可的必要,再来就是今天跟梁柔见面的张曼清,聂焱眯眯眼睛。

    想着张曼清可能知道安安的生父是谁,而这个答案,聂焱根本不想知道。

    直接说:“把那一家都给我挪出城去,控制在眼皮底下,省的捣乱。”

    傅守一表情一肃,答应下来。

    安排好这些事情,聂焱一刻也没耽误又返回了基海兆业,今天原本是很重要的一个会议,因为突然的消息,聂焱不管不顾的从会议当场飞奔而出。这当然是极不负责任的一种做法,至少在聂焱父亲聂兆忠这一生中,这样的事情从未出现过。听聂焱外公说,当年聂焱出生的时候,聂兆忠都还在外地谈生意合作,根本没有因为新生儿的到来,耽误半点工作行程。

    聂焱在努力向聂兆忠看齐。

    回到公司,会议继续。

    尹雅前后等了一个多小时,心里算计着聂焱身边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情,让聂焱连会议都不顾,中途离开。

    只是回来继续开会的聂焱,一脸深沉,完全看不出他之前出去一趟是悲是喜。

    ==

    梁柔接到了景杉的电话,问她为什么突然辞职。

    辞职?

    梁柔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跟这两个字联系在一起,不过也只是懵了几秒钟,梁柔就明白过来了。这必然是聂焱办的‘好’事。

    根本不可能平静下来,即便今天是梁柔的休息日,她也还是坐不住。

    从床上下地打算去医院亲自说明,她没有打算辞职,就算是怀孕,那也有相关的规定条例。医院不管是医生还是护士,这些年怀孕生子的人多了,要是每个人都一怀孕就辞职,那这医院至少要少一半人。

    电话里梁柔没跟景杉说自己怀孕的事情,毕竟.......没结婚。

    未婚先孕这种事情,在梁柔还是觉得难以启齿的。她只是说今天见张曼清出了些状况,导致聂焱冲动之下,就让她辞职。

    梁柔说的很顺,从来诚实,不会撒谎的人,现在也已经能流畅的睁着眼睛掩盖事实。

    景杉一听张曼清,也是担心的很,问梁柔具体什么情况,有没有受伤。

    梁柔安抚景杉说没事,她现在就回中心医院,让景杉跟上级领导说一下,她没有要辞职的意向。一切都照常。

    结果,等梁柔收拾好,从病房出来,就看到了大阵仗。

    不仅六猴儿带着人守在这里,连六猴儿的亲哥柳财都出现在这里。要知道柳财这几年已经在聂焱手下做的不错,很多私下里需要解决的活儿,聂焱都交给柳财去办。柳财的身份相对六猴儿来说更隐秘,一般是不会轻易出现在正式的地方。

    没想到聂焱把柳财也发配到这里来了。

    梁柔实在觉得没有必要,她这一直都是好好的啊。

    六猴儿一听梁柔要去中心医院,就差哭出眼泪来了,求爷爷告奶奶的,“您就行行好,别乱跑了。聂总说了,公司的会议一结束就又要回来。到时候你不在,他非打死我不可。”

    六猴儿也是吓的够呛,他倒不是完全惧怕聂焱。而是梁柔肚子这孩子.......六猴儿一想要是聂焱的孩子在他手上出个什么闪失。那都不必聂焱出手,他自己就能先把自己结果了。

    这种时候六猴儿就盼着梁柔能安生在这病房里呆着,尽量别动别乱走。

    梁柔眼睛扫了一圈,没看到安安。

    之前六猴儿带着安安的,梁柔对六猴儿带着安安这件事还算放心,毕竟从小六猴儿就对安安很好。梁柔刚才跟聂焱说过话之后,有些疲惫,就想睡一会。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找安安,还以为安安跟六猴儿在一起玩呢。

    “安安呢?”梁柔问。

    六猴儿说:“保镖带下去玩了,聂总不让安安吵您。”

    这什么意思啊?

    梁柔不得不发脾气,“快把安安给我带来!什么保镖你们就敢把孩子交出去!”

    对安安对事情,梁柔从来都敏感。保镖个顶个都是壮汉,看着就凶神恶煞震慑人。安安那么小一个,跟着这么一群人能玩什么。再说,聂焱手下这些保镖,也不是从小就一起长大的。还是聂焱在自己扩大势力的时候,招募来的。

    梁柔不想怀疑什么,但是说一句龙蛇混杂,总是没错。

    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不怎么好的人,安安是女孩子,让她跟成年男性在一起玩,不是特别放心的人,梁柔根本不敢。

    六猴儿身边有人已经去找安安。

    六猴儿就拿安安来劝梁柔,“把安安接来,您就跟安安一起休息休息。有什么事等聂总来了你们再商量,别为难我啊。”

    梁柔看六猴儿那张脸,也知道他难做。

    聂焱发脾气的样儿,梁柔自己都吓的够呛,更何况是六猴儿。聂焱命令不让梁柔出去,那她就真的出不去了。

    而且等安安被带来之后,梁柔就又揪心了。

    安安咬着唇,一脸委屈的跟着人亦步亦趋地走过来。孩子还小,情绪根本不懂收敛。梁柔看看病房外前前后后站着的这些人,脸上真没一个是和善的,就是六猴儿那也是因为认识的时间长了,才会内心不设防,其实就面相来看,六猴儿也不是小孩子会喜欢的类型。

    梁柔拉了安安进病房。

    私立医院的病房自然是设施非常好的,梁柔坐在沙发上,把安安拉到自己身前站着,问安安说:“怎么了?”

    安安却一声不吭。

    就这么站了一会,才伸手抱住梁柔的脖子。

    孩子表现出特别受伤的模样,梁柔一下就心酸了。安安平时都是有什么就说什么的,如现在这样沉默,还真是少有的事情。

    梁柔当然会自己想孩子为什么这么难过。

    想来想去,也只有时下说的二胎问题,有可能。

    梁柔搂着安安,用很柔和的语气跟安安说:“别不开心呀,安安要做姐姐了。就算有了小宝宝,妈妈跟聂聂也会一直疼你啊。”

    这种话,没什么大区别,无非就是告诉孩子,即便有了第二个孩子,也还是会爱护她。

    梁柔明显能感觉到安安搂住自己脖子的力道大了一点,但安安并没有表达任何的意见。一直很沉默。

    她才是一个六岁的小姑娘,平时唧唧喳喳习惯了的,突然如此安静,梁柔心里总会觉得不寻常。就又问,“是不是保镖他们惹你了?”

    安安放开梁柔,动作流畅地爬上沙发,将脑袋枕在梁柔的大腿上,闭起眼睛,想要睡觉的样子。

    梁柔没办法,就只能让孩子睡觉。还拿了就放在沙发上的薄毯子来给安安盖上。

    在梁柔看不见的地方,安安的眼角有点点泪痕。

    ==

    安安睡着了,平稳的呼吸声,梁柔就半倚靠在沙发上给景杉发信息,她现在出不去,所以一切都要景杉先支应着。

    梁柔从前一直认为聂焱派人保护她是对她的爱护与心疼。

    却没想到任何东西都有反作用力,曾经保护梁柔的人,现在成了禁锢梁柔的人。

    梁柔不想让六猴儿他们为难,她想出去,这件事追根到底还是要聂焱说了算。梁柔静静的思考,该怎么做,才能让聂焱为她开一点方便之门,别彻底限制她的自由。

    跟预料中的,迎接孩子到来的场面完全不同。

    就在这样的下去,梁柔苦思如何能让聂焱放松手腕。没有欢欣雀跃,更没有幸福绵长。

    在某一个晃神的瞬间,梁柔会觉得失落。

    却也说不出什么道理来。

    聂焱忙,也不是单单这一天。

    她该习惯的。

    早该在当初鼓励聂焱不断奋进的时候,就接受现在这样的事实。聂焱不是......一个能二十四小时陪着她的丈夫。

    ==

    临近下班,聂焱已经问过六猴儿梁柔下午在做什么。六猴儿当然说在休息,梁柔很乖很听话,聂焱就心情舒畅了起来。

    没想到准备离开基海兆业店时候,关墨来了。

    自从元彰没了之后,兄弟们现在聚会的次数都少了很多。没了地方是其一,再者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尤其是聂焱,他现在忙的恨不能一个人顶三个人使,根本没有时间去跟兄弟聚会。

    原本张罗聚会最勤快的人是叶枭,现如今叶枭忙着陪老婆孩子,也没了这个心情。徐泽池孩子都造出来了,可见之前都忙着干什么去了。再往下,关墨也有自己的家庭要顾。尉迟翊多少年如一日的在海外执行任务。

    柯桓倒是有时间,只是因为梁柔的事,柯桓也不怎么喜欢跟聂焱再走得近。

    很微妙的关系。

    关墨来,聂焱自然要见。

    穿着一身军装的关墨掉着脸,看起来心情不顺的模样,见了聂焱直接就说:“元彰的事儿,你打算这么办?”

    元彰?

    聂焱有些闹不明白。

    关墨有火无处发,气哼哼地说:“我儿子现在都快忘了他妈长什么样了。”

    这事情要从元彰出事开始说,原本桑乔在生完孩子之后,就退下了刑警队的第一线。这其中当然有关墨刻意为之的原因在,另一方面也是桑乔在生子后,满心扑在孩子身上。少不得就忽略了工作,原本一切都好好的,偏偏元彰出了事。

    那一晚上关墨忙前忙后处理元彰的身后事,倒是没注意梁辛跟桑乔说了许久的话。

    这下可好,具体说的什么,关墨不知道。他只知道从那之后,桑乔自动申请进入重案组,全面调查元彰被杀案,后来又有了元福的死以及聂子赫的失踪。这案子一桩桩的连续出,桑乔可不就忙的不见人影了。警察这个职业原本就特殊,从前关墨并没有如今这样深刻的体会。

    一直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过日子,这猛然间桑乔不在家里了,关墨实在是一千一万的不习惯。

    关墨自己都纳闷,“你说她那么尽职尽责的想要干什么?拯救地球吗?”

    孩子不顾,家不管。刚开始的时候,温令茹还是很支持的,毕竟桑乔嫁进关家之后,几乎是新婚就怀孕生子,还生了个儿子,对关家来说,这样的儿媳妇,真是很不错。现在孩子已经过了周岁,已经断奶,不需要妈成天跟着。温令茹也算是开明婆婆,也支持桑乔开始工作,不必每天在家里当家庭主妇。关家也不少带孩子的保姆,没必要绑着桑乔不放手。

    但是这也要有个度吧。就桑乔这样,一周都不露一次面的妈,温令茹再怎么开明也看不惯。

    要不是真的被逼的没了法子,关墨也找不到聂焱这里来。

    关墨的意思很清楚,“桑乔现在就是追查元彰的事儿,你尽快丢个人出去认了罪,也就完事了。”

    聂焱都笑了。

    “你老婆是警察,你这连查案的事情也要给她圆了啊?”

    关墨这行为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桑乔想要抓杀人凶手,关墨就找着给桑乔推出去一个‘凶手’。这不是皆大欢喜。

    只不过.......聂焱可不会这么傻。

   &nbs 你现在所看的《今夜难为情》 第138章 办法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今夜难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