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禹把顾长歌抱到房间,她浑身酒气冲天,辛辣的味儿直钻鼻子。

    饶是风花雪月,浪迹情场的他,都觉得真难闻。

    女人在床上没形象的打滚,嘴巴里面叫叫嚷嚷,抱着他胳膊的手,死死的拧着。

    封禹低头看她。

    房里没点灯,外面屋檐下的光线照进来,斑驳而朦胧。

    她的脸更白,更嫩,更勾人,妖精一样,脸颊上泛着的醉意,像是情动时候的红晕。

    封禹笑了笑,长手抚摸上她的脸,比想象中的手感还要好。

    视线一路向下,他可以乘人之危要了她,可他不想那样。

    他只是俯身,在她脸颊上轻轻落下一吻。

    意犹未尽,像是着了魔一样,封禹的目光停留在她唇瓣上,那地方无声,却散发着香泽,一遍又一遍引导着他去采摘。

    封禹深吸口气,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了。

    叩叩两声,清晰明确。

    墨君邪靠在门上,哂笑,“等了你许久都不见你来,今晚不醉不归。”

    封禹盯着他,黑暗之中,藏匿在眼底的光,一闪而过。

    “好。”

    酒桌上没了女人,两个人像是才敞开了喝一样,之前的那点纯粹是小打小闹。

    二人的话明显少了许多,只是一个劲儿的闷头喝酒,喝了不知道多久,喝了不知道多少,记不得谁先倒下的,总之,等墨君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正午。

    他环顾四周,发现是在房间里。

    宿醉过后脑袋疼的要炸开,他两只手使劲揉着太阳穴,舒服了些许。

    无浪端着洗漱用品过来,静静的站在一旁等着他起床。

    墨君邪没有赖床的习惯,休息了会,才掀开被子收拾。

    水是温的,在洗脸的间隙,不知道怎么,他忽然想起昨晚那一幕。

    他被顾长歌那睡着的小模样勾的跟过去,正好撞到封禹亲吻她。

    吻她的脸,吻她的额头,吻她的眉眼,每吻一次,他都难受几分。

    直到发现封禹有想吻她嘴巴的意图,他忍不住出声了。

    因为在那个时候,心里的不适感,猛然涌出来,逼得他喘不过气。

    墨君邪本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可打扰他人的行为,让他意识到,他对于顾长歌,或许并不是没有一点点感觉。

    毕竟在他没有失忆之前,她是他的王妃。

    墨君邪把脸洗好,终止了这件事的思考。

    不管对顾长歌有感觉也好,没感觉也罢,他现在的重点,是报仇。

    那高高在上的人,步步紧逼要将他置于死地,稍有不慎,他就会万劫不复,哪里还有命去考虑儿女情长。

    他想的很明白,真正做起来却又是一回事。

    在大觉寺住下之后,基本上每天早上无浪都会找他汇报各种消息,今天同往常一样,只不过自从顾长歌院子里面开始有动静后,他的思绪不由自主就被带走了。

    无浪提醒了他好几次,墨君邪都觉得脸上无光。

    “就到这里吧。”他状态不好,再硬着头皮听下去,还会丢人,不如冷静冷静。

    在书房里待着的时间太久,太闷,墨君邪来到庭院里走走,他向来不喜欢去左边的花园里逛,今天脚步跟不是自个的一样,心里一直在说不能去,可走的比谁都快都坚决。

    左边的花园,靠近顾长歌的院子,里面二人的说话声,隐隐约约传过来。

    “这样吗?”

    “嗯。就是这样,你再轻点。”

    “轻点不行,这得插用力点才能行。”

    “你轻点,一会弄折了怎么办?”顾长歌嗔怒。

    “我技术不错,你扶好了,我来动。”封禹叮嘱。

    墨君邪简直没耳朵听下去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里还是大觉寺,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顾长歌前不久刚对他情深似海的样子,怎么他让她找封禹,他们就这样那样了?

    不忍了!

    墨君邪心中燃烧起熊熊正义感,他头也不回的冲出院子,飞一般的来到隔壁,不打招呼,一脚踢开大门,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

    “……”

    院门哐当哐当的响,顾长歌抬起头,就见墨君邪沐浴在一片阳光之中,满脸怒容,气势汹汹的讨债一样。

    她眨眨眼睛,“种树啊!”

    顾长歌昨晚梦见吃枣子,吃了一晚上的枣,早上起来后,馋的脸上都是口水。

    吃早饭时,她跟封禹随口说起这件事,然后封禹不知道从哪里,搞过来一棵枣树树苗,说是给她种院子里,这样以后结了果,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

    顾长歌不知道能在大觉寺呆多久,本想拒绝,可封禹说,“这样以后住在这里的人也能吃枣,等哪天想回来看看,说不定也能吃上。”

    她被说服了。

    就是种个枣树而已,墨君邪怎么一脸要吃了她的样子?

    封禹扫了墨君邪一眼,不动声色的继续道,“你握好了,我要埋土了。”

    “好。”

    二人干的很起劲,额头上都冒出了细细的汗,墨君邪站着看了大半天,等种好了树,顾长歌招呼他,他却气愤的转身走了。

    “怎么回事?”顾长歌推了推封禹,“你们昨天喝酒,打架了?”

    “没。”封禹道。

    “那是吃醋了?”顾长歌乐了,“我觉得应该是吃醋。”

    “吃醋的话,他就会过来代替我,而不是看着我和你。”

    “……”顾长歌的笑意僵在嘴角,狠狠瞪他,“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封禹耸耸肩,低头把地上的铁锹收起来,之后去了他的院子做打扫。

    太阳缓缓上升,院墙落下的影子越来越长,顾长歌跑了好几次墨君邪那,都被无浪挡回来,她气得咬牙,隔着院墙大骂墨君邪胆小鬼,王八蛋,不敢见人。

    能骂的都骂了,可人就是能沉住气。

    顾长歌上蹿下跳累的够呛,跺着脚回房间睡觉去了。

    这觉睡得不踏实,总觉得有人喊她名字,睁开 你现在所看的《糙汉将军:夫人好鲜美》 第272章 我们都得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糙汉将军:夫人好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