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沧海暗殇 作品

    “会不会与你那大学士夫子有关?他说的话该不对你不利…”

    结果南宫保话音未落,林秀便急声反驳:“绝对不会,他是我学院夫子,才学渊博,德高望重,在世风规流之下,为我赐字,让我立身得到国子学士之名,如此恩德,我只能敬奉之,决不能诋毁恩师一字…”

    “我就是猜测下,你看你,怎么突然严肃火出,真是扫兴!”南宫保无奈林秀的耿直,只能稍稍斥之。

    一时间,二人话语稍冷,恰逢阁门被推开,南宫保随行护卫进来禀声:“世子,骁骑营校尉李虎来找林将军!”

    “李虎?他怎么来了?”林秀疑神瞬息,赶紧起身:“世子见谅,肯定是我营中生事,今日就饮到此处,改日我恭请世子!”

    “仲毅,你我又是不旁人,无需顾忌,尽可离去!”

    酒楼公厅角落,李虎急的来回踱步,看到林秀,他箭步冲上,林秀皱眉示意,李虎到嘴边的话硬是咽下,二人出酒楼,四下警惕,让后进入不远处的巷子内,林秀这才问:“出什么事了?”

    “秀哥,耿廖那狗杂碎与陈定硕勾结了!”

    “你从何得知?”

    “那日你带兵前往中都参加操演后,源哥就吩咐弟兄暗中行事,林胜、林怀平东进东昌州,定都府衙下放权乱的罪证,我与黄齐死盯都府衙,结果三天前深夜,我盯梢时发现都府衙的官人进入骁武皇中军大营,半个时辰后离开,次日一早,耿廖便前往中都,秀哥你想,陈定硕这老杂毛一个官家人,没事找耿廖这个军行人作何?定然是听到你与耿廖之间的风言,想要借此使计下手,为免被人暗算,源哥派我和黄齐带着几个咱们北疆搏战的老弟兄前来,护在你暗处,眼下黄齐已经去都府衙四周踩点监视去了!”

    “源哥操劳了!”林秀心下一暖,随后他思量半晌:“眼下我不能离开,更不能有异动,不然会惊动那个老杂毛…既然得知此情况…你们这样做…”

    待林秀附耳交代完,李虎便急急离去,随后林秀转身回皇城候场院,准备明日的第二阵甲士武技,望着眼前漆黑的夜,林秀心下冷然:“陈定硕…你这老小儿终于忍不住动手了,但是…小爷也不是好欺负的…欠我兄弟的命,你迟早给我还回来!”

    深夜,林胜将周玉勃从醉春楼带出,一路上,周玉勃这个哨骑汉子死撑谩骂,丁尧、全崇二人几顿老拳都止不住,末了丁尧火爆道:“他娘的,再折腾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西痞贼,老子乃哨骑营校尉,怎会怕你们?有种就杀了老子,老子包你们走不出东昌州地界!”周玉勃扯嗓子咆哮,林胜眉挑眼瞪,抬脚上去,只把周玉勃踹的鼻血喷涌。

    “胜哥,这家伙看来不好松口,怎么办?”全崇一旁低言,林胜稍加思索:“按计行事,等等…”林胜忽然想起周玉勃前往醉春楼的目的,当即附耳几句,全崇坏笑着离去。

    半刻后,林胜把周玉勃押到一处僻静的院子柴房,锁好门窗,便自顾离去。

    周玉勃看着眼前堆满柴草垛的破屋子,气的大骂,忽然一声暴躁传来。

    “格老子的,大半夜能不能消停会儿,要是把那疯子惹来,杀你都是轻的!”周玉勃愣神寻声看去,在柴草垛的角落,有一衙兵捕头官服模样的汉子正歪靠歇息,周玉勃粗声道:“你个杂碎算什么玩意儿?敢斥落老子?”

    “杂碎?哼哼!”官服汉子不屑冷哼:“不就是个郡城哨骑校尉,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现在所看的《忠义天下》 第一百零三章荣勋15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忠义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