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鸿志把云流锋推入了房间。

    院外,只剩下君玄烨与云轻婉。

    君玄烨低低一笑:“说吧,孤该如何惩罚你?”

    “我赔你丹药。”云轻婉转身,径直的朝自己的院子走去,回到自己的房间,君玄烨也跟着走了进来,却反之把云轻婉重重的压在了门板上,低头就欲噙住她的唇瓣时,云轻婉却用力的推君玄烨。

    然而,她不知碰到了君玄烨何处,君玄烨却闷闷的哼了一声,表情显得很痛苦。

    云轻婉见状,赶紧松开了力度道:“你怎么了?”

    “我没事?”君玄烨松开了云轻婉,转了一个身,手捂住了自己的胸膛,似在掩饰着什么。

    然,云轻婉猛地转过身,来到君玄烨面前,伸手就把君玄烨的衣物拉扯开,只见,君玄烨胸膛之处有一片黑色的淤青印,这片淤青就如同云惊天胸口的那片毒印一样,但是,君玄烨的毒印要显得深色一些。

    云轻婉瞪大了双眼,盯着他胸口的黑色印记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没事,暂时死不了人。”相较云轻婉的惊讶,君玄烨倒是冷静的多了,他淡定的把自己的衣物整理好:“倒是你,让我替担心的。”

    云轻婉仰头对上了君玄烨的双眸,心被他的那一句“担心”的话轻轻的拨动了一下。

    “你真的担心我。”云轻婉低低的问:“你为什么要担心我呢?”

    “你还是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君玄烨勾起了唇角,然后握住了云轻婉的左右手说:“因为左手离不开右手,懂?”

    “哦。”云轻婉垂头望着自己的左右手,似乎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不过,这些对于她而言都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而是,他胸膛的黑印竟然跟自己爷爷的一模一样:“不对,你什么时候中的毒?”

    “三年前,怎么了?”君玄烨看她一惊一乍的样子,我手轻轻的撸了撸她的头发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我爷爷也中了这种毒,跟你的毒一模一样,你是如何中的这毒?”云轻婉问。

    君玄烨听后,眉头深深一锁:“是吗?”

    他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看来林家的人请到他来帮手了。

    林家!

    呵!

    “丫头,你别怕,这天下由我给我罩着,你想做什么,孤都支持你,你若愿意,孤可以把整个江山给你,任你妄为,任你横行,就是不要委屈了自己。”君玄烨摊开了手,把云轻婉勾入了怀中:“至于你爷爷体内的毒,孤会替你想办法拿到解药。”

    云轻婉推了推他,可君玄烨却低哼了一声,用身上的伤掩饰自己耍流氓,使得云轻婉乖乖窝在他怀里,而不敢乱动,君玄烨侧是很享受的说:“孤是毒素入体,加上内伤,想解身上的毒,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普通的解毒之药,根本无法解开孤的毒,所以,孤这些年只是利用药物控制,不让毒素蔓延。”

    云轻婉皱紧眉头,手从他胳膊落在了他手腕,掐住他的脉博说:“我看看。”

    君玄烨反手一扣,便将云轻婉推到了身后的桌子前,将之轻轻的按下,半个身子覆在她的身上,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孤无碍,放心,不会让你守寡的,眼下要紧的是,你云家的问题,此次云家弟子死去的都是年轻一辈的人,对云家打击惨重,君、林两家势必不会善罢甘休,孤担心,后面还会有什么问题,要不……你上谏吧,孤可以下达一个命令,便让君林两家的人乖乖把矿山交出来,况且,你三家有立字据在先,此时,朝中大臣也是支持你们的。”

    “你……”他炙热的吐血在她脸蛋旁流转,令她的脸庞莫名 你现在所看的《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第76章 我会吃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