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轻婉瞥了瞥这个白莲花,实在没心情跟她玩宫心计的把戏。

    “劳表姐费心了,我好的很,这手暂时废不了,表姐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就先走了。”云轻婉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将身上的飘雪拍打掉。

    云轻莲却伸手一拦,笑着解释:“表妹,前几日的事情,是表姐一时贪玩,你可以原谅表姐吗?”

    云轻婉一听,眉头一挑,语气充满着调侃:“我杀你爹,杀你妹,表姐能原谅我,那我又何必跟表姐计较此事,这不,我还活的好好的,那些死去的人已经死了。”

    云轻莲的脸色霎时变得不太好看。

    棉衣低下的那双手慢慢的攥紧,心中腾起一把极力克制的怒火,须臾,她呵呵的笑道:“表妹你可真会说笑,听说那是因为我爹爹做了触犯国规的事才被斩首,而我的舞妹妹也是因为冒犯了爷爷,这事怎么会跟表妹有关。”

    “表姐可真是是非分明的明理人。”云轻婉唇角半勾起:“如果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说完,她踏出了一步,可那云轻莲又伸手一拦:“表妹,姐姐还有一事想请教妹妹。”

    “表姐会有什么需要请教妹妹的。”

    “那日君上对你似乎很特别,你俩……”

    “哦,你说这事啊!”云轻婉回头道:“他就是好玩,我没当真,你也别当真。”

    云轻莲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明媚的笑容:“也是,君上可是天之骄子,以后娶的人也必定是凤中之凤。”

    云轻婉无语的憋了她一眼,这话说的好像她就烂泥,不过君玄烨是不是在逗她,她可不知道,她知道有君玄烨的地方绝对发生不了好事。

    云轻婉没有多理会她,便走出了大院。

    这一路上,云轻婉没少问街道上的人,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才找到天音阁。

    这是一个充满着神秘感的古风大楼。

    外面有四位护卫把守。

    云轻婉从几位护卫身旁走过,并无人阻拦她,她顺利的踏入了天音阁。

    可她刚走天音阁大厅,偌大的厅子回荡着女子的怒骂之声:“天音阁的人有什么了不起,本小姐看得起你,是因为你们还有些利用价值,你们以为你们能够在此立足,是靠你们的实力吗?哼,论起实力来,天音阁未必是我林家的对手。”

    “小姐,请你不要在药阁大肆喧哗。”稚嫩的声音劝阻。

    “你这小屁孩是谁啊,给本小姐滚回娘窝里要奶。”

    “你真是无理,我若是师父也不会理你这种泼妇。”

    “你……你骂本小姐什么?”

    女子的怒骂声越来越大。

    围过来观看的天音弟子们越来越多。

    云轻婉好不容易挤入了人群,就见那身穿紫衣棉袄的女子,高举细嫩的手,准备拍打在五岁男娃身上。

    云轻婉看不过去了,冷冷低笑了一声:“林心蕊,欺负大不够玩,又跑来欺负小的。”

    “谁敢直呼本小姐闺名。”林心蕊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只见,一位穿着着淡蓝色衣服,身子显得有些单薄,面容秀丽的年轻少女,站在人群之首。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些日子与她在斗兽场一聚的云轻婉。

    “原来是你这野种。”林心蕊原本就被小宜然的话气的不行,如今看到云轻婉站在自己面前,心中的一把怒火撒在云轻婉身上,满脸嘲讽的说:“哼,一个不过是被林家遗弃的野种,你也有脸踏入京国城,还敢三番四次跑到本小姐面前来,你是不是对我林家有何居心。”

    “我是不是野种这个问题不值得你挂记着,我只知道某些人站着别人的地盘,撒泼、起哄,实在是一个很不礼貌,很没教养的事,你以为我愿意出现在你面前。”云轻婉鄙夷的扫了她 你现在所看的《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第50章 凤中之凤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