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火焰豹!”云轻婉眯了眯双眼,慢慢的后退,眼前的火焰豹也正在缓缓的往前而行,它露出了尖利的獠牙,对云轻婉虎视眈眈。

    云轻婉勾起了唇角,对着火焰豹勾了勾手道:“想吃了本姑娘吗,那就放马过来呀。”

    火焰豹恼怒的仰头长吼,嘴里连喷出了几口长有几十米的火焰,云轻婉见此,身影一旋,速度如风,飞快掠过,眨眼间,她便落到了火焰豹的左侧。

    火焰豹见此,一鼓作气的往云轻婉身影连连喷射火焰。

    “呼”的一声,那如妖火一般的火,再一次强势的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寻着那道飞扑而来的身影,一扫而过。

    地面,顿时空空荡荡,哪儿还有那道粉红色的身影啊。

    观兽台上的人们见此,皆是惊呼了一声:“消失了,莫非像雪麒麟那样,被烧成灰了。”

    “你看她如此鲁莽,死的连渣渣都没有,真是活该。”

    “啊,你们看,那是什么?”突然,一位女子的惊叫声传来,人们的目光一致性的朝着女子所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云轻婉不知何时站在了火焰豹的背上,她双手死死的揪住火焰豹的毛发。

    火焰豹的脑袋被迫性的被抬起,它面仰兽坑顶,张开血盆大口,一副痛苦又恼怒的模样,“嗷嗷”的直跳脚吼。

    而它嘴里喷射出来的火焰,却“呼呼”的往兽坑顶上的人喷去,那一喷,便是十余丈高。

    无辜之人则被火燃瞬间烧成了灰烬。

    而火焰豹此时的架势,却是趁了云轻婉的意。

    云轻婉看准了时机,身子快速的往前挪动,手掌重重的拍打在火焰豹的脑门上,没有人发现,一抹淡淡的红色星点自她的掌缝间散发出来,这道光芒很微弱,根本不足以让人发现它的存在。

    暴躁的火焰豹顿时安静了下来,那漆黑的双眼里只剩下一抹镇静。

    人们不知道火焰豹怎么了,竟然让一个人类,如此嚣张的踩在自己头上,而没有任何反应。

    此时,一群的林家弟子走入了斗兽场,他们将围在斗兽场边的看众驱走,把整个斗兽场围了起来。

    林心蕊看到救兵后,赶紧挥着双手道:“爹,爹,女儿在这。”

    很快,斗兽场的人把火焰豹拖回了兽笼。

    而云轻婉跟林心蕊纷纷从斗兽坑里走了出来,林心蕊头发略有些凌乱,显得有些狼狈。

    云轻婉却神清气爽,似乎那一架还没打过瘾。

    她正欲离开斗兽场,可林心蕊却叫住了她:“贱人,你给我站住。”

    云轻婉顿了顿脚步,缓缓回头,目光淡漠的落定在了站在林心蕊身旁的俊貌男子身上,他四十出头左右,身材凛凛,身上穿着藏青色的棉衣,手拿着长剑,眼眸犀利。

    “爹,就是她,就是她这个贱人把我踢下兽坑,听说她是云家那个野女人生的女儿,爹,你一定要替女儿做主啊。”林心蕊一只手搭在林鹏轩胳膊上,另一只手指着云轻婉。

    林鹏轩目光诡异的盯着她看,随后却是由上至下的打量眼前的年轻少女,眉锋微微皱紧,声音沉沉的开口询问:“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你是云家的人?”

    “无可奉告!”云轻婉转身,大步的走出了斗兽场,眼眸中只剩下一道冷意。

    没有人告诉她,她爹叫什么,但是既然云轻莲告诉她,眼前的林心蕊是她所谓的同父异母妹妹,而林心蕊又称眼前的中年男子为爹,那么,就不会有错了。

    “站住!”林心蕊不甘的挡在她面前,眼眸凶恶的瞪着她:“在我爹面前你也敢如此嚣张,你娘是不是没教你怎么敬重长辈,爹,她就是被你赶出家门的那个野种。”

    林鹏轩眼眸中猛地一亮,难怪他会觉得眼前的少女如此眼熟,原来她就是云姑的女儿。

    可她怎么可能到京国城来,不是听说她……

    “啪!”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打断了林鹏轩的思绪。

    只见,云轻婉慢慢的收回自己的手:“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别让人以为你有爹有娘就是没教养。”

    “你 你现在所看的《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第47章 无可奉告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