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鸿扬的事情,暂时的绝决了,可是,云轻婉的事情,对于云惊天来说,得好好了解一番才行。

    待云鸿扬被人拖出大厅之后,云惊天这才舒缓了一口怒气,缓缓回头,看向那不知何时,坐回她原来所坐的那个位置的云轻婉。

    眼前的小外孙女,他的的确确是疏忽了许久。

    再者,那些年也因为云家事务繁多,他作为一家之主,云家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必须经由他的手,他又哪会去关注这小小的人儿。

    今年的成年仪式,也正是因为想起了远在他乡的云姑,他唯一的小女儿,这才带着天音阁的仙童子来瞧上一眼,看看能否有机会,治好云姑的残疾。

    云姑可算是云惊天的一个心病啊。

    君玄烨缓缓起身:“既然云家主处理妥当,那孤就先回去休息休息,孤这几夜可没少忙活,累得腰杆都快直不起来了。”

    君玄烨自云轻婉身旁走过,还不忘回头过,对着云轻婉挑挑眉,好似压根就没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小小的错。

    云轻婉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但是,想到这个男人的身份,她却又不得不服。

    她纵使有三头六臂,也不敢跟一个一国之君为敌啊。

    那不就成为了人民的公敌吗。

    这该死的妖孽,要走不走,在那么发什么春。

    “哦!”君玄烨突然顿住了脚步,回头扫了眼云轻婉,然后又对云惊天说:“云家主,这丫头好生调皮,不过,这一次也是多亏了她,你才没有服下那杯茶水。”

    “是,是。”云惊天赶忙弯腰回应。

    君玄烨满意的点了一下头,便从云惊天面前迈步离开,小宜然跟在君玄烨身后,一同离开。

    此时,大厅里只剩下云惊天跟云轻婉两人。

    云惊天出于初次见云轻婉,而显得有些生疏,他低低的咳了一声,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云轻婉镇定的回道。

    这时,云惊天突然重重拍桌,严厉一喝:“知道你还叫我家主。”

    云轻婉嘴角微微一抖,这才拿正眼瞧看眼前的老头子,他虽然已经迈入了七十余岁的年纪,可是面容泛光,精神充沛,眼眸犀利,丝毫没有老年人的沧桑感。

    一眼便能看出,老人是一个是非分明,充满正气的人。

    云轻婉又为何不去巴结这个云家家主呢。

    这时,她站起身,走前了一步,一脸敬意的呼唤:“爷爷!”

    “你你……你叫本家主什么?”云惊天一惊,手指微微颤抖的指着云轻婉问。

    云轻婉坦然的回道:“爷爷啊,难道不是吗?我只有娘没有爹,名字面前冠姓云,你不是我爷爷是什么?”

    云惊天一阵惊愣后,突然仰头大笑:“哈哈哈哈哈,好,你说的好,你出自于云家,就是我云惊天的孙女,跟林家没有任何关系,林家那个老头子若是知道了,岂不是要气的吐血三升,哈哈哈哈哈,方才爷爷看到你使用七擒之法,爷爷若是没看错,你已经到达了武王五阶的实力,这才十四岁的年纪吧,已经有这般实力,实在是可塑之才。”

    “到底是谁说我的孙女是一个废物,对了,你娘……”这时,云惊天突然想起云姑来,云惊天赶紧走出了几步,就要叫人寻找云姑的下落时,云轻婉突然低咳了几声。

    她双手负背,面容淡定,不急不躁的说:“爷爷,我知道我娘现在在何处,你不必担心,倒是二叔他不知去了何处,几天前,就听闻他与贵人出去办事了,可至今仍未回来,我担心他遇到了什么事。”

    “这个云鸿扬可真是畜生,明日我定要亲手宰了他。”不提及此事还好,一提起来,云惊天心中的一把怒火,又燃烧了起来,但他还是强行压制了下来,不让自己的怒火牵及他人。

    很快,云惊天就理顺了云鸿扬的动机的起因了。

     你现在所看的《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第39章 可塑之才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