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鸿扬被五花大绑了起来,此时,云惊天与君玄烨坐在大厅内议事。

    云鸿扬被压在了大厅中央。

    云轻婉侧端端正正的坐在大厅左边的第一张椅子上,面儿有些严肃。

    云惊天盯了云轻婉好半天,只觉得不可思议,眼前的云轻婉倒是跟云姑年轻时有几分相似,可是这冷肃的面儿可一点也不像她母亲啊。

    “爹,你莫要听信那两个贼人的话,我没做过对不起爹的事情。”云鸿扬目光狰狰的盯着坐在正主位上的君玄烨:“你到底是谁,是不是对我云家怀有不轨之心,还有你,你竟然欺骗云家上下,还练了一身邪功,你说,你是不是资取了云家的资源偷偷修炼的。”

    云惊天倏地从椅子上站起身,大步的朝云鸿扬走去,抬脚,朝云鸿扬的胸口重重一踹。

    “噗……”云鸿扬受了一脚后,嘴里喷出了大量的鲜血,身子往后一倒,原本是跪着的他此时重重的坐在了地上,半天没缓过神儿来。

    云轻婉冷冷的扫了眼云鸿扬,一点怜悯之心都无,反而觉得云鸿扬落得今日下场,全是自找的。

    “你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他是谁?”云惊天一脚踢下去,依然觉得不解气,便抓住了云鸿扬的头发,强行把他拎了起来,指着君玄烨道:“你自己说,你到底干了什么肮脏的事。”

    “我……我没有,爹,你要相信我。”云鸿扬睁大了双眼,目光狰狞的盯着君玄烨:“我不知道这两个人跟你说了什么,可是,爹,你要相信我,我什么都没做,是他们诬陷我的。”

    “呵呵!”这时,云轻婉笑了,她站起身,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一把白色的粉,来到了云鸿扬面前,将粉末呈递到云鸿扬的面前道:“你敢说,你从来没有在云家药园种植过蓝罂粟,也从来没有制过蓝罂粟粉,更没有想过,要利用这种东西来害家主吗?”

    云鸿扬盯着她手里的那一把白色粉末,突然,他猛地吹了一口气,将云轻婉手里的粉末吹开,然后哈哈大笑:“原来是如此,云轻婉,你带着外人到云家来,就是为了这个,爹,你切不要相信这两个奸人的话,他们这是想挑拨离间我们父子俩的关系,我怎么会种植这种东西来害云家。”

    “云鸿扬,你以为你把我手里的证据销毁了我就拿不出其它的证据了吗?”云轻婉转身,炙热的目光落定在了大厅的入门之处。

    只见一道小身影自大厅门缓步走入,他手里正端着方才云惊天准备喝的茶水杯,杯子已经碎了,但是小宜然却保留下了杯子中的茶叶。

    他来到了君玄烨面前,双手托起了碎茶杯,恭恭敬敬回道:“禀报君上,云家主的茶水杯里放有微量的蓝罂粟粉,长期服用,可导致服用者依赖此药,用药的需求量也会越来越大。”

    “君君……君……上!”云鸿扬瞪大了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坐在客主位上的男子。

    他……竟然就是大邵国最神秘的君王,帝……帝修罗!

    他推开了身旁的护卫,颤抖着手向君玄烨行礼,然后重重的磕头求饶:“君君上,君上……罪臣不知道是你大驾云家训练场,还请君上手下留下,开恩呐。”

    “劈!”君玄烨扬手一挥,桌面上放置着的茶杯,被他挥落在了地面。

    瓷器上装着的热茶,溅飞在云鸿扬的脸庞。

    君玄烨却漫不经心的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物,语气淡漠的轻吐:“既然你有求于孤,孤不妨告诉你,孤的决定,按大邵律法,凡种植禁私植物者,诛连九族!”

    云惊天听到此话,连吸了几口凉气,扬起了手,就欲朝云鸿扬身上拍打而去时,君玄烨却又话锋一转:“ 你现在所看的《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第38章 神秘帝君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