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滚热的茶水,泼到了云惊天的衣物,使得云惊天倏地站起身,令身后的椅子立刻翻倒,发出了好一阵巨烈的响声来。

    引来了不少弟子的注意。

    小宜然立刻站了起来,用手拍了拍云惊天衣物上的茶水说:“云家主,你有没有伤着。”

    “我没事。”云惊天面容微微失色。

    就在此时,一道娇小的身影从人群中出现。

    她身穿着淡蓝色的衣物,手拿着银色魔法杖,脚上穿着一双淡蓝色的绣花鞋,脚步轻盈的跳上了典礼台。

    云惊天立刻指着那道身影道:“方才就是那个无礼的丫头,把本家主的茶水杯给弹落,那个丫头,到底是谁,为何之前不曾见过,简直无法无礼,目无尊长,一会完成了仪式,本家主定要好好教训一下那丫头。”

    小宜然回头看了过去,只觉得眼前那站在典礼台上的少女,就似冬季里开的一朵梅,傲然独立,令人不自觉的敬畏。

    “到!”云轻婉勾起了唇角,慢慢的朝云鸿扬走去,满脸自信的盯着他看。

    云鸿扬看到她出现的那一幕,吓的手一抖,眼睛瞪的很大,脸色惊变,怔怔的盯着她的看了半天才缓缓抬手,指着云轻婉,大声怒吼:“云轻婉,你竟然还敢回来,亏我这些年待你不错,你竟然把轻舞害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把她的一生全毁了,来人,把云轻婉抓起来。”

    “抓我,哼,云鸿扬,你这丑陋的面目该现形了。”云轻婉目光冷冷一扫,就见一群维持秩序的云家弟子冲上了典礼台,将云轻婉给围了起来,云轻婉见状,拿起了手中银杖冷冷一喝:“不想死的都别过来。”

    云家弟子看到她手里魔法杖,纷纷往后退了一步,不敢轻举妄动。

    云鸿扬目光一蹙,大步的走前,将面前的弟子推开,抬手一挥:“孽畜,我还不信我拿你没办法。”

    暴强玄气,自掌中卷起,形成了一道锋利的风刃,迎面扑来。

    云轻婉连连后退,拿起了银杖往前一挡,银杖无形中弹开了一道强大的结界,将罡刃般的强风狠狠弹了回去。

    这些日子,她没少研究这银杖,银杖里的玄机已经被她研究的差不多了。

    随着云鸿扬力量被削弱,她立刻挥出了七擒之法的一招一式,手法与步法熟练,最后一招,云轻婉双拳一出,魔法与玄气凝结为一体,形成了巨大的流波,狠狠的推了出去。

    “轰!”

    “啊!”云鸿扬原本就被银杖反弹过来的力量而暂时无力反击,如今又受云轻婉一击,使得云鸿扬整个身子直接飞起来,重重的落到了典礼台边,脑袋空空的盯着那蔚蓝的天空,整个人陷入了停滞的状态。

    他……干了什么?

    竟然被一个废物打飞了。

    全场的弟子们皆是目瞪口呆的盯着站在台上的少女。

    而站在观主台上的云惊天,亦是惊愕不已的点着手指头,一字一句的说:“那个就是云轻婉,云姑的女儿?”

    小宜然重重点头说:“大概是,但是看起来并不像废物。”

    云惊天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不知道这丫头是从何处冒出来,可是,他看到的并不是什么邪功,而是,武学第一门武技七擒之法,还有一道隐藏于武玄之气的元素力!

    这样的天赋,怎么会是废物。

    到底是哪个孙子说她是一个废物的。

    台下的弟子们见云鸿扬被打倒,一个个着急的涌向台面,然而,云惊天却冷声一喝:“谁也不准上去。”

    云惊天的大喝之声落下,弟子们纷纷回头,一脸敬畏的看着云惊天,谁也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云鸿扬已经站起身来了,他目光狰狞的盯着眼前的少女,双手握紧了拳头,唇角勾起了冰冷的笑意,一字一句的轻吐:“云轻婉, 你现在所看的《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第37章 欺骗众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