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云轻婉,你敢杀我试试,你娘还在我手里!”云轻舞只觉得脖子一凉,全身的寒毛竖立而起,整个身子绷得无比的紧。

    “呵!我娘,舞姐姐,你记性可真不好,你方才都说婉儿妹妹是死人,我还在乎我娘现在是死是活吗,一旦我死了,我跟我娘就会在地狱相见,而你呢,哈哈……你得赔上你这条性命跟我走一趟黄泉路了。”云轻婉目露着冰冷的凶光,手中银杖上的那把弯刀,正慢慢的陷入她的皮肉里。

    云轻婉不过是轻轻一压,云轻舞的脖子上立刻留下了一道深长的伤痕,鲜红的血水,自那条伤痕之处流溢而出。

    云轻舞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她身上释放出来的血腥味。

    她吓的身子瑟瑟抖动:“云轻婉,你你放开舞姐姐,舞姐姐带你去找你娘亲,而且……舞姐姐还向你保证,绝对绝对不会要了你们的命。”

    “走!”云轻婉握住了云轻舞的双手,用力的扣挽在她背后,而另一只手,侧拿着弯刀,抵在云轻舞的脖子上,然后推着云轻舞踏出了大院。

    两人踏出了屋檐,云家兵们却虎视眈眈的盯着云轻婉,好似在寻找一个下手的机会。

    云轻婉冷笑:“舞姐姐,你的人,万一不小心在我背后使什么小动作,我一不小心手抖了,就把你脖子上的脑袋割下来,你做鬼的时候可别懒我。”

    云轻舞猛地抬头,扫了眼那围在一起的云家兵,他们手持长剑,欲势攻击。

    她原本也是想留着这些云家兵们等待机会拿下云轻婉,可是,她怎么会想到云轻婉竟然识破了她的计划。

    她不敢拿自己的性命来做赌注,因为云轻舞明显觉得云轻婉变了。

    她变得犀利、狡猾,还有一股令人不寒而粟的阴森。

    云轻舞赶紧伸手一挥:“你们统统都给本小姐退下,没有本小姐的命令,谁都不可轻举妄动。”

    云家兵们听后,纷纷是你瞧我我瞧你,最后,不甘心的往后退。

    云轻舞则带着云轻婉走出了荷亭院,来到了大厅的位置。

    云轻婉扫了眼这除了桌桌椅椅就显得有些空荡的大厅,眉头暗暗一皱,语气森凉的问:“我娘呢?”

    “你……你娘,就在……那里。”云轻舞指着先祖挂画,那是一张挂在大厅正主位背后的挂画,画中的人手拿着魔法长杖,坐在一只白色斑虎的背上,显得威风凛凛:“婉儿妹妹,我这就去把你娘放出来。”

    “走。”云轻婉冷漠的低喝。

    云轻舞侧快步的走到挂画前,将挂画打开,正准备去按扭挂画后面的开关时,云轻婉突然冷喝:“先把七彩琉璃灯还给我。”

    云轻舞恶狠狠的咬牙,虽然心有不甘,可是却不敢轻举妄动,还是将七彩琉璃灯拿出来,递给云轻婉。

    云轻婉拿过了七彩琉璃灯。

    云轻舞看了她一眼后,便转身,用力的按下了挂画后面的按扭。

    云轻婉总觉得哪里儿不对劲,当挂画后面的按扭按下去后,她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不停的往下坠落……

    这时,云轻婉才回过神来,那按扭下的机关是她脚下的那口洞。

    她掉入了那口小洞里,洞口窄而深长,起初的坠落变成了翻滚。

    与此同时,云轻舞的大笑之声从洞口之上萦绕于洞内:“哈哈哈哈,废物,跟本小姐斗,你还太嫩了点,你就慢慢的享受蓝罂粟带给你的快乐吧,那将会是欲死欲仙的感受。”

    云轻婉唇角一勾,握紧了手中的银杖,猛地抬起了手,森凉的说:“你以为你就会很好过吗?”

    手中银杖化为一团红光,破洞而出。

    原本就漆黑的洞口,突然喷射出一柱烈焰之火,那伏在洞外的云轻舞,没来得及躲闪,使得烈火扑面而来。

&nbs 你现在所看的《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第33章 不寒而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