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你在说什么?”对于感情迟钝的云轻婉,似乎隐隐的察觉到了云姑话语中的意思:“你想太多了。”

    云姑拍了拍她的手说:“你先回房间去吧,娘去山上摘些药草回来,午饭会由王嬷嬷送到你房里来,晚饭娘亲会回来做给你吃,还有几天的时间,就是成年仪式了,这段时间,为娘不期望你有什么大的作为,只要你平平安安的,等到你外公来时,为娘自会让你外公替你主持公道。”

    “娘亲要上山采五叶子花熬水喝吗?”云轻婉垂眸凝视她手里提着的筐子,随之伸手,将云姑手里拎着的筐子提了过来:“娘亲,方才也听到君公子说的话,五味子花熬水对娘亲没有用处,除非是五味子根与丹凝草炼制出来的丹药。”

    前世的她,在特工训练场有学习过医学方面的知识,虽然只是学一点点皮毛,但是,却听过关于将药草炼成药丸子的技巧。

    而这种技巧,放到这个世界,就被称为炼丹师。

    她虽然不知道这个大陆的炼丹师是如何炼药,可是她脑子里还保留了一些前世的医学基础知识。

    “是啊,五味子根与丹凝草炼出来的丹药的确对为娘的身体有好处,但是,我们后山上的五味子是由云家的人亲自栽种,丹凝草只有碧云森林的内围才有,若是为娘把五味子根挖出来,那整颗五味子就会死掉,况且,首席长老也不可能让为娘把整棵五味子挖出来,丹凝草就更难寻,现在是初雪,丹凝草早已过了季节,只有等来年的秋天才有。”云姑无奈的摇头:“这么多年了,一点好转都没有,现在也只能用五味子花来舒通筋络,省得整个人都废了,好了,为娘没事,你先回房去吧,为娘摘些药草便回来。”

    云姑拍了一下云轻婉的胳膊,便从云轻婉的身旁走过。

    云轻婉转身看着云姑瘸着双腿,慢慢的朝后山的方向走去。

    她的那双腿,听说是在被林家休弃时打残的,她不明白云姑做了什么错事,让林家的人对她如此狠心。

    又打残退,又废她一身修为,把她弄成了一个废人,丢回云家。

    理由是,云姑不守妇道,与野男人私通,身怀野种,不配当林家主母。

    真的仅仅只是因为云姑不守妇道,怀了别人的孩子,才对她施行那样的惩罚吗?

    不,云轻婉不相信。

    听说当年云姑跟林家少公子是两情厢悦,两人是同一辈子实力最出色的一对,当时两人在一起,也是得到云、林两家的同意,甚至在云姑未满十五岁便让林家少公子将她娶入林家。

    两情若是厢悦,林家少公子又岂会狠心毁了她。

    林家一定有问题!

    云轻婉转身,快步的走入了云姑的房间,正好王嬷嬷在打扫云姑的房间,看到云轻婉走入房间,王嬷嬷笑着迎了上来:“小姐,云姑娘刚刚出去,你没瞧见她吗?”

    “看见了,我娘让我留在她房里等她回来给我做吃的,王嬷嬷,你先别忙活,坐下来,我有话想问问你。”云轻婉目光淡淡的扫过站在自己眼前的王嬷嬷。

    王嬷嬷赶紧放下了手上的鸡毛毯子,双手往自己的衣物擦了擦,脸上带着微笑,指着椅子说:“小姐有什么话,坐下来说。”

    云轻婉先坐了下来,再推了一把椅子放到王嬷嬷面前,指了指那张椅子说:“王嬷嬷,你也坐吧。”

    “不不不,奴婢还是站着,小姐有什么话就这样说吧。”王嬷嬷赶紧摇头往后一退,低下了头,受宠若惊的说。

    云轻婉见此,也没有强求王嬷嬷。

    “王嬷嬷,其实也不是什么事情,就是,当年你跟随我母亲 你现在所看的《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第26章 报仇之心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