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只有气脉强大,你就有能力将自己体内的毒素逼出体外。

    一恍,三日过去,云轻婉的脸庞被一层厚厚的黑色泥垢覆盖住,简直就是面目全非。

    当然,她的身体、衣物,也被这黑色泥垢残害,整个人就似从煤矿里爬出来的泥人,根本就不能看了。

    云轻婉只觉得身上的那一层黑色污秽奇臭无比,非常人所能忍受,亏得紫焰还在那儿偷偷笑话她。

    云轻婉瞪了他一眼,便闪身离开琉璃台,打开房门,跳入了面前的荷花潭。

    “砰”原本平静的荷花潭漾开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夜间水,冰凉浸骨,她却感觉清新沁脾,格外的舒适。

    她洗了很久才把身上的泥垢洗净,此时,荷花潭里的清水早已被云轻婉弄成一潭墨汁,原本明艳的冰雪荷,慢慢的凋谢了,可想而知,这阴毒有多么可怕。

    云轻婉摘下了一朵正欲凋凌的荷花,目光暗掠过一抹阴冷的杀意,就在她准备从荷花潭里起身时,她敏感的听到了院子里有三两个人的脚步声。

    不知是不是因为气脉比以前强大原因,她看东西、听声音的能力都要比以前长远。

    此时,荷花潭外的院子里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她听得一清二楚。

    云轻婉立刻把脑袋缩进了荷花池,只露半颗脑袋,目光犀利的锁定在了院门。

    只见,院门外,有两道身影鬼鬼崇崇的猫入了院内。

    那是两名年轻的丫鬟,身穿着淡青色的衣服,眼睛溜转的很快,这一看就知道是做贼的料。

    云轻婉不动声色的盯着两个丫鬟慢慢的走入院子,再打开她的房门,走了进去。

    云轻婉见两个丫鬟走入了她的房间后,立刻从水潭里跳了起来,走入了院内的房间,轻描淡写的扫了眼半开的房门,然后淡定的来到了窗台后面,侧耳聆听着里面的动静。

    “那废物竟然不在房里?”

    “哼,那最好不过,省得我们动手,她不在,我们正好可以寻三小姐要的琉璃灯。”

    “你看,那盏灯在床上!”

    “太好了,赶紧把药投下去,小姐说,一定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废人。”

    “听小姐说,只要沾上一点点,那个废物就会全身溃烂,被毒药腐蚀成一架白骨,然后再长出新的肉体,药性会让新肉体再一次腐蚀,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快快,就撒在她床上。”

    ……

    云轻婉双眸微微一眯,手支着自己的下巴,唇角微微勾起,却从来没想过竟然会有那么好玩的东西存在。

    转眼,两个丫鬟从房里走了出来,走在最前头的丫鬟抱着她的七彩琉璃灯,后面的那个丫鬟负责关上房门,似乎一切都没变。

    这若是以前的云轻婉,怕是要受这毒物所害。

    不过很可惜,她们运气太不好了,碰上了她罗刹女王。

    两个丫鬟兴高采烈的走出房间。

    可她们二人都还未迈出大院子,背后便传来了凉嗖嗖的声音:“两位,来就来了呗,怎么拿走本小姐的东西,也不跟本小姐打声招呼,这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本小姐房里进了小偷呢。”

    两个丫鬟皆是脚步一顿,背杆挺直,神情微微僵愣了一下,须臾,缓缓回头看向身后。

    只见,云轻婉正从房间一侧的窗台台阶缓缓走来,她双手负在身后,神色有些怪异。

    不过,在两个丫鬟的眼里,云轻婉是一个连她们都不如的废材,又有什么好怕。

    抱着七彩琉璃台的丫鬟转过身来,一脸嘲讽的笑道:“偷,你这废物好不要脸,这明明是云家的东西,要说偷,应该是你跟你那贱人母亲偷才对。”

    “就是,你根本不姓云,你是你娘生的野种,你跟你娘凭什么得到云家的传家之宝,况且,你这废物点得着这盏琉璃灯吗?点不着,就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右边的青衣丫鬟柳红,冷冷的笑喝了几声。

    云轻婉脚步没有停下来,她朝着两个丫鬟直直的走去,粉嫩的唇瓣慢慢 你现在所看的《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第20章 鬼鬼崇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