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鸿扬气的吐血,等他收拾了银云狼,定要好好收拾这个野丫头,可眼下保命要紧,云鸿扬哪里还顾得着其它:“你救了本长老,就立了大功,本长老岂会让你赔剑,况且,那破铜烂铁,根本不值得一提。”

    “嘿嘿,那可是大长老说的,若出了什么差错,可跟我没关系。”云轻婉趁着银云狼分散注意力,猛地扑向了银云狼的尾部,单手拽住了银云狼的尾巴,用力一拉。

    “吼……”

    “啊啊啊……”

    云轻婉的胳膊在缠住了银云狼的长尾同时,拿出了银杖,利用尾部的弯刀,将银云狼兽的尾巴从根部切除。

    银云狼在痛苦之余,瞬间咬碎了云鸿扬的胳膊,再将云鸿扬的胳膊整条扯拉下来。

    一人一兽的痛苦嘶吼声在山间回荡。

    云轻婉迅速的退出了百米之远,低头看向手里拎着的狼尾,只见狼尾的内部了散发着红色星光,还未等她取出银云狼的凝丹,她就觉得腰间一紧,身子悬空了,耳畔传来了熟悉的磁性嗓音:“那银云狼反击的时候可以拼上自己的性命,你就算迫不及待的取丹,也要等到安全了再取。”

    云轻婉眉锋一皱,猛地回头,就看到盖烨抱着她飞向了天际。

    他脚踩蓝色莹光,在云海中飞行,所飞掠过的轨迹,留下了一条似星星铺成的蓝色星河。

    他是……

    天空魔法师?

    不对,天空魔法师必须利用魔法拟化成一对羽翼才能飞行。

    眼前的男子背上并没有羽翼。

    他竟然就这么飞起来了。

    “你一直在看着。”云轻婉问。

    君玄烨回头笑道:“本来想亲自动手,但是,你不让。”

    “狡辩。”云轻婉轻吐:“云家长老明明说银云狼没有那么快出洞,但是你来到我面前,没一会儿又走了,银云狼也在你走后没多久从狼洞里出来了,你敢说你没动手。”

    “我真的没动手。”君玄烨一脸无辜的说:“我只是去狼洞里小眯了一会儿,谁知道那家伙这么不经吓。”

    不……不经吓?

    云轻婉抖了抖自己的嘴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听起来有点像人抢兽窝。

    丫的,真是禽兽不如。

    似是看透了云轻婉心中所想,君玄烨重重的点头,“嗯”了一声说:“就是你想的那样子。”

    “……”

    他把云轻婉送到了她所住的那一个院子的门口。

    云轻婉将银杖递还给他:“你的东西!”

    君玄烨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我的。”

    “谁的?”

    “你的!”君玄烨的声音沉沉的,温润响亮。

    云轻婉望着手里的银杖,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想做什么,为何一直跟着她,可云轻婉有一个直觉,这个男人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她惹不起。

    她抬头,又欲说点什么时,眼前哪里还有君玄烨此人,他早在云轻婉分神时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云轻婉暗暗懊恼,在这个男人面前分神真的是在找死。

    云轻婉扫了眼四周,确定君烨离开后,她才往回自己的房间。

    疾步匆匆的来到了床榻前,将七彩琉璃灯拿了出来,摇晃了几下,叫喊几声:“师父,师父,我已经取来了凝丹。”

    云轻婉突然觉得眼前一亮,自己便走入了琉璃台的结界。

    紫焰坐在琉璃台上的一根水晶柱上,双腿盘起,两手放在膝处,似乎正在修炼。

    云轻婉站在紫焰的面前,不敢出声打扰。

    半响之后,紫焰缓缓睁开双眼,看她:“把凝丹拿出来,为师看看。”

    云轻婉把放在兜里的凝丹拿了出来。

    风元素是没有颜色的,所以,她手上的那枚丹药呈现着剔透的红,巴掌大小,细细的去看,还能观到丹药表面有一层稀薄 你现在所看的《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 第18章 腹黑男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鬼帝狂后之废材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