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的暴雨总似像毫无止境一般,不断的往下落,一道又一道的惊雷在黑夜之中交替着划过天空,让整个金陵城在一暗一明见交替,闪烁着人的眼睛,让人有时难以看清。

    这样的情况给苏府的巡夜护卫带来了很大的视觉和听觉上障碍,以至于一道黑影十分近的从他们头上划过都毫无知觉,仿若是鬼魅无声的没有一点障碍的就越过了那高高的围墙,似落叶般轻轻落地。

    一双黑面暗绣祥云纹靴点地,竟一点水都没有溅起,只是积水上波起了一丝涟漪。

    “主上。”见君故沉落地,牧野立即打着伞迎上来,为他挡雨。

    君故沉轻恩一声,冷漠的接过御风递过来的黑色披风和面具,一边带上那黑金面具,一边迈开脚步往巷子口停着的马车走去。

    “那人可还在那地方?”君故沉带好面具,眨眼间眼眸里的温柔消散得一丝不剩,取而代之的是漠视一切的冷漠。

    “在,但是主上这事要不拖一拖吧,您昨夜才回来,又急急的去五阳山给苏小姐拿紫云断续膏,都四天没闭眼过了,这身体…”牧野正想劝说君故沉回王府先休息,可才说到重点上君故沉就抬手阻止他再说下去。

    “不必。”冷冷的甩下两个字,君故沉就抬脚跃上了马车,撩开门帘钻了进去,直接命令马夫驾马离去。

    看着在雨夜里嗒嗒离去的马车,牧野和御风互相看了一眼,一脸担忧又无可奈何。

    “牧大哥,你说主上这是何苦呢?好不容易才回来,能休息会,非要亲自去取那紫云断续膏,让我们两其中一个去取不就好了。”

    “你当那五阳山这般好上?那紫云断续膏这么好得?如今这世上可就剩下这一盒了,除了主上那叶孤老头谁也不会给的。”

    想想那五阳山,以及那叶孤老头的脸,御风浑身就一激灵。“说得也是,不过主上干嘛要亲自送呀?”

    “这个谁知道呢,或许是怕我们送那苏小姐不放心,或者其他的吧。”

    “主上对这个苏小姐可真好,这么多年了第一次见主上对一个姑娘这么好,而且说话时都是带着笑的。”转头看向身后的苏府高墙,眉宇之间浮起一丝疑惑。“牧大哥,主上为什么喜欢这个苏小姐呢?好像他们没见过几次面吧?”

    “你这么一说倒也是,好像就见过四次。”牧野不禁摸了摸下巴思考起来,这件事说起来他们从未细想过,如今说起来倒真是有些让人想不通。“主上为什么就这般喜欢呢?难道是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这世上真有这样的事?”御风对一见钟情这种事实在不信,哪里会有人看一眼就不顾一切喜欢上对方的。

    “不然怎么解释?咱们跟了主上这么多年,来金陵前可从未见过这个苏小姐。”

    “这…”御风也实在想不出更好的理由,烦恼的抓了抓后脑勺,最终罢工道:“算了算了,主上的事咱们也想不明白,还是别想了。”

    牧野同意的点了点头,侧身一吹口哨,从深处的巷子里召出两匹通体全黑,额头上分别长着红蓝两撮毛的骏马,两个人抓住马鞍,翻身上马,追赶君故沉去。

    而此时已经走远了些的君故沉依旧能清清楚楚听到那两人的声音,包括刚刚两个人所有的对话,都没入了他的双耳里。

    修长的手指轻轻撩开窗帘,看着外面漆黑如墨的夜下房檐角挂着的红灯笼,嘴角上扬了一分。

    一见钟情吗?如今想来,倒也真是,一眼便就再难忘她了。

    …

    正夏的暴雨一连下了三天,随后就进入了真正炙热的夏日。

    烈日当空,炽烤着大地,热得所有人都厌厌的,恨不得跳进冰窟窿里去降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72章 一见钟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