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故沉!”苏子衿不必看他的脸,光听他的声音就已经知道是谁了。

    这在她耳边两次三番发出戏谑之声的声音,她如今记得不能再清楚了,只是她实在有些意外。

    这段时间君故沉几乎就像消声灭迹了一样,入股了之后根本就没有过问过沉香小筑的事情,也再没有和她有什么交集。原以为是上次的事情后萧王对他严加管教了,有所收敛了,没想到却又这般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她身边。

    只是为何她还是没能发现,明明连外面雨滴落在地面的声音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为什么偏偏他一个大活人横空出现在这里她却半点都感觉不到。

    而且这屋里也不止她一人。

    低眼看去,夏荷已然坐在地上,斜靠在软榻上,闭着眼一点动静都没有。

    “放心,我只是暂时封了她的五官感知,两个时辰之后自然就会解开了。”看出苏子衿的担忧,君故沉率先开口解释。

    “我知晓。”苏子衿抬起头,毫不给君故沉信号就把剑抽回来,收入鞘中,斜靠在软榻上冷声不悦道:“君公子还说我凶悍,难道面对一个夜闯闺房的男子不该这般对待吗?还是说君公子又要说是我自己没听到,所以你是光明正大的进来的呢?”

    “不,这次我承认,是我夜闺房。”君故沉嘴角一扬,露出一抹坦然的笑来。

    苏子衿没想到向来在这件事上巧舌能辩的君故沉居然就这么轻易的就承认了,一时之间原本准备好抨击他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让人难受。

    瞧着苏子衿被他的回答愣住了的模样,君故沉的心情瞬间就好了起来,浑身上下的疲累一扫而光。

    “不过我夜闯闺房也是为了你,所以也不能怪我。”君故沉痞笑着一歪头,修长的手伸入自己的袖中。

    “为了我?难道还是我请…”苏子衿被他那话说得正想要狠狠教训他一番,可话才说了一半就被他手心里递过来的那个小东西堵住了嘴。

    大大的手掌里静静放着一个小小的黑色勾勒紫色兰花纹的圆形小盒,圆圆鼓鼓的样子煞是俏丽可人,特别是还发出一阵淡淡的香味,一点点扩散,钻入鼻腔之中,让人感觉到浑身舒畅。

    “这…是紫云断续膏?”苏子衿诧异的看向君故沉,实在不敢相信她的猜测。

    实际上她从未见过紫云断续膏,毕竟这个世上只有十盒,只是听闻其乃神药,能续断骨,使其恢复如初。其盛与黑色兰纹小盒中,带有淡淡的异香,一闻便就能让人神清气爽。

    “你不是这几日就是想寻它吗?”君故沉眉尾轻挑,将手又向前伸了一分。

    “我是想寻它,只是你为何知晓?”这件事她只告知了沐雨彤,走各个渠道时都是通过一个江湖人,根本就没有走漏半点风声,除非…“别说你又去天知阁查我?”

    君故沉的笑又上扬了一分,其答案不言而喻。

    这感觉让苏子衿实在浑身难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这个男人看在眼里,就好像在他面前毫无遮掩一样,又气又怒又羞,最重要的是还拿他没有半点办法,这个人仿佛半点破绽都没有。

    “君故沉,你到底是太无聊了,还是钱多了闲得慌?花大笔的银钱去查我一个小女子的事,就这般好玩吗?”

    “你且莫管我无聊不无聊,闲不闲得慌,好玩不好玩,你且就说,这东西你要还是不要吧。”君故沉将手一抬,让苏子衿更能看清楚那药膏。

    “你…”苏子衿看着他那吃定她的模样是多想拒绝,可这东西关乎许启明的腿,她不可能以自己的心所作为。“你到底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这东西可不好得。”

    “我说过,只要你要你想要,我都会给。”

    苏子衿眼眸一睨,“我想你不要再靠近我。”

 &n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71章 你要不要?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