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小院正房,转入卧房,远远透过屏风与帷幔之间的间隙能看到床笫的一角。

    一个苍白得毫无半点血色,眉头紧锁却装出一脸释然的倔强少年侧脸跃然入眼,如同一块巨石抨击在苏子衿的心跳,让她突然不敢上前。

    前一世,她赶赴战场去时,两位舅父和二表哥都已经战死了,大表哥许启明身负重伤也是这般毫无血色的躺在床笫之上。

    和如今一样,即使奄奄一息面对她时却依旧装出一副无事的模样,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没事。

    可那声音越来越微弱,越来越轻,最终再也无法开口。

    “表妹来了,怎么站在着不进去呀?”一个带着几分欣喜的男声在身后响起。

    听到这声音,苏子衿浑身一震,忙转过身去。

    只见一个穿着青色对襟领云锦袍,双领绣鹤纹的少年向她走来。

    少年十六七岁的模样,微有些圆的脸渐渐蜕变出了男子刚毅的轮廓,剑眉星目,一张嘴角不笑也自然上扬的笑唇让人觉得有些坏坏的痞意,但却并不反感。

    这个人便就是苏子衿的二表哥许天朗,整个安国侯府对她好得最高调最张狂的人。

    上一世在战场之上,为了保护表弟苏乾紧紧将他护在怀里,受万箭穿心都未放手。

    虽然最后并没有保住苏乾的性命,可当苏子衿看到他那千疮百孔的尸体时几乎整个人都崩溃了。

    若说看到还活着的苏乾,苏子衿还可以忍住,可如今看到这个曾经为了保护自己弟弟被那边活活射成蚂蜂窝的许天朗就怎么也忍不住了。

    不等脑袋发号施令,身体本能的就向前一扑,整个人扑进许天朗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百味杂陈的唤了一声:“二表哥。”

    “表妹?”许天朗一下子慌了,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紧张得手都不知道哪里放。“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跟二表哥说!二表哥这就去做了他!”

    一听这和他父亲一模一样的话和反应,苏子衿眼眶里的泪一下子就被笑给收了回去。

    “瞧二表哥说的,有二表哥在谁敢欺负我呢。”苏子衿飞快的用手指拭去眼角的泪花,抬起头来看着许天朗慌张的模样再一次感觉到,重生真好,一切都还在。

    “喂,你们二人有说有笑,是不是该先关心一下我这个伤残人士呀?”看着这兄妹二人说得欢乐,躺在床上的许启明就不乐意了。

    “大哥你急什么,我们不都是来关心你的吗。”许天朗白了许启明一眼,和苏子衿对视一眼后苏子衿默契的放开手,与他一同走入屏风内。

    许启明的卧房并不大,陈设也十分简单,一张拔步床,一盏八面玲珑灯,一条长案之上供着一把长剑。

    伺候的大丫鬟从小客堂搬来两个小鼓凳,放在床尾外,让苏子衿和许天朗依次坐下。

    “大表哥你可好些了?”苏子衿落座下来,看着许启明挂心的轻声问,温柔的眼眸紧紧盯着他的脸。

    “好些了,没什么大碍,表妹不用担心。”许启明一如上一世一般,对苏子衿总是露出他什么事都没有笑容,可如今苏子衿却能一眼就看出他眼角眉梢隐藏的那一丝痛苦。

    对于他来说,断了一直腿就等于断送了整个武将的前程,断了整个人生,即使这般却还要在她面前装作无事,不让她担心。

    这种处处为她着想的心,让苏子衿不由得鼻头一酸。

    “真是如此?大表哥你可不要骗我。”苏子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68章 表兄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