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求你了。”

    低低的一句话,饱含着渴求和期盼。

    面对苏子衿那充满哀求的眸子,罗管家根本就无力招架,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表小姐您就是吃定了老奴怕见您这样,罢了,罢了,老奴依您,这就去把冬梅带来。”

    “罗叔,还是你最好。”

    “唉,希望侯爷不要怪我才好呀。”妥协的摇了摇头,罗管家转身走出回廊,往西而去。

    过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冬梅就从西边的垂花门快步走了进来,一走到苏子衿面前就单膝跪地,低着头愧疚自责道:“冬梅无能,无法把消息传递给小姐,辜负了小姐的期望。”

    “此事不怪你,舅父想要在自己府里控制一个人再简单不过了,且起来吧。”苏子衿也知晓自己舅父的手段,别说人在他府上,就是不在,只要他不想她知道,这消息就传不到她耳朵里去。

    看着站起身抬起头来一脸憔悴的冬梅,苏子衿能看出这几日估计她都睡不好,整日都想着怎么把事情给传给她。

    轻轻拍了拍冬梅的肩膀以示安慰。

    “说吧,这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小姐,这事都是那柳家挑起的,那柳家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一说起这事即使性子被训得沉稳的冬梅也心里忍不住怒意,双眸更是冒火。

    “柳家?”苏子衿心底一惊,心中立马浮起了不好的预感。“你且细细说来!”

    冬梅点了点头,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出来。

    原来这件事并不是昨日发生的,而是五天前的事了。

    柳家,也就是柳姨娘的娘家,借着柳贤妃的光如今在朝堂上也算得上有些地位。

    柳家男子居多,文武都有涉猎,特别是柳家二老爷柳长坤近年在军中很是活跃,短短五年的时间,一连升了两级,官拜三品左旋将军。

    其子柳子辉也跟着随着水厂船高,从千户一跃成了四品步兵校尉。

    步兵校尉正是苏子衿大表哥许启明的顶头上司,原本这上下级之间也就偶有交流,平日里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交集,但柳子辉嫉妒许启明的身份和行兵才能,再加上柳姨娘在许家的身份,所以时常暗地里给许启明小鞋穿。

    这事军营里人人知道,但谁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这种事哪哪都有,而且许启明自己也不去计较,担心给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安国侯府带来麻烦。

    这两三年来一直都是这般过着,直到前段时间苏子衿得了荷穗宴的喜,被封被荷悦县主的事传开了来,在军营里也有些游手好闲的人津津乐道。

    一日那柳子辉在军中宴中喝了酒,当着许启明的面道两家也算是亲戚,不若来个亲上加亲,让苏家把苏子衿许配给她做个小妾,让他尝尝县主是个什么滋味。

    许启明本就疼惜苏子衿这个唯一的表妹,但碍于对方是上司出言警告,让他不要说这样的胡话。

    谁知道那柳子辉不仅不听,反倒越发说得难听起来,说安国侯府倒要倒了还不赶紧找后路,他是看得上苏子衿才给她一个妾做做,这样不受宠的女人,他想要随着可以玩玩就扔。

    许启明本也喝了些酒,听柳子辉这般侮辱安国侯府和苏子衿,怒火就再也忍不住了,一时气盛,冲上去就和那柳子辉打做一团。

    柳子辉在军营里根本就没受过什么苦,哪里打得过从小就被严格训练的许启明,几招下来就打得他鼻青脸肿,虽然被人拉开了,后许荣也想办法把这件事给摆平了。

    谁知道那柳子辉却不肯让这事过去,暗地里多次找许启明的麻烦,更是借了个训练出错的岔子打断了许启明的腿。

    武将断了腿,那便就是无用之人了,安国侯府即使再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67章 旧仇新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