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兄居然金屋藏娇,我说牧野怎么挡在外面不许我进来。”

    就在最后的那几个字眼见着就要吐出来的时候,一个爽朗之中带着发现了小秘密窃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听到此声,苏子衿明显感觉到君故沉气息瞬间冷了下去,就好像一下子从春日的暖阳跳到了寒冬一样,冻得人浑身一哆嗦。

    “这事算我欠你的,下次告诉你。至于入股的事,你考虑清楚了答复我,我保证对你无害。”说罢不等苏子衿反应,君故沉就身子一退,站直了身来,往那人声响起的地方走去。

    苏子衿转过头来,只见一身穿淡黄色圆领鎏金丝绣死四爪金龙纹锦袍,腰束白色镶嵌翡翠红石榴石腰带,头戴玉冠的男人笑着走来。

    瞧着淡黄色绣金龙的锦袍,苏子衿就知晓此人就是萧王萧裕景。

    举国上下只有他这一个王爷可以穿淡黄色绣金龙的锦袍,可见其有多受皇上重视。

    “公子,王爷他非要进来,我也没办法。”牧野带着御风和冬梅随后赶了进来,看着君故沉冷下来的脸,无奈的摊开手,表示他也是没办法。

    君故沉看都不看牧野一眼,走到萧裕景跟前,冷声之中带着一丝不悦道:“我可记得王爷似乎承诺过我,这竹林涧是我的地方,王爷这般闯进来,是何意?”

    听到君故沉这话,苏子衿心底一惊。

    他居然敢这么大胆的和萧王说话,而且那神色仿佛他还高萧王一等的样子。

    更让她惊讶的是,这君故沉和萧王时的语气似千年寒冰一样,无时无刻都透着刺骨的寒气。

    明明刚刚和她说的时候,语气无论何时都的温热的,而且脸上都是挂着笑意的。

    为何转瞬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哎呀,君兄,这事是我错了,我这不是听老薛说苏小姐来了嘛,怕错过了,赶着来见见。放心,下不为例,我保证。”对于苏子衿来说这个一个奇闻,可对于萧裕景来说这已经是他和君故沉平时的相处方式了,谁让他有求于他呢。

    而苏子衿看到这一幕,却不禁想起了前世所听到的坊间传闻,这君故沉和萧裕景乃是…断袖龙阳之人。

    可刚刚君故沉对她的种种动作,哪哪看都像是个真男人,莫非这萧王爷…

    苏子衿眼眸不自觉的看向萧裕景,见他对君故沉笑盈盈的模样,不禁心底一颤,仿佛确认了什么。

    感受到苏子衿的视线,萧裕景也顺势看过来,向前一步道:“这便就是如今名满金陵的荷悦县主吧,早听闻坊间说苏小姐明媚动人,如今一见真是美若仙人之姿呢。”

    “王爷谬赞了,不过是蒲柳之姿。”苏子衿虽然心里对自己的猜测无比震惊,但面上还是不露分毫,规规矩矩的行礼。

    上下打量了一番苏子衿,萧裕景兴趣更浓了一分,迈开脚想上前来,却被君故沉抓住了手臂,力道极大,仿佛带着某种警示。

    转头一瞧,那冷漠的眸子里更添了一分锐杀之气。

    “苏小姐,我与王爷有事要商议,你且先离开吧,至于我们的事,请你多考虑几分。”不等萧裕景多做反应,君故沉就侧过头来对苏子衿道。

    “好,那王爷我便先行一步了。”萧裕景出现了,苏子衿也知晓自己不好多待,再加上刚刚的猜测更是让她觉得有几分尴尬,现在正好顺势而下。

    “牧野,御风,送苏小姐出去,送至王府门口。”君故沉话间故意把王府门口说得重些,让萧裕景心里一虚,尴尬的抓了抓脖子。

    “是。”

    苏子衿对萧裕景微微福身后,顺着牧野指引的方向往外走,行至小道不忘用余光暗撇身后的君故沉和萧裕景,模糊间似两人都没有半分动静。

    难道要等我完全离去?

    虽然心里有几分好奇,但苏子衿深知好奇有时候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所以即使心里再好奇也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63章 判若两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