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君故沉这副明知道还装糊涂的模样,苏子衿心里的怒火实在是抑制不住,双眸似要喷火了一般狠狠的盯着君故沉。

    “君公子,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在这里和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呢?”苏子衿从袖中拿出那封信来,展露在君故沉面前。“君公子特邀我来,难道不该主动把事说清楚吗?”

    君故沉仔细看了看那信,恍若大悟一般点了点头。“苏小姐说的是这事呀,不过我并没有邀呀,只是告诉了你我在何处,是你寻来的,所以此事说不说清楚,在于我愿意不愿意吧。”

    “不过…”君故沉眉尾一挑,眼眸闪过一丝狐狸的狡诈,一步从苏子衿身边走过,坐在石凳上,右手拖着自己的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苏子衿。“你若真想要知道,不若和我对弈一局,若你赢了,如实相告。”

    “君故沉!你不要太过分!”苏子衿再也不想和他客气下去了,转身双眼怒火熊熊的瞪着他。

    “过分?”君故沉煞是不懂的看着苏子衿,“我哪里过分了?苏小姐你找上我来问事,我有权利不说,如果这也叫过分的话,那岂不是天下有千千万万过分的事了?”

    “你少在这里避重就轻!君故沉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只是想要和你对弈一局,若你赢了,一切我都如实相告,你问什么我答什么。不过,若你不敢的话,那就别问了,我不会答的。”君故沉拿着一颗黑棋在手中把玩,一脸玩味的看着苏子衿,挑选意味十足。

    “你…”

    明知道君故沉这是故意激她,可是怒火还是忍不住的攀爬了上来,若不是不想和他牵扯越深,她恨不得上去撕了他那张玩味的笑脸。

    但生气归生气,苏子衿心里还是明白,若自己不答应君故沉的话只怕什么都问不出来,那她此番来不是什么都没得到。

    不管后面到底他还有什么后招,先把她想知道的弄到手再说。

    即使是假话也总能从里面探出几分真来。

    “好,我与你对弈,但希望君公子说话算数才好。”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绝不会食言。”说着君故沉夹着黑子的修长手指伸向棋盘,飞快的落下黑子。

    苏子衿没想到君故沉会先落子,这样的棋局谁先落子就等于给对方在混沌之中指明了方向,让自己瞬间就处于了一个被动状态。

    不过既然君故沉给她制造这么一个获胜的好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捻起白子就飞快的落下,挡住了黑子的去路。

    瞧着苏子衿嘴角扬起的那一丝得了便宜一样窃笑,君故沉的眼眸了露出一丝宠笑来,夹起黑子毫不犹豫的落下。

    落下黑子的地方和刚刚的那颗黑子相隔甚远,完完全全不是一条路,根本可以说的完全没有章法,倒像是胡乱扔的一样。这让苏子衿有几分闹不明白,抬起头来见君故沉依旧一副浅笑端方不紧不慢的模样,更是一头迷雾。

    这个君故沉是不会下棋呢还是另有章法?

    抱着怀疑的态度,苏子衿顺着自己的路落子,而君故沉一如开始的时候,胡乱落子,毫无章法,眼见着自己被白子围攻在其中已然是困局却丝毫没有发觉。

    “君公子,看来你棋艺不精啊,这一局是我赢了。”苏子衿勾着得意的笑,抬手间一子定江山,落在棋盘中央,将黑子完完全全围住。

    看着苏子衿一副已经赢了的胜利者姿态,君故沉淡淡的摇了摇头,双指夹起一颗黑子,幽幽落下。“只怕未必。”

    “啪!”

    一声轻响,黑子落在外围的黑子群中,如同一颗从天而降的星,瞬间打破了整个棋局。

    这颗子就像是一个聚集点,把刚刚君故沉随意下的那些子整个都联系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苏子衿的白子虽然包围住了他小部分的黑子,可却被这个大大的包围圈包围在里面。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样一句话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61章 你故意让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