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苏子衿不想多耽搁时间,对于这个君故沉她实在看不透,总觉得多耽搁一分就会又多一些事情,多一分危险。她只想尽快见到他,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即使再难也要和他划清关系!

    而听到苏子衿的话,牧野和御风不约而同的楞了一下,眼眸之中划过一丝诧异,随后对视一眼同时浮起一丝佩服来。

    “苏小姐,请。”牧野十分有礼的侧身伸手,邀苏子衿往小道里去。

    看着两个人刚刚那般惊讶后又理所当然的样子,苏子衿心里暗暗浮起一个想法,看来那个君故沉似乎连她会说什么话都算到了。

    一种被人完全看穿的感觉油然而生,说不出的膈应,怒火也更上一分。

    带着心中的越发高涨起来的抑郁和怒意,苏子衿跟着牧野和御风顺着小道往里去。

    越往深处走,苏子衿就越发觉得这竹林涧不简单,仿若是一个精心布置的阵法,一转眼间就瞬息万变,和刚刚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却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让人难寻方向。

    难怪需要有人来给她引路,若贸然闯进来,只怕会迷途其中。

    只是不知道,这个阵法是原本就设在这的,还是君故沉来之后设的。

    若是前者,出自萧王手下的谋士或者能人异士倒也就能够接受,毕竟如今与她无关。可若是后者,那这个君故沉就简直太让人担忧了。

    “公子就在其中,苏小姐请吧。”行至竹林深处的一处空旷的些的小空地,牧野就停下了脚步来,右手指引着前方。

    这个小空地就好像一个无形的门槛一般,前面和竹林完全不一样,翠竹没有那么密集,白烟却越发的浓了些,隐隐的能看到一条远处从上而下的小瀑布,淅淅沥沥的水声像乐章。

    而在那瀑布前方,似有一缥缈的人影,虽然看不清,可不知为何苏子衿的脑海中不自觉的就浮起了君故沉那张挂着戏谑浅笑的脸,十分刺眼。

    心底一横,不管这个君故沉还要玩什么花样,迈开步子就往前去。

    “姑娘,此处你不能入。”牧野一把抓住要随着苏子衿走进去的冬梅。

    出于被惊吓的本能,冬梅反手就拔出佩剑反身划去,谁知晓那牧野竟不躲,一刹那间锋利的刀刃就划破了他的手臂,殷红的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

    冬梅没想到牧野会不放手,见血也慌了,剑都拿不稳,掉在了地上。

    “姑娘性子这么凶猛,怎么还怕血不成。”牧野满不在意的一笑,弯腰捡起长剑递回给冬梅。

    冬梅被他这一说,不由得又羞又愧的红了脸,低着头接过剑,小声致歉:“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不放手。”

    “意外而已。”牧野抓起自己的衣角就撕下一条布来,随意的在手臂上缠了缠。

    看着冬梅被一点血和牧野短短的一句话就打乱了,苏子衿在心里无奈的摇了摇头,即使外表冰冷,行事谨慎,可到底还是一个刚刚及笄的少女,内心还是不能一瞬就刚毅无比。

    不过也罢,何必要让她变得和前世一样呢,坚毅的背后是不堪回首的伤痕,既然如此,那便不要了吧。

    “冬梅,你不必随我进去了,留在此处,我去去就回。”苏子衿知道牧野既然说了,那便就只能她一人进去。

    “是,小姐!”

    把冬梅安定在了原处,苏子衿迈开莲步往里去。

    走入那熙熙攘攘不算茂密的竹林中苏子衿才明白为什么这里的翠竹没有外面的茂密了,因为地上贯穿着几条小溪。

    小溪不深,也就到脚踝的位置,溪水清澈见底,能看到水底的零星卵石和小小的鱼儿。

    和外面的竹林一样,一条青石铺就的小道指引向前,不过并不长,也就十丈左右,一入其中就能看清前路尽头的那条不算高的瀑布。

    顺流而下,落入小湖,贯穿所有溪水渠道。

    小湖外有一间二层竹楼,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60章 亦正亦邪的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