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宁巷和萧王府所在的霖雨巷是两个极端,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路程相当的远。

    辰时出的门,巳时三刻才到。

    两世为人,苏子衿却是第一次到萧王府来。

    前世和萧王并无交集,外加上萧王把王府建在金陵城最偏僻的霖雨巷,所以苏子衿从未见过萧王府是何模样,没想到如今一见和她想象的完全不同。

    不同于其他王孙府邸的繁华气派,反倒是简雅,或者是素简之中带着低调的奢华。

    王府并不算特别大,四周用青砖围墙,门头用的是沉香木和红梨木,低调却显出品质。八根顶门圆柱漆红漆,面上雕刻不算深的盘龙纹,栩栩如生。

    中灌鎏金的琉璃盖瓦在阳光下泛起缕缕金光,简雅里透着尊贵,檐下挂着千年楠木打造的牌匾,镀金浮刻的萧王府三个大字威严十足,带着皇家的气派。

    “苏大小姐可算来了,小人在此恭候苏大小姐多时了。”苏子衿刚刚走下马车,一个三十四五岁,管家打扮带着四方绣锦鲤纹帽的中年男人就迎了上来。

    “恭候?”苏子衿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男人,微胖,眼小,一笑起来眯在一起,两颊的肉拱起来像个笑面佛一样,想来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我未向王府递来拜帖,你怎么知晓我会来,还在此恭候?”

    “小人哪里会知晓,是君公子神机妙算,说苏大小姐午时前定会到王府来,命小人在此恭候。”

    苏子衿心思一沉,好不容易隐下去的怒火又撩起了几分。

    这个君故沉还真是神机妙算!不仅吃定了她会来,便连着时辰都算得一刻不差。

    这个人到底打算做什么?

    见苏子衿面露半分怒色,男人立即身子一侧,伸出手笑盈盈的道:“这外面太阳烈,苏大小姐请随小人如府吧,君公子已在竹林涧等候了。”

    苏子衿本就是来会君故沉的,自然也不会拖拉,领着冬梅就随着中年男人往萧王府内走去。

    萧王府内虽不算极致奢华,但也比门头的素雅来得多一分颜色。

    府内高台楼阁,假山池水,花卉林树…一步一景,处处不同。

    随着走动,下人们遇见自然会行礼,从下人的尊称中能知晓这带路的中年男子姓薛,是这王府的总管。

    苏子衿也听说过这一号人,原是萧王萧裕景手下的一员先锋官,但在几年前的一场战役中伤了腿,落了残疾被取消了官职,萧裕景照拂把他带进了王府做了管家。

    没想到这人八面玲珑,比在战场还来的如鱼得水,把王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不说,更是长袖善舞,在拉拢人脉这方面为人称赞,也算是萧裕景的一方谋臣,人称黑狐狸。

    原苏子衿以为就是一上得台面的一方管家,没成想竟然是这黑狐狸。

    君故沉竟然能让这薛总管到府门外恭候她,这在王府的地位实在是有些太高了点,毕竟苏子衿听说这个黑狐狸只听萧裕景的,在这府里可是二把手。

    “薛总管,这君公子我听闻和萧王爷相识不过三月不足,入王府来也才短短一月,竟能动薛总管做事,这身份真是高啊。”苏子衿故带几分嘲弄,看着薛总管的侧脸想看透些什么。

    没成想这薛总管脸色半点不变,依旧笑盈盈的道:“小人不过是王府的奴才而已,君公子是王府的客,小人自然要为君公子做事了。”

    “薛总管,我虽年幼,但不无知,客能让总管做事,还是做这等小事,身份只怕不一般吧。”

    薛总管的笑容僵了一瞬,最后摇了摇手,似服输了一样。“苏大小姐真是个较真的人,这君公子自然不是普通客了,这可是我家王爷几顾茅庐才好不容易请来的贵客,王爷都要听他几分,何况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呢。”

    苏子衿没想到薛总管会这么容易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59章 竹林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