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时,正是初阳渐渐炙热的时候,而竹苑此时的气氛却比夏日的阳光来得更加的炙热难耐。

    特别是在房内伺候的,更是如同站在火山口一样,人人都是汗流浃背,但谁也不敢乱动,活怕惊动了此时坐在桌上用早膳的苏子衿。

    从昨天入夜起,苏子衿就是这样,浑身带着怒火,一双眼里全是腾然的杀气,除开去请安的时候如常外,回到竹苑又是一样,吓得所有人是如坐针毡。

    “夏荷姐,大小姐到底是怎么了?好像越来越生气了?”看着沉着一双眼,紧紧的盯着桌上的那个翠绿色的钱袋,浑身散发着不善气息的苏子衿,小丫鬟实在忍不住问夏荷。

    “许是因为天气太热了吧。”夏荷尴尬的笑了笑。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小姐是因为君公子所以这么生气吧?而且也未必如此,毕竟她觉得这事其实并没有好生气的。

    可偏偏小姐这么生气,好像要吃人一般,真是奇怪。

    瞧着夏荷和小丫鬟站在门前露出一脸疑惑不解的模样,苏子衿早就看透了这丫头的心思,想得那般简单,若换做了别人,是没什么好生气了。

    可偏偏是君故沉,那种极度危险的人,一次又一次靠近她,这次更是用尽心机,说没有目的怎么可能。最可恨的是,她千防万防竟然没有防住他,就这样轻巧的被他给算计了进去。

    输给了他,总是觉得不甘,况且这次还加上店铺的事,她总觉得要和君故沉划清关系,好像很难。

    越想就越是郁闷,越是郁闷就越是生气。

    站起身,心一横,抓起桌上的钱袋就往外走。

    “夏荷,走了。”

    “啊,这就走了呀。”夏荷惊了一跳,立即迎上苏子衿,献媚的笑道:“那个小姐,奴婢今天身体不太舒服,让冬梅姐替我,反正冬梅姐也有话要和您说,现已经在侧门外等您了。”

    苏子衿撇了眼夏荷,知晓她是怕这一去她更加心气不顺,然后她就受苦了,故意把这事推给冬梅。

    本想不让这丫头如愿,非拖着她去,可想想最终还是作罢了。

    “行吧,你就留在院里,该做什么,你自己清楚。”严肃的点了点夏荷,迈开步子走出院门,顺着九曲回廊往西院的侧门去。

    看着苏子衿远去,夏荷长长的舒了口气。…

    走出西院侧门,果然冬梅已经在外等着了。

    冬梅对外的身份是安国侯府的女护卫,所以此时自然也是穿着女护卫的装束,一身窄口的棉麻衣裤,手腕脚腕处都带着红色的软皮甲,胸前带着同色的硬甲。

    腰间挂着佩剑,长发高高竖起,干净利落,英姿飒爽,恍惚之间让苏子衿仿佛回到了前世,看到那个英气十足的冬梅。

    看来她的计划还是很成功了,虽然苦了些,可结果是好的。

    “小姐,上车吧。”冬梅一只手撩开车帘,一只手向苏子衿伸出。

    苏子衿搭上冬梅的手,钻进马车内。

    随着苏子衿落座,冬梅也立即钻了进来,坐在另一侧敲了敲木板,外面的马夫立即一扬缰绳,驾马行车。

    马蹄阵阵响起,确定了四周的情况之后,冬梅才将藏在衣兜里的信掏出来,恭敬的交给苏子衿。

    对于冬梅这样谨慎的方式,苏子衿很是满意,夏荷活泼单纯心思细腻主内最好,冬梅谨慎严肃有能力主外无忧。

   &n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58章 一内一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