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苏颖这么一闹腾,苏子衿睡意全消。

    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太阳穴,捡起地上的一本书,慵懒的坐在青铜八面灯下的椅子上,翻开书本让自己静下心来。

    夜幕之中,灯下的她平静怡然,昏黄的烛光照在她的脸上就仿佛给她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柔光,恍若天上的仙人,宁静,美好。

    然而趴在墙外树干上的御风看着这般美丽的画面却被激出了一身冷汗,想到刚刚苏子衿如同狐狸一样吃人不吐骨头的样子,再看看如今这恍若仙人的平静模样,真是心里一阵胆寒。

    牧大哥说的真对,女人真是这个世上最美好又最可怕的生物,真不明白主上为什么偏偏就是喜欢这比其他女人都更加心思毒辣的女人呢。

    这般想着,御风不由得的缓缓转头瞧瞧的看了坐在树干另一头一直紧紧望着房内的君故沉。

    虽然带着黑色的面具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却能看到他嘴角那一抹充满宠溺的浅笑,眼眸里更是只能映照出那灯下的一人,仿佛天地间就只能装下她。

    就在御风不自觉间看楞了的时候,一道厉色撇来。

    那凌厉的眼眸似最可怕的酷刑,吓得御风赶紧转回头来,心吓得砰砰直跳。

    而如今再看那房中灯下的苏子衿,瞬间觉得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主上了,这两个人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外表跟仙人一样,切开来都是漆黑的。

    我以后绝对要找个傻女人,牧大哥说了,什么都不懂的傻女人才是最好的。

    …

    宁静的夜里,除了御风暗暗下了决心外,另一边也有人下定了决心。

    “姨娘,这个苏子衿一定不能再留了,那件事不能拖了!”接到苏颖被夏荷送走的消息,苏灵珊气得是浑身颤栗,原本想着窜动苏颖趁夜去把苏子衿了结掉,没想到苏颖这般没有出息,送到嘴上的肉都吃不了!

    “我何尝不清楚那苏子衿不能留了,可现在动不得她,要不是你搞砸了荷穗宴,咱们何至于走到现在的困境?”柳姨娘眉头紧锁,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苏灵珊。

    “我…”苏灵珊又气愤又委屈的低下头,“我也不愿啊,谁知道苏子衿会把舞衣给苏颖,还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事情发生得那样快,我根本没有办法。”

    看着苏灵珊委屈的模样,纵使柳姨娘心中再气愤,可终究还是心疼的,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罢了,此事也怪不得你,只是这件事定不会那么简单,那姚大师的大徒弟明明说过姚大师要去山中半年,不该这般快回来的,只怕是有人故意走了消息。”

    “我也是这般想的,可是姨娘你不是说过这事除了你我还有那个姚大师的大徒弟外就没有人知道吗?怎么还会传出消息来?那大徒弟不会出卖我们吧?”苏灵珊也想过,可思来想去也想不到会是谁。

    “不会。”柳姨娘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那人不会害自己,姚大师对外说是被偷了,可心里定知道是他这个大徒弟搞的鬼。”

    “那会是谁呢?莫非…是苏子衿?”

    柳姨娘沉默了下来,缓缓转过头看向窗外苏子衿所在的竹苑方向。“也许,毕竟这件事最后得利的只有她,但她不该有这般心性才对。”

    “姨娘,不管她有没有,她都留不得,姨母今日已经对我有些失望了,若那件事再拖下去,只怕…只怕…表哥就要娶别人了。”

    “不可能!”柳姨娘一听这话立即站起身来,“有我在你表哥绝对不可能娶别人,姨娘肯定会把你送到皇后的位置上的,虽说现在动不得苏子衿,可灵珊你放心,中秋宫宴姨娘定让她没有身份去。”

    “当真?”苏子衿激动的看向柳姨娘,仿佛看到了所有重燃起来的希望。

    “姨娘何时骗过你呢?”柳姨娘揉了揉苏灵珊的头,眼眸渐渐眯起,露出蛇一般阴毒的眼神。

    而母女二人在房中详谈甚欢,却没有发现,一抹身影从窗外闪过,消失无影。

    …

&n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54章 新起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