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衿清亮的眸子看着苏颖,不带一丝玩笑。

    “要…要我为你所用?”苏颖一时之间觉得震惊,不由得退后了一步,扶着花架自嘲的冷笑一声。“苏子衿,你当我傻吗?会听信你的鬼话?为你所用,开什么玩笑,就算你不恨我,可我恨透了你,怎么可能为你所用。”

    “为什么不能?”苏子衿斩钉截铁的问,向前一步,直逼苏颖。“你恨透了我?苏颖,你真的恨我吗?”

    “我为什么不恨你?”苏颖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将苏子衿推出去,急促的喘息着道:“不是你我怎么会被山贼抓去?不是你我怎么可能会和那龙凯睡在同一张床上?不是你我姨娘怎么会被赶出去?不是你我怎么会在荷穗宴上出丑,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她恨苏子衿,恨透了。

    一切都是因为苏子衿,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只是一个月的时间,她从原本最得宠的二小姐,变成了如今这个什么都没有,被所有人唾弃,永世难以翻身的苏颖。

    就连一个粗使的婆子都能对她耀武扬威,都能在她身上打一板子。

    “苏颖,你这话说的有些本末倒置了吧?山贼为什么会抓你?是因为我故意引你穿那浅色的衣服出来?那你为何不说你和方姨娘心怀不轨,想要让我被山贼抓去毁了清白呢?”

    “我没想要他们毁了你清白,我只是想要你被抓…”

    “毁与不毁,传出去不都是毁吗?”一声怒吼从一向来都对任何事都平静的苏子衿嘴里发出来,似猛兽的震怒,带着无比的威严,吓得苏颖浑身一颤。

    “我不过是救自己,而你换到了本来设计我的位置,你却怪我,是不是过分了?”苏子衿的再度回归平静,似刚刚什么都没发生,却让人更加心中胆寒。“若不是你们在第一计失败之后心思更加恶毒,找来那龙凯又对我下药想要陷害我,我又何至于转嫁到你身上呢?

    不是如此,你姨娘又怎么会为了保住你说出一切,最后换来这样的结果呢?归根到底,这都是你们自作自受,没有害人的心怎么会遭报应呢?

    正如你姨娘说的,成王败寇,输了,没有怨谁恨谁的理由,是你技不如人。你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一味怪对方没有如愿让你算计进去,你不觉得可耻吗?”

    “好!苏子衿,这事是我和姨娘输了,我们技不如人,我不怪你。可是舞衣的事呢?你敢说不是你刻意害我?不是你让我变成如今这样样子,让世人嘲笑?”

    “舞衣,苏颖,这件事你想不明白吗?”苏子衿真心觉得有几分累,苏颖的愚钝冲动简直是失败的源泉。“正如我在正堂说的,你要走舞衣时我根本就毫不知情,你和祖母逼着我拿,我让夏荷去取,从未碰过,总不至于我事先知道你要拿,故意弄坏吧?

    那舞衣若你不要去,就是我穿,我为什么要对自己的舞衣动手脚?吃饱了撑着吗?是你,你会这样做吗?”

    “我…”这事苏颖事后其实也想过,苏子衿没有可能,可除了她还能有谁呢?

    苏子衿看穿了苏颖的疑惑,也心知她已然上道,不紧不慢的轻轻提醒道:“舞衣从我手到你手不过一夜的时间,在此之前谁碰过难道你不知吗?”

    “苏灵珊!”

    “那日是她同我的丫鬟一同回来的,为什么不让你看,也不让我打开给你看,这其中的渠道不难想吧。而荷穗宴上苏灵珊早有打算,我若出了丑,对她来说得益最大。”

    苏子衿这般说,苏颖如同被闪电击中了似得,某个地方打开了来,一些东西如泉眼里的水一般,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某些事情细微的地方呈现在眼前。

    “苏颖,你恨我,现在我问你,你又什么地方可以恨我的?”苏子衿看着眼中充满迷茫的苏颖,冷冷的问。

    苏颖想要开口,可声音却无法发出,她似乎没有任何可说的,没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53章 我等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