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衿这一问倒是把所有人给问楞住了。

    这般就认了?连狡辩都不狡辩?就认下了?

    “大小姐,此事不可意气用事,究竟是如何,你说出来,是非曲直都会有个清楚。”秦妈妈见苏子衿这就认下了,连忙为她打圆场。

    而看着苏子衿,太夫人也有几分看不清来。

    此事虽然不清楚究竟是如何,但却知晓苏子衿定不会做,面对冤枉该会如以前一样辩驳。

    今日来也是为了不让老夫人一人专治冤枉了她,可没想到她就这么认了。

    她到底是走的什么棋?

    面对秦妈妈的关心,太夫人的疑惑不解,苏子衿都没有给半点答复,而是静静的看着老夫人,似在等待宣判。

    “意气用事?我看她是无言以对,认了!”老夫人冷哼一声,没想到会如此的顺利,但她也不会让机会就这么溜走,一挥手便下令道:“来人,把苏子衿给我拖下去,家法四十,逐出族谱!”

    “这未免也罚得太重了吧?”听到逐出族谱,老夫人就真坐不住了。

    “娘,这丫头心思这般狠毒,竟这般陷害她的庶妹,更是把我们苏府的颜面都丢尽了,如何容得她!”

    老夫人想赶走苏子衿和许氏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如今苏颖已经没有用处了,可她却还是看重这次定能得喜的苏灵珊,既然要用苏灵珊和柳姨娘,攀上柳贤妃这颗大树,那这苏子衿和许氏就再不能多留了。

    “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动手!”见还没人动手,老夫人立即催促起来。

    见是真定下来了,门外的婆子也不敢耽误,立即冲进来,一人一边抓起苏子衿是手就往外拉。

    苏子衿也不反抗,就由着她们往外拉。

    看着苏子衿被两个婆子拖出去的背影,苏颖心中的终于爽快了一点,即使她如今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可只苏子衿却比她更惨。

    只要没有了她,或许她还能将姨娘接回来,或许姨娘会有办法,她还能回到以前,做上那梦寐以求的嫡女的位置。

    可就在苏颖的梦渐渐越做越好的时候,一个人却打破了她的美梦。

    “老夫人,使不得使不得!大小姐是冤枉的。”

    就在苏子衿眼见着就要被拉出门外的时候李妈妈大喊着从外跑进来,不顾礼仪的跑到老夫人身边,在耳边小声耳语起来。

    虽然是耳语但声音却并不算小,但首位上的人却能够听清楚,特别是那句苏子衿得了彩头还被封了县主更是如同雷鸣一般传到首位上三人的耳朵里。

    听到这个消息,老夫人当即就怔住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苏子衿居然得了喜,还封了县主。

    她从未看好过苏子衿,不过因为花宴的事方姨娘落败了她暂时没有好的主意,才有几分看上苏子衿,但在知晓苏灵珊已经得到神墨的时候她就知晓得喜的定是苏灵珊。

    即使并不太想用柳姨娘,可相比起许氏来说柳姨娘更好些,所以心生了攀附柳贤妃的心思,因此才会帮着苏颖去要舞衣,故意打苏子衿一个手足无措。

    而当苏颖出了这等事的时候,为了讨好苏灵珊和柳姨娘,本是打算借着这件事将苏子衿和许氏逐个赶出去,可没想到竟是苏子衿得了喜。

    可苏子衿为何不说?反倒还把那事认了?

    难道是故意的?

    “你为何这么晚才回来?”老夫人咬牙切齿的小声质问李妈妈,如果她早一刻回来,此刻也不至于如此。

    “老奴哪里知晓为这般。”看着如今的情况,李妈妈也是有苦说不出。“临进门时那夏荷拖着老奴问这问那,老奴就答了几句。”

    夏荷!

    老夫人此时算是明白了,苏子衿就是故意的,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49章 得喜的是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