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苏子衿,再看看依旧跪在地上的苏灵珊,不对比不觉得,如今一对比太后对苏子衿更是多了一分喜欢。

    “瞧你这灵精的劲,日后可要多多进宫来陪哀家,今日都累了,且先回吧。”虚扶了一把苏子衿后,太后在李嬷嬷的搀扶下从云台上下来。

    皇后和柳贤妃紧随其后。

    三人如来时一般一前一后下来,所有人都纷纷站了起来,殿中跪着的苏灵珊也立即站了起来,跟着苏子衿和那成家小姐侧退两边。

    当三人快走到殿中时,众人齐齐福身:“恭送太后,皇后娘娘,贤妃娘娘。”

    走过殿中,太后倒是没什么,皇后和柳贤妃却深浅不一打量了一番苏子衿。

    前者倒是没有什么恶意,不过就是多留意几分罢了,而后者却让苏子衿清楚的感受到了敌意,仿佛一个人看着脚下极为挡路的大石头一样。

    原本只是想得个彩头,能让她接下来更好走一些,但也不至于太过引人注意,没想到太后会直接封她一个县主的封号,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不过计划向来是赶不上变化了,柳贤妃既然都已经动了心思,那她就已经是她眼中的挡路石了,只不过以前是一颗无关要紧的小石子,现在成了可大石头而已。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这颗大石头不会轻易的就被移开的,得抢在柳贤妃动手之前成为一座山才行。

    等太后三人彻底离开正殿里的人才直起身来,或羡慕或嫉妒的看了眼站在正殿中央随着岳嬷嬷已经往外去的苏子衿,最终都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怪只怪自己,技不如人。

    而苏子衿随着岳嬷嬷一路去了慈宁宫,领了赏和才拟好的封号懿旨后对太后的寝宫福了福身后才跟着宫女出宫去。

    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一直站在窗后的李嬷嬷浅浅一笑,转过身走回软榻,一边为太后用玉锤捶腿一边笑道:“那苏大小姐礼仪真是没得说,不需人提醒便都做全了。”

    “今日这些世家小姐里,也就这丫头礼仪最好,最为聪慧,既懂得进退也不骄不躁,是个好的。”太后闭着眼眸,斜靠在软榻之上,嘴角含笑,倒是满意。

    “是呀,是个好的,而且那身上的香和月轮公主是一模一样,模样也有几分相似,年纪也是,奴婢瞧着都喜欢,想着太后您定也会喜欢的。”说起月轮公主,李嬷嬷的眼角含上了泪。

    太后也略有悲伤的叹了口气,缓缓睁开眼来,看着对面的红烛,神思渐远。“是呀,第一眼哀家都看楞了,不过这丫头也是个苦命的。”

    李嬷嬷半月前向太后提及苏子衿的时候,太后便早已经派人去调查了,毕竟是李嬷嬷看重的人,又是荷穗宴彩头的候选人,自然马虎不得。

    谁知晓,这一调查反倒把苏子衿和许氏这些年的苦楚全都查了出来,让太后不禁怜惜起来,今日一见更是带入了几分对月轮公主的感情。

    便连苏子衿都不知晓,自己这一步居然走进了太后的心里,更是为以后打下了最为坚实的基础。

    而此时她正和沐雨彤坐在青油小车内缓缓往清月门去。

    原本沐雨彤该随着其他世家小姐一道坐车出宫去的,但因为苏灵珊的事闹了会,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小车不能如白天一般几辆同行,所以就得分两批走。

    沐雨彤本就是个急性子,想着既然要等不如就和苏子衿一起走,于是便在慈宁宫外等她,正好一道乘车出去。

    “子衿,你今日可是得了个大彩啊,县主呀,这可是荷穗宴以来头一份啊。”苏子衿得喜,沐雨彤也高兴,手舞足蹈起来。

    “别人说也就算了,你一个郡主这般说我,可就是取笑我了。”苏子衿笑着娇嗔一句。

    “我可是为你高兴,你却说我取笑你,这朋友可做不下去了。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46章 这一世,我分得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