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太后的许可,成家小姐站起身来,整理了下衣裙才缓缓走上前来,对着云台上的三人福身道:“臣女手里没有证据,但证据已经放在众人眼前了。”

    说着成家小姐的眼眸转而看向身前长桌之上的百花图。

    看着她的眼神,苏灵珊的心越发紧张起来,但却怎么也不敢相信。

    这成家小姐怎么可能知道?这事姨娘明明说过这件事没有任何人知晓呀,再说了,那去买墨的人都已经死了,也不可能说出去呀。

    不!不会的!

    “成小姐这说真是会说笑,污蔑我偷盗便也就罢了,没有证据竟说这样的胡话。”即使心里打鼓,但苏灵珊还是强装镇定,站在主位上攻击总归比被动的好。

    瞧着苏灵珊还死鸭子嘴硬的模样,成家小姐心里的火更是烧了起来,本想着若她认了也不让她太过难堪,没想到她还这般。

    上前一步,成家小姐一把就拿起桌上的百花图,展示在众人眼前。“这便就是证据,这百花图上所用的墨乃是我师傅姚大师所制,一看便知。”

    师傅?

    苏灵珊惊讶得脚下一个踉跄,千想万想都没想到眼前这个成家小姐居然是姚大师的徒弟?她怎么不知道?

    就连坐在椅子上的苏子衿听到成家小姐的话都不由得惊到了,她只知晓姚大师和一些高官文人都有来往,这成大人更是他的至交,所以在苏灵珊作画的时候成家小姐也是最先怀疑的,没想到此人居然是姚大师的徒弟。

    真是无巧不成书,偏偏遇上了别人的徒弟,看来这局棋必定是她和皇后赢了。

    “姚大师?”皇后也是吃了一惊,连忙问:“可是书画大师姚老先生?”

    成家小姐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回皇后娘娘,正是。”

    “那…”皇后错愕之下回头看了一眼太后,见太后脸色铁青,心里是炸开了花,但脸上却依旧一副惊错的模样。“据本宫所知,这姚大师不仅是书画大师,更是一等一的制墨大师,其中最为人称道的就是那神墨,听闻若使得好,能使纸上花开,树木伸张。”

    “正是如此!”得了皇后的帮助,成家小姐狠狠的瞪了苏灵珊一眼,似在问你可还有说的。“苏家三小姐刚刚拿出墨来时臣女就有所怀疑,当她作完画,臣女便可确定,如今走上前来闻到着墨中花香,更是可以肯定,这就是我师傅所制的神墨。”

    “依照这成家小姐之言,那这苏家三小姐可不真是偷盗之人了?”皇后故作惊讶的捂住唇,不知所措的看向太后,等着太后的话。

    “姐姐身为后宫之主,怎么能听信一人之言呢,这岂不是太过草率了。”不等太后开口,沉默了片刻的柳贤妃冷眼看着皇后先冷言讽刺起来。

    皇后就知道柳贤妃不会这么容易就松口,脸色也不变,转过眸来看向她,故问道:“那妹妹有何高见呢?”

    “姚大师的神墨自然是好的,可也不是不曾流通,若是赠与苏家三小姐的也不定。再则说了,这世间能制墨之人又不止这姚大师一人,就凭一人之言就可判定,那岂不是这世间任何事都可以听信一人之言了。”

    柳贤妃的话夹枪带棒,如同一把又一把锋利的刀刺入成家小姐的心头。

    成大人是个地地道道的文人,但也是个直率之人,所以虽然有文采但至今也只能停留在内阁学士这个位置上。成家小姐在父亲的熏陶下,虽然没有那么倔直,但也是受不得冤枉的人。

    柳贤妃这一说,气得她更是怒火中烧,不顾这礼仪的昂起头来掷地有声的辩驳道:“贤妃娘娘看来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44章 公然指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