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苏子衿抱着一盆花就走了进来,众人和那两个宫女一样,一头雾水。

    琴棋书画今天一天倒是看了不少了,倒没见过谁抱着一盆花就上来了的?而且还是一盆未开的花。

    难道是舞蹈要用?可也没见苏子衿穿舞衣呀?

    众人之中殿内的一个大太监先反应了过来,见苏子衿抱着花要走到殿中央了,立即差了两个小太监办了条长桌放在中央,苏子衿走上前正好将花放在桌上。

    随后苏子衿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后退一步,对云台上的三人施礼。

    “苏大小姐,这便是你今日的才艺?”一向看好苏子衿的李嬷嬷见苏子衿真好像没有其他什么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

    这一问云台之上的三人也颇有兴趣的看来,等着苏子衿的回答,毕竟这一盆花实在有些太…奇怪?寒碜?不知所谓?

    一个被李嬷嬷看重,得了花宴彩头的世家小姐,荷穗宴上就有一盆花拿得出手,这未免有些可笑了。

    “是,这便就是我的才艺。”苏子衿似完全没看到所有人眼里的怀疑和隐隐露出来的耻笑似的,毫不犹豫的回答。

    这一回答,让李嬷嬷心里原本还有的那一丝希望彻底破碎了,殿中的各家小姐更是隐隐发笑起来,就连坐在云台之上的柳贤妃都掩唇而笑。

    “这一盆花也能算作才艺?今年的花宴李嬷嬷只怕是看走了眼了。”柳贤妃的讽刺直刺痛处,让李嬷嬷的脸色一黑,却也不好发作。

    她一直看好苏子衿,并不仅仅是因为那雨禾香,更是她的聪慧,没成想在她帮她给太后说了这么多好话之后,得来的居然是这么一个才艺,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瞧着李嬷嬷眼底浮起了几分怒气,看着这一切的太后不动声色的拍了拍她的手,慈祥道:“既然说这花就是才艺,那便施展来瞧瞧,可是个新鲜的才艺。”

    听到太后这话,对上她那温和的眼眸,苏子衿就知晓,太后已经看透了其中门道,而这般说便是许了她了。

    得了太后的话,苏子衿微微颔首后向前一步,仔细的看着每一朵花,纤纤玉指轻轻拂过,在烛光的映照下分外漂亮,倒是让原本嘲笑她的人一时之间看呆了几分。

    当苏子衿的手指拂过所有花后,便退了一步,再度福身道:“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一声参拜让人不知所云,就这么完了?

    “苏大小姐,你若没有才艺就不要展示了,这般糊弄是做什么?难道你当太后和皇后娘娘是好糊弄的不成?”见半天没有动静,其中一个本就不喜苏子衿的人发了声。

    “弄一盆未开的花,触摸几下就当做才艺,那我等苦练的才艺算是什么?”

    “这般也能上台面?李嬷嬷真是看走了眼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仿佛回到了苏颖被拖出去的时候,所有人的讥讽随之而来,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而苏子衿却聪耳不闻,只是淡然的立在原地,浅浅的笑着。

    而就在讥讽的声音越发的难听,皇后都有几分看不下去时,突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原本紧闭着的十几个花骨朵儿竟然齐齐的绽放了来开,还散出五颜六色的轻烟来,绚丽夺目,让人看呆了眼。

    “那花开了?”

    “真是神奇,明明刚刚还都闭着怎么就开了?”

    “是苏大小姐!她刚刚触摸了每一朵花,难道她能使这花开花?”

    “胡说什么呢,人怎么能要花开就开呢,又不是仙人。”

    “可确实开了呀。”

    原本的讥讽完完全全被惊讶所掩盖,就连皇后和柳贤妃都吃惊的看着那盛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42章 上位者的博弈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