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一声突兀的撕裂声响起,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清清楚楚的看到,在苏颖从一个银盘跃向另一个银盘时,身上的舞衣似被人分解了一样,向不同的方向脱离而去。

    短短的一瞬间,就把苏颖身上的小衣和亵裤全部暴露了出来。

    “呀!”

    几声惊叫声同时响起,苏颖也瞬间不知道楞住了,脚下一滑整个人从银盘空中摔下来。

    落在地上,右脚一扭,整个人跌坐在地,疼得眼泪直流。

    可此时也顾不得疼了,连忙抓起地上的碎布往自己身上贴,嘴里不停的呢喃:“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我…”

    “这是谁家的,竟这般不知廉耻!这般青楼的招数也敢拿出来卖弄!”太后虽然长居宫中,却也知道民间青楼有一种脱。衣舞的舞蹈,如今见苏颖这般光这肩膀坐在地上,气得是一拍长案。

    李嬷嬷狠狠的撇了一眼被吓得脸色铁青的苏颖,如实回答:“回太后,是苏家的庶女。”

    “苏家?”太后呢喃着眼神不自觉的看向苏子衿所在的方向,只见她坐在原位,不动丝毫,气度与那殿中嘤嘤哭泣的苏颖简直是云泥之别。“果然是嫡庶有别。”

    “且带下去,莫脏了其他人的眼。”太后大手一挥,别过眼不再多看苏颖一分。

    一听太后的命令,苏颖立即回过神来,也顾不得身上的衣服了,连连磕头大喊起来:“太后!太后!臣女是冤枉的,臣女不知为何会如此,定是有人陷害啊!”

    此话一出,不等太后开口周围的人就讥讽嘲笑了起来。

    “不知?陷害?从入宫起,这表演用的东西就是由宫里的嬷嬷和自家的妈妈保管了,谁都动不了,难不成宫里的嬷嬷还有心思来害一个庶女不成?”

    “宫里的嬷嬷哪里看得上一个庶女,想来是她自己拿错了衣服,把那勾搭情郎的舞衣拿了来。”

    “这倒是可能,上次花宴你们不也听说了吗,这苏颖和那土匪龙凯两个人在床榻之上…”

    “真正是下作,这等人怎么还能来参加荷穗宴,让人恶心。”

    周围的嘲弄厌恶之声不断的灌入耳中,苏颖远远的看着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太后,心如死灰。

    完了!一切都完了!

    “拖下去!”太后厌恶的一声,如同最后的宣判。

    许是受不了这一份打击,苏颖双眼一翻晕厥了过去,被两个嬷嬷很快的脱出了大殿。

    苏颖的事虽然让人难以忘怀,可总归不能影响整个午宴,太后一转眼就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看着其他人的节目,而底下的人则没有太后这么稳得住,特别是苏灵珊,如坐针毡一般。

    “大姐,那舞衣不是你的吗,二姐怎么会穿着,还…”苏灵珊的心都快跳到心口了,她明明看着苏子衿把舞衣收起来的,从未拿出去过,怎么就到了苏颖的手里了呢?

    “祖母前些日子为二妹来要舞衣,让我借与她,祖母开了口,我岂有不借的道理,但你也知晓,这事毕竟突然,祖母不让说我也不敢说。没成想竟然出了这般事情,想来是有人故意做了手脚,在宫中不便查,回了府我定要查清楚。”苏子衿眸子一凌,似下定决心要找出幕后黑手一样。

    苏灵珊背脊一凉,不自觉的后倾了些。

    千想万想她都没想到苏子衿会把舞衣给苏颖,还是祖母去要的?为什么?是阴差阳错还是苏子衿故意的?

    一时之间她实在难以辨别。

    不过现如今这些事已经的后事了,重要的是舞衣没了,她根本不知道苏子衿会表演什么,完全没有半点准备,若她得了彩,那岂不是一切都将付之东流?

    不!不能如此!

    “是,这事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不过二姐倒也是阴差阳错给大姐挡了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40章 彩头定是我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