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太后的一声“平身”,整个荷穗宴算是拉开了帷幕。

    在众人以茶代酒敬了太后之后,午宴的第一个表演者就穿着一袭粉白相间的舞衣翩翩的从角门处走了出来,行至大殿中央随着乐声戛然而止后翩然落地,似一片枯叶。

    随后跟着渐渐而起的乐声舞动起身,一动一停间舞衣翻飞,随着散发花香来,沁人心脾,倒是让人觉得新鲜。

    这是昱郡王的女儿,和沐雨彤身份同等,但却没有沐雨彤这般好运,家里庶妹成群,勾心斗角自然少不了,如此卖力自然是希望得喜。

    只可惜虽然舞是新鲜的,可到底舞技不行,只是得了太后的微微颔首,一句赞赏都没有。

    其实她已然算是好的了,第一个出演倒是没什么比较,即使舞技平平也不会被人嫌弃,若是放在后面,与后几人相比起来反倒差了许多。

    不过这跳舞的人实在有些多,前十人里八个都是跳舞,即使有几个好些的,但也不出彩,看多了倒也疲劳了。反倒是沐雨彤随意的舞了一套剑法,倒是让人眼前一亮,得了太后赞赏不说还当即就赏了一支玉簪,惹得不少人红眼。

    可奈何她是郡主,又是独女,沐郡王可是把她当成眼珠子一样疼,谁敢招惹呀。

    除了沐雨彤后,随后的节目里少有出彩的,起初看到和自己节目相近的有些人还会特别注意些,可到了后来,都疲倦了下来,个个都奄奄的。

    瞧着都没了兴致,太后也觉得乏味,便让所有人不必拘束,可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观赏讨论。

    这命令才刚刚下,苏子衿两边就已经坐满了人。

    右侧沐雨彤,左侧苏灵珊。

    “大姐,你说着二姐怎么就排到前面的班次了呢?按道理来说,大姐该在前才对。”苏灵珊捻了一块桂花糕,似无意的问苏子衿。

    “班次是宫里的嬷嬷排的,谁前谁后又不说我能决定的,你若不解,可去问嬷嬷呀。”苏子衿顺势把事推了回去,这苏灵珊明摆着就是想挑起她和苏颖之间的矛盾,真是一刻都不肯闲着。

    “我也就敢和大姐说说嘛。”苏灵珊见苏子衿对此事无想法,讪讪的笑了笑。

    原本想着她们三人之中肯定是会有一个人排在午宴的,而首当其冲的肯定是身为嫡女的苏子衿,到时候她一出事就会被送走,剩下一个苏颖根本就不是对手,三下两下就可以搞定了。

    没想到苏颖居然排在了前面,苏子衿也不闹,倒是和她的计划有些出处。

    不过无事,不管早或者晚,只要苏子衿穿上那件舞衣,今天就必败无疑。而且留到晚宴,倒是正好能衬托出她来,倒是更好些。

    “子衿,你家庶妹还真是为你操心,生怕你耽误了呢。”沐雨彤对苏灵珊谈不上厌恶,可总是说不上喜欢,但苏子衿以前倒是挺喜欢她,所以她也不好恶语相向。

    “那是自然了。”不等苏子衿说话,苏灵珊就先接了过来。“大姐这次的那件舞衣定是最好的,一舞必能艳压群芳,我自然想大姐能早些表演,得太后的眼啊。”

    “舞衣?”沐雨彤楞了一下,求证的看向苏子衿。“你打算表演舞技?今日你也瞧见了,十个里八个都是表演舞技的,要出彩实在不容易呀。”

    沐雨彤清楚苏子衿,虽不像她更加偏男儿气一点,可却也不是喜欢舞技的人,在世家小姐里只能算中等偏上一点而已,即使舞衣再好,舞技不行根本不可能拔得头筹。

    而且她也清楚,此次荷穗宴来说对苏子衿有多重要,她不像她,活得这般轻松,眼见着就要及笄,若此次不能得个好,只怕以后的路可就难走了。

    瞧着沐雨彤焦急担忧的模样,苏子衿心底流过一丝暖流,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小声安慰道:“且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的。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39章 血的教训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