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百花阁外的花园时已经是巳时了,此时已经到公布午宴名单的时候了,不少世家小姐都纷纷围在百花阁宫门前,等着消息。

    荷穗宴原是只有一场宴席的,但因为多年下来人越来越多,所以就分为午宴和晚宴,各家小姐分批表演。

    这也是为什么荷穗宴之前各家要把表演的节目单送进宫来的原因,就是要让负责这一块的宫女提前分好班次,以免到时候反倒手忙脚乱。

    “你刚刚去了哪,脸颊这般红?”瞧着苏子衿微微发红的脸颊,沐雨彤不经意的问起来。

    苏子衿本能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是有几分发烫。“许是走得急了几分吧。”

    她可不想说是因为刚刚的事气的,或者说是羞的,不得不说,每次遇到君故沉总是这般,落荒而逃,不知为何,她总有几分慌张。

    刚刚的事,路途上回想起来,其实还有几分愧疚。

    虽君故沉是有几分轻佻戏弄了,可她把对萧落尘的怨恨一股脑的撒在他身上也是有些过激。

    不过罢了,过了今日后她赚了钱就立即把银两还他,到时候彻底划清关系,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接近自己,到那天都会画上一个句号。

    “这般急做什么,离午宴还有些时辰呢,这才刚刚开始要念节目单呢。”沐雨彤微微抬了抬下巴,不经意的指向站在百花阁门前的人群中的苏颖。“你家的庶女似胸有成竹一般,早早的就站在那门前了,刚刚还和一个嬷嬷耳语了几句。”

    “她向来心急,却总是忘了枪打出头鸟,该受点教训才好。”苏子衿明白沐雨彤的意思,苏颖怕是走了后门,想先表演了。

    虽然说荷穗宴的节目单是分班次的,但也是讲求身份的,基本上都会把嫡女放在前头些,毕竟南楚国十分重嫡庶之分。但也是可以走后门的,只要给安排班次的嬷嬷些银钱,换个班次什么的还是很容易的。

    所以不少心急的都会把自己往前放,但却独独忘了枪打出头鸟这事,而苏颖,绝对不止是出头鸟这点事,那件舞衣上的融衣粉只怕现在都已经完完全全融进衣料里了,只要一触碰到汗珠…

    不过也是她自作自受,总该要学点教训了。

    现在苏子衿上心的可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人。

    “雨彤,你可有瞧见林家三小姐?”苏子衿说着眼眸四处望了望,并未见到自己要找的那个身影。

    “林三小姐?就刚刚那个被汤水撒了一身的人?”沐雨彤诧异的问。“你找她做什么?”

    “只是问问,总归可怜,被那礼部尚书之女拖下水。”

    沐雨彤想了想,倒也是那么回事,今天这个日子她是没什么可在意的,可对其他世家小姐来说却是马虎不得的,想那林三小姐也是可怜。

    “倒是没仔细看她,不过刚刚好像去了琉璃花宫的后殿,说了擦药去了,不知还在不在。不如我陪你去瞧瞧?”

    “我自己去瞧就好,你且留在这里吧,你是郡主,班次应该在前,若错过了倒是不好了,我去去就回,很快的。”苏子衿轻轻拍了拍沐雨彤的手,将她留在原地后自行往那琉璃花宫去。

    此时琉璃花宫里的桌椅早就已经撤掉了,地上的糟粕也清理干净了,一切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从花宫右侧转入,过了湖上的八曲游廊就是后殿,一共五间,只有一间开着门,里面隐隐传来人声。

    苏子衿快步向前,循着人声走到卧房的窗沿下,探视里面。

    此时林三小姐在屏风之外,传来水声,向来是在洗脸。

    窗户对面是一个不大的梳妆台,并没有放什么东西,不过是供人短暂使用的而已,一面椭圆形的铜镜镶嵌在上面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38章 荷穗宴,开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