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天刚蒙蒙亮,柳姨娘就带着一个丫鬟急急忙忙的从角门钻进苏灵珊的琉璃阁,直奔卧房而去。

    推开门,苏灵珊正在梳头,见柳姨娘额头上冒出细细的汗珠,胸口又喘息起伏急促的样子立即对身后的丫鬟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出去。

    所有丫鬟都退出去后,房内就剩下母女二人。

    “姨娘,可弄来了?”苏灵珊急急的走上前来抓住柳姨娘的手,满眼期许的看着她。

    柳姨娘深呼了几口气,才把手伸进袖里,缓缓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黑色小锦盒,交给苏灵珊。“这可是花了一千两才弄来的,灵珊,这次可要让这银子花得值才行呐。”

    “放心吧,姨娘,有了这神墨,这次荷穗宴的彩头定然是我的。”苏灵珊急急的接过锦盒,打开来,看着两支一掌长的墨条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

    只要有了它,这次荷穗宴谁都盖不过我去。

    “只要你这次夺得了彩头,你祖母就算不愿这苏家的正妻和嫡女都得轮到咱们做了。”一想到即将要到来的美好未来,柳姨娘眼角眉梢都透着高兴。

    “姨娘,咱们不仅要做正妻嫡女,还要让苏子衿万劫不复。”关上锦盒,苏灵珊眼眸渐渐阴冷下来。

    她可还清清楚楚记得那日苏子衿教训她时的语气,一副高高在上模样。

    不就是因为是嫡女吗?呵,现在你的嫡女当到头了,该轮到我了。

    “你做了什么吗?”意识到苏灵珊话里的意思,柳姨娘有些不放心,这个计划她可筹划了很久了,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可不能再横生枝节。

    “姨娘放心,我手脚向来干净,绝对不会被发现的。这一次,苏子衿不会有上一次那么幸运了。”苏灵珊拿出首饰盒里的一个小小的胭脂盒摇了摇。

    柳姨娘自然知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心里的不安也随之消散了去。

    她最得意的就是她这个女儿,虽然不说能够独当一面,可对比方姨娘生的那个蠢苏颖来说要强得多。至于苏子衿,她从未放在眼里过,一个迟早都是要败落的嫡女,看都懒得看一眼。

    …

    柳姨娘和苏灵珊自以为运筹帷幄,苏子衿这边清早也传来了消息。

    夏荷昨夜出门后等到今早后院的婆子开了门才溜了回来,扶着化妆台是气喘吁吁,连忙喝了口茶才勉强缓过气来。

    “有结果了?”苏子衿让梳头的丫鬟退下后,缓缓看向夏荷。

    夏荷点了点头,将袖里的一张单子拿出来,递给苏子衿。“小姐,舞衣上的那粉末叫融衣粉,大夫把材料都写在上面了,说着粉末和着水沾衣就可将衣料腐蚀,但表面上看上去无异,但沾到处会脆硬。遇水无事,但若遇到汗水便会发生变化,衣料会断裂,还会灼伤皮肤。”

    苏子衿若有所思的拿起那张药单,看着上面多达十来种的材料,心中暗暗咬牙。

    苏灵珊真是有够狠的,若她一时没察觉,真穿了这舞衣去,那到时候岂不是有苦难言。

    堂堂苏府嫡女,在太后眼前大跳脱。衣舞…

    “小姐,这舞衣是穿不了了,现在去做只怕也来不及了,如何是好呀。”看着那依旧挂在窗前衣架上的舞衣,夏荷是急得直冒汗。

    “这舞衣如今真成了烫手的山芋了。”苏子衿心里也是有几分焦急,没想到苏灵珊居然有这般奇特的药物,是她小看她了。

    荷穗宴的节目单是早就拟定好了的,送去给了老夫人,由老夫人和太夫人以及许氏商量敲定之后才最终落了锤,现如今说要改只怕难,而且没有证据空口无凭只怕反倒节外生枝。

    就算最后证明了这衣服确实不能穿了,可就这么放了苏灵珊是不是太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29章 送上门来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