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走入竹苑的垂花院门,就听到了里面激烈的争吵声。

    穿门而入,远远的就瞧见苏颖和苏灵珊站在一处翠竹下,在激烈的争吵下都有几分面红耳赤。

    捧着用锦布盖着的红漆托盘的春兰站在苏灵珊身后,低着头,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特别是端着托盘的手,更是抖动得厉害。

    看一下春兰那四处飘忽不定的惊慌眼神,苏子衿就知道她手中的舞衣必定被动了手脚了。

    六年前的春兰不过才十三岁,没有那般老练,自然脸上也藏不住什么事,一眼就能看个通透。这也是苏子衿一直留她到现在的原因。

    这一世,她可要好好利用这个苏灵珊送来的最佳眼线。

    “你们究竟在做什么?”走上前,苏子衿微带怒气的扫过两人。

    “姐…大姐,你可算回来了,否者我可就守不住你这新舞衣了。”听到苏子衿的声音,苏灵珊最先反应过来,领着春兰就迎上来,毫不生分的挽上她的手。

    苏灵珊委屈中夹着撒娇的声音让苏子衿浑身一僵,胃中翻腾,难以言语的恶心。但明面上现在不宜和她撕破脸,只能把眼眸移向怒目瞪着她的苏颖。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好好的都围着我这舞衣作甚?”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苏子衿这是在询问苏颖,可苏颖才张开口,话还没出身边的苏灵珊就抢先开了口:“还不是二姐,非要看大姐你的新舞衣,可这舞衣是大姐荷穗宴上要用的,而且大姐都还未看过呢,怎么能让别人瞧呢,毕竟这舞衣这般重要。”

    苏灵珊这话里话并不难懂,即使是苏颖也听出来这是暗指她说不定会动手脚,把她当做了贼了。

    “不过就是一件舞衣而已,有什么瞧不得的,只有你们这般看得重。”苏颖厌弃的扫过苏子衿,毫不掩饰半分。

    此时此刻她已经和苏子衿撕破了脸,再没有做戏的必要。

    “既然二姐你瞧不上那又何必在这儿跟我争这般久?难道说二姐难道有什么目的不成?”苏灵珊把质疑再度推尽一分,眼角的余光注视着苏子衿。

    今天她好不容易才逮到苏颖去方家回来这个空隙,必须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让苏颖和苏子衿之间更加敌对,这样两个人相斗之下她便可以渔翁得利。

    只可惜苏灵珊年纪尚小,即使在柳姨娘的教导下比苏颖要强得多,可如今也逃不过苏子衿的眼眸。

    她那点小心思,此时此刻被苏子衿尽收眼底,却不说破。

    “我能有什么目的?”看着苏子衿那双平静得毫无涟漪的眼眸,苏颖心底有几分慌张。“我不过就是想看看,谁知道你如此阻拦,你这般阻拦,是不是你有目的啊。”

    苏颖惊慌之下的乱言好巧不巧的正好打中苏灵珊的痛脚,惊得苏灵珊脸色一僵,本能之下瞄了眼苏子衿,见她依旧没有半点动容心里也有几分打鼓。

    “二姐真是惯会往别人身上泼脏水,当初污蔑大姐偷祖母的镯子,后又污蔑大姐陷害你,现如今又来污蔑我了。不过二姐你这污蔑实在牵强,我一路上别说是瞧了,就是碰都没碰那托盘一下,一路上都是由春兰端着的,流珠也是可以作证的呀。”

    “你…”苏颖被苏灵珊说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她起初不过就是想看看那舞衣,谁知道这个苏灵珊百般阻拦,让她这口气顺不下去,非要看一看才行。可没想到会引来苏子衿,还被苏灵珊冠上了有目的的罪名。

    如今她和苏子衿不和,整个苏府上下都知道,这时候苏灵珊再拉出以前的旧账一说,就更是让人觉得她绝对是有目的。这一时之间,似不管她如何解释都难以说清了。

    若这件事真闹起来,只怕她更会让祖母生厌,临回来时姨娘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在荷穗宴之前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惹事,如今却……

    而看着苏颖抓耳挠腮急得不知道该怎么撇清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26章 想看?那我就是给你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