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衿领着沐雨彤在后院里一路玩赏,从荷花池穿过,往花巷走过,最终两个停在了曲池。

    曲池相比起荷花池的遍地荷花,花巷的繁花似锦要清幽宁静许多,交错的游廊修葺在池面上,池边都是繁茂的柳树,垂柳至池面,微风一抚,轻舞起来似妙龄女子。

    站在游廊之上,看着那舞动的柳枝,沐雨彤没了刚刚的活泼,反倒是一反常态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才来就舍不得了?”沐雨彤和苏子衿虽未常年相见,可却是唯一的朋友,所以她一皱眉,撇嘴,苏子衿就知晓她是怎么了。

    “总归是要走的,当然舍不得,金陵城多好啊,繁荣兴盛,川流不息,比临城不知道好多少倍呢。”

    “临城也不比金陵差呀。”印象里苏子衿清楚的记得临城和金陵城差不多,江南水乡,物产丰富,处处商机。“不过你要留在金陵也可啊,等中秋宫宴后,定有王孙公子去沐王府求情,到时你嫁到金陵来不就行了。”

    “我才不要靠嫁人在这里立足呢。”沐雨彤像是被踩中了尾巴的猫,立即转过身来反驳。

    苏子衿没曾想沐雨彤会这般反感这事,但惊讶之余却也看到了她眼眸里的那一丝渴求,让她明白了,她们两个人是一拍即合,想到一处去了。

    “哦?那你想如何在金陵立足呢?”苏子衿眉尾一挑,有几分明知故问的味道。

    “我…”沐雨彤几乎要冲口而出,可张开嘴却似想到了什么,整个人萎靡了下去,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自嘲道:“我想做生意,我想靠这个留在金陵,但我一个女子向这般做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何况我还是个未及笄的女子。”

    “未必,但你一个女子抛头露面,是有几分不好,何况…还是从商。”苏子衿将从商两个字说得极轻,仿佛故意不想提及一样。

    在南楚一向来就是士农工商,商人向来被人所看不起,一般商人达到一定家财的时候都会想办法买个闲散的员外郎来做,但即使这一也会被士者看不起。

    不过对此苏子衿却没有什么偏见,如此说只不过是为了激怒眼前的沐雨彤。

    果不其然,这话一出沐雨彤立即眸色一凌,怒气横生。

    “从商怎么了,这王孙士者哪一个家里没有一个从商的渠道,这金陵城里多少酒楼,钱庄,店面是老百姓的,不都是那些贵族支下的吗?一面瞧不上商人,一面又贪图钱利,这才让人不齿。”

    “这倒也是。”苏子衿云淡风轻的拂过沐雨彤的怒意,“那若你能,你打算做什么呢?在哪做呢?如何做呢?”

    “这…”沐雨彤被这突然的三个直入主题的问题给难住了,一脸的愤意难平化作羞愧的低下头,揉着自己的衣角撇了撇嘴。“我…我还未想好,我不敢冒认行动,问父王要一次机会可以,可若失败了只怕…”

    话不说完也能知晓后话如何,她只能争取到一次机会,一旦失败一切都没了。

    而对于苏子衿来说也是同样,她时间不多,没有那么多选择的机会,如今对于她来说,最好的人选就是沐雨彤,她相信她对自己的磊落,也相信她的经商实力。

    再无什么好考虑的。

    “雨彤,你可信我?”

    苏子衿无比认真的眼眸注视着沐雨彤,阳光下冉冉生辉,配着那轻启的朱唇,宛若一张画,就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25章 达成协议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