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侯府出来后,苏子衿的心情好得不得了,一路上嘴角都是扬着的。

    夏荷不明白,苏子衿到底在高兴什么,她可是一头雾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苏子衿,似能看到解决她疑惑的答案一样。

    “你瞧着许久了,有什么话就问。”苏子衿低头看着书,即使不抬头也能感受到夏荷那越发炙热起来的求知眼神。

    一听苏子衿给自己问,夏荷立即往前移了移,把手中剥好的橘子递给她,笑言问:“小姐您怎么这么高兴啊?您刚刚怎么不在侯府多呆会啊?为什么要把那冬梅姐姐留在侯府呀?”

    夏荷一连把三个问题像倒豆子一样倒了出来,苏子衿有些后悔给她问的机会了,但话已出口又怎么能收回呢。

    无奈下只好放下手里的书,耐心的回答这个小不懂的问题。

    “你小姐我高兴是因为见到了舅父,至于为什么不多待会,是因为来日方长,不急在一时,该说的说了便是。”说到这苏子衿又有几分担忧起来,今日突然说出那些话,也不知道两位舅父是否能够记在心上。

    罢了,该说的都说了,这事也急不来,不管如何,这一世她都会让安国侯府崛起不倒的。

    “还有冬梅姐姐呢。”夏荷见苏子衿不回答最后一个问题了,连忙催问。

    瞧夏荷像一个好奇的孩子忙着想得到解答的模样,苏子衿心里的那一丝的愁思也被冲散了,点了点她的鼻子笑道:“留她在那学功夫,日后才好保护你呀。”

    “保护我?为…”

    夏荷还想问为什么,话还没说完马车就突然停了下来,马夫敲了敲木板道:“大小姐,到了。”

    不等夏荷回过神来继续问问题,苏子衿撩开车帘就自行下了马车。

    “姐姐!”还没来得及抬头,一个身影就扑了上来,紧紧抱住苏子衿的腰。

    看着眼前这个将她紧紧环抱,抬着头睁着一双充满欢喜的眼眸看着她的十一岁小男孩,苏子衿浑身一僵,颤抖的手缓缓抬起来,扶上男孩的脸,眼底一热。

    “二…弟。”苏子衿心底是喜的,可声音却带着颤抖的哭腔。

    “姐姐你怎么了?可是谁惹你伤心了?你告诉我,我这就去找他算账去!”见苏子衿眼眸上朦胧了一层水雾,苏乾心都揪了起来。

    用指尖逝去眼角的泪,苏子衿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谁惹姐姐,只是见到你姐姐高兴。”

    “瞧姐姐你,不过才一月不见罢了,就这般,这样让我以后怎么敢走出这苏府去啊。”苏乾一边无奈的轻责一边伸出手拂去苏子衿眼角未擦点的一滴泪。

    苏乾这么一说,苏子衿才想起来。

    对于她来说,苏乾是失而复得,是从经历了生离死别之后的再度相遇。可对于苏乾来说,他们之间不过是分离了短短一个月而已。

    而他的回来,无疑也是在提醒她,苏灵珊也回来了。

    上一世她去了庄子自然是错过了和二弟的相遇,但她也不是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父亲苏成一月多前去了柳州替皇上寻访,把大少爷苏巍,二少爷苏乾,三少爷苏林佐一同带了去,说让他们出去历练一番。

    而苏成前脚刚刚一走,后脚苏灵珊和柳姨娘就顺着方姨娘的计去了尼姑庵为老夫人祈福。

    苏颖和方姨娘以为自己计成,随后就对付她,将她送去了庄子后以为万事大吉,谁知花宴一结束没多久苏灵珊和柳姨娘就随着苏成一道回了府。

    在把苏颖和方姨娘当枪使后,母女二人回来捡了大便宜,还踩着苏颖上位,让苏灵珊在荷穗宴上大放异彩,得了彩头,从此之后便成了这个金陵城里最炙手可热贵女,求亲的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22章 老夫人的抬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