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国侯府坐落在皇宫外的永安巷,和三位君侯同住一巷。

    可一眼望去,四座侯府之中安国侯府门头最小,位置最后,门前更是门可罗雀,一番荒凉之景。

    走下马车,看着这门前的萧条,苏子衿不禁想起了前世两位舅父三位表哥战死沙场后府门前的景色,和如今几乎如出一辙。

    不过这一世,舅父表哥都还在。

    这安国侯府很快就会如日中天,而且会永不落败!

    “表小姐!这可真巧,侯爷刚刚还念叨您呢,你就来了。”应声来迎的是罗管家,看着苏子衿长大,对她是格外的亲。

    见到真心待自己好的罗管家苏子衿这几日紧绷的心弦也松了些,脸色也浮起了笑容。

    “两位舅父呢?我今日来也没提前送拜帖,不知道舅父可否方便。”苏子衿一边跟着罗管家往府内走,一边询问。

    “方便!方便!表小姐来哪里有不方便的。此刻侯爷和将军都在大堂,见了表小姐定是欣喜得很。”

    难得见到苏子衿回来,罗管家心里也是高兴,脚下更是生风。

    会武功的苏子衿和有点功底的冬梅倒是跟着不费劲,可夏荷却累得直喘气不说,还被甩出了大老远,最后只得跟着丫鬟慢慢走去。

    “子衿!你个小白眼狼,都多久没来看二舅父了。”二舅父许武见苏子衿来大步流星的就从堂内走出来,毫不顾忌男女之嫌的一掌拍在苏子衿背上,打得她脚下一踉跄。

    随后赶来的大舅父许荣连忙扶住苏子衿的手,厉声呵斥许武:“多大了,还没个轻重,打坏了可怎么办?”

    “我这不是高兴的吗,也没下重手啊。”许武一边不服气的狡辩着,一边担心关切的小声问苏子衿:“可拍疼了?让你舅母给你揉揉?”

    再见两位舅父,感受着他们之间一如往昔的斗嘴和对自己的宠溺关爱,苏子衿的眼眶不自觉的就红了起来,泪水来不及阻止就落了下去。

    “怎么哭了?可是真疼了?都怪你!”

    “是二舅父错了,子衿啊,疼吗?我这就给你去找大夫去。”

    一见苏子衿哭,这两舅父是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两个都是四十来岁的男人了,都是一家之主,平时对人都是严厉非凡,可就是对这个唯一的侄女没办法,真正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二舅父,我没事。”眼见许武转身就要亲自去找大夫,苏子衿急忙擦了擦泪水。“我只是许久未见两位舅父了,一时难以自控。”

    “你这傻丫头。”许荣宠溺的揉了揉苏子衿头,“行了,也别都站着了,坐下说。”

    走进堂内,几人也不拘礼,直接就围着红木圆桌坐下。

    浅酌了口茶,顺了顺嗓子,苏子衿才看了眼身后跟着的冬梅道:“今日前来还有件事想要请两位舅父帮忙?”

    “什么事,子衿你且说来,二舅父上山下海都给你办成。”许武一扬大手,威武十足。

    “二舅父没那么大。”见许武下一刻就要说干就干的样子,苏子衿连忙摆手。“只是想把我这新买丫鬟留在这里,由府里的女护卫调教调教。”

    “这点小事,还用问我们吗?你直接把这丫头扔去就是了。”

    许武一挥手,罗管家立马走上来,冬梅对苏子衿行礼后跟着就往后院去了。

    随着冬梅离开,苏子衿张望了一下四周,发现少了些什么。

    “怎么今日不见两位舅母和三位表哥啊?”平日她一来,这全家人就跟看宝贝一样,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唯恐慢了一点,今日这么久了也没见来。

    “你两位舅母相邀去了灵山寺,你三位表哥因为西北那边的事这几日都忙着在军中操练呢。”一说到军中,许荣的脸色就沉了下来,虽然极力克制却也能看到眼底深处的那一丝无奈。

    每一代新皇登基都会削兵权,杀威胁,当年为了保住安国侯府,苏子衿的外祖父亲自上交了兵权,可这并没有打消皇上的疑虑。

    这些年来一直不重用安国侯府,还暗地里打压,使得她三个表哥如今在军中还只是一个千户。

    “西北那边?可是都狼国又来进犯了?”

 &nb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21章 安国侯府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