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萧落尘,过往的种种一瞬间浮上心头。

    那虚假的面目,那背后的算计,那冷漠的言语,那剖腹的疼痛,那丧子的悲伤……

    一桩桩一件件,让她恨意难平。

    仇恨冲掉了理智,苏子衿正欲动手,身后的夏荷扯了扯她的衣角,小声提醒道:“小姐,门前那人似是皇子,正瞧着咱们这边呢。”

    夏荷的声音像一只手,飞快的把苏子衿的理智拉了回来。

    对,现在的萧落尘还只是皇子,只是那个生母身份低微,郁郁不得志的六皇子而已。

    现在就算一刀劈死了他也没什么意思,反倒是给了他一个痛快,那多便宜了他。

    她要他生不如死,要他也试试从最巅峰摔下来的滋味!

    深吸了一口气,收起浑身的愤恨戾气,苏子衿信步向前,走到萧落尘跟前,行了一个十分合格的礼。“六殿下金安。”

    瞧着眼前这个低眉顺眼的苏子衿,萧落尘心里浮起了一丝疑虑。

    明明刚刚他看见这个苏子衿满眼愤恨的盯着他,似和他有血海深仇一样,怎么转眼间就变得这样温顺了?

    不过不管她打的是没注意,于他而言都无所谓,这样一个无权无势的嫡女转瞬间就会被内宅的漩涡搅得尸骨无存,并没有记挂的必要。

    “恩。”低恩一声,萧落尘厌弃的撇了苏子衿的一眼,转身往楼内去。

    苏子衿抬眼之间正好将他的厌弃看了个满眼,心中为之一振。

    上一世她从庄子上回来,在苏府毫无立足之地,步步如履薄冰,因为春兰和苏灵珊她才“意外”的接触到了萧落尘。

    当时的萧落尘说对她一见钟情,几乎是捧在手心,哪怕她拒绝也不动摇,因此她才会错觉的以为他对自己是真心,不计较她的身份如何。

    而如今,她比起上一世刚刚从庄子里回来时好的不是一星半点,怎么反倒是厌弃?

    那种厌弃就像是在看腐肉上的蛆,厌恶万分。

    苏子衿怎么想怎么觉得这其中定然有问题,快步走进楼内,看着萧落尘的背影走上二楼快速闪进了天字一号房,转身就把腰间的荷包解下扔向柜台。

    “我要天字二号,不必上酒菜,半个时辰后把你们的女护卫都叫来,我要找人。”

    说罢不给掌柜拒绝的机会,苏子衿就把夏荷留下独自上了二楼,闪身进入房内。

    关上房门,苏子衿轻手轻脚的走到房中的西北角,撩开墙上的字画,附耳在墙闭眼聆听。

    这天下楼的天字房是全金陵城隔音最好的房间,故而很多不方便交流的事情都会来这里,特别是一些官员的隐晦买卖。

    上一世为了助萧落尘问鼎天下,苏子衿少不得要打听这些。

    一次意外苏子衿发现这天字房的西北角字画后面的墙是中空的,附耳能听得一清二楚,想是天知阁用来探听各路情报的,正好被她寻到了。

    上一世她利用这面墙探听到了不少官员的背后的肮脏事,要挟利用他们,最终助萧落尘登上了大鼎,而这一世却要用同样的方法让他下地狱。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孟先生,快请快请。”萧落尘积极的邀请声从那边传来。

    孟先生?

    苏子衿记得此人,是萧落尘的谋士,从哪里来的她并不知道。

    此人很神秘,但也极有本事,虽然是个哑巴却知识渊博,精通八卦之术,能识人断命,上一世萧落尘能登基也少不了他的功劳。

    不过他在萧落尘登基之前就离开了,至于去了哪里,无人知晓。

    “苏府之女?孟先生说的可是刑部尚书苏成的女儿?”

    苏子衿看不到那头孟先生在纸上写了什么,只能听到狼毫在宣纸上磨蹭的声音,在结束之后萧落尘沉默了许久才似下定决心道:“苏成膝下有三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18章 原来如此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