亥时三刻,内院落了钥,一片寂静。

    沐浴之后的苏子衿披散着乌黑的长发斜靠在灯下,手里拿着一封刚刚送来的书信。

    这是大舅父给她的回信,信里写的是苏子衿让他帮忙查的今日土匪一事结果。

    昨日方家的人就和龙渊坡的土匪勾结上了,以衣衫颜色判断要抓的人,所以苏颖才会见到她穿的衣服颜色后急急去换了一身,带她去成衣铺换衣只是为了制造她不在场的证据和时机而已。

    方家原是土匪说好的,抓了之后等第二日就放人,没想到前脚土匪刚刚被抓进去,后脚就被抹了脖子。

    二十多个土匪,只有当头的龙凯打伤了几个衙役跑了出来,舅父想要抓住他,可却慢了一步。

    从探子口中得知带走龙凯的是一个女人,至于是哪个女人就不清楚了。

    “本来舅老爷都找到那龙凯的落脚处了的,可惜去晚了一步,被人给捷足先登了。”想起今日差那一步,夏荷那叫一个懊悔呀。“如果能抓到龙凯,就能治方姨娘的罪了!”

    “抓住他也不可能治得了方姨娘的罪,不抓住他才能治罪。”苏子衿将手中的信用烛火点燃,扔进脚下的铜盆内,火焰印在她黑亮的眸子里,使得她的眼眸犹如星辰。

    “不抓住如何治罪?”夏荷不明白苏子衿的话,这人都没抓到,拿什么治罪方姨娘?

    苏子衿转过头,瞧着夏荷那有些憨傻的小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土匪是方家的人去联系的,抓起来无非也就和今日那侍卫一样,问出个小翠而已。可若这龙凯和方姨娘接上了头,这可就不一样了。”

    “小姐您是说今日带走龙凯的人就是方姨娘?”夏荷忍不住惊呼起来,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了后立即低下声来。“可是小姐,若真是方姨娘带走了龙凯,那您不是危险了。”

    夏荷即使再憨厚单纯也知道方姨娘绝对不会毫无目的的救走龙凯,除非这个龙凯还有利用价值,至少比他的死有价值。

    而对于方姨娘来说,价值就等于是能害到苏子衿。

    “危险往往是相对的,这把双刃剑,只怕割伤的只会是方姨娘。”说着苏子衿站起身来,吹熄了身旁的灯,转身走向卧室。

    夏荷虽不明白苏子衿说的是什么意思,却也不多问,随着她进入卧室,躺在床踏板上,伴着她入眠。

    …

    一夜过去,苏府小姐被土匪绑走的事并没有消散,反倒是越演越烈,而且风头直指苏子衿。

&n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12章 雨禾香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