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因为受伤还是昨日太过疲累,竟一觉到了清晨,若不是夏荷唤她起来去给祖母请安,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去了。

    不过这长长的一觉让她的身体轻松了很多,没有昨日那种无力飘忽的感觉,走起路来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把跟在身后的夏荷甩开了一大截,等她请完了安夏荷才刚刚赶到院门前。

    “小姐,您走得也太快了,奴婢实在跟不上。”夏荷双手撑在膝盖上,整个人累得是气喘吁吁。

    “你呀,也该练练了,日后遇到了事连逃都逃不了。”瞧着夏荷气喘吁吁的样儿,苏子衿有几分担忧,日后她的路只怕会越来越危险,夏荷跟在自己身边若没有点防身的可不行。

    “小姐,咱这府里安全着呢,哪里需要逃呢。”夏荷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不解和疑惑。

    苏子衿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最终只能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道:“罢了,回去吧。”

    “大姐,等等我。”苏子衿才刚刚迈出步子,身后就传来了呼唤声。

    随着快步走来的脚步声,一双柔嫩的小手抓住了苏子衿的手。

    “大姐怎么走得这般快,我唤了好几声也不回我,可是生我的气了?”苏颖说着眼眶里就浮起了水雾,配着那因为疾走而漫起红晕的脸颊,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

    “生气?我为何要生二妹的气?莫不是二妹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不成?”苏子衿不动声色的收回手,笑着转过头来反问。

    苏颖没想到苏子衿会当着众人的面这样丝毫不给她面子反问她,脸色一僵,过了片刻才再度扬起那笑容来。

    “我哪里会做对不起大姐的事呢,只是连唤了大姐几声大姐都不理会我,才怕是得罪了大姐。”苏颖说着手就抓上了苏子衿的手臂,撒娇的摇晃着,仿佛姐妹二人关系极好。

    苏颖没有苏灵珊那般做戏的能力,撒娇太过于做作,也藏不住眼底对她的厌恶,实在让人看着不舒服。

    “我受了伤,耳朵不太好,没听着,有什么事,你便说吧。”苏子衿微微侧身,甩开她的双手,冷眼看着她。

    面对苏子衿那毫不掩饰的冰冷眼眸,苏颖心里无名火瞬间就燃了起来。

    昨日的事儿已经够让她怒火难消了,今日她先服软来讨好她,她不仅不领情反倒还这般不给她面子。

    哼,苏子衿,过了今天你就万劫不复了,到时候我看你还敢不敢这般对我!

    “还不是四日后花宴的事,大姐你也知晓,这次李嬷嬷要来,那可是太后跟前的大红人呀,若入了她的眼,荷穗宴上定会在太后面前为我们美言的。

    大姐你明年就要及笄了,这等机会可必须抓住,我想着要得李嬷嬷的眼必须得超过其他世家小姐才成,在衣着上大姐得好好准备。

    现在离府里举办花宴也就四日了,做肯定是来不及了,我听闻城西有家成衣铺衣裳做得极好,公主都在那买过,不若咱们也去瞧瞧如何。”

    “成衣铺?”苏子衿眉头微挑,一双黑如墨的瞳孔瞧着苏颖,似想要看透什么。

    苏颖被苏子衿看得心虚,不敢与她对视,急急转向一边道:“我已经和祖母说过了,祖母也认可,毕竟今年花宴在咱们府办,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7章 不给一丝安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