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无边的黑暗像浓稠的墨,化不开,阵阵疼痛从额头传来。

    几度蹙眉后,苏子衿缓缓睁开眼眸。

    入目的不是想象中的阴寒地狱,而是一抹藕粉色轻纱帐。

    这是哪?难道我被救了?

    撩开身上的棉丝被,她身着中衣,小腹平坦,不见一点血迹。

    只是…

    她的身体似小了点,瘦了点,某些地方也扁平了点。

    这个身体是个孩子的身体。

    抬起手撩开轻纱帐,环顾四周,是一处陈设简单的卧室,用屏风隔断外面的小客堂,左侧墙放在红木打造的梳妆台,铜镜斜对着床笫,正好映照出苏子衿的脸。

    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背后,小脸微圆,带着几分稚嫩。肤如凝脂,沁着一层淡淡的樱红,娇俏可人。

    只是额头上缠着透出殷红的纱布让人有几分心惊。

    呆呆的望着镜中的少女,苏子衿不敢置信的慢慢抚上自己的脸颊。

    这是她!十四岁那年的她!

    “小姐,可算醒来了!谢天谢地。”

    一个穿粉色比甲丫鬟端着瓷碗从门外走来,见苏子衿醒来快步走到窗前,把瓷碗放在黑漆小桌上,熟练的撩开轻纱帐将她扶起,转身去拿瓷碗。

    “小姐,来,先把药喝了。”丫鬟舀起一勺汤药置到苏子衿唇前,等待着她开口。

    看着眼前这个对自己无微不至的丫鬟,苏子衿怔住了。

    若刚刚看到镜中自己的脸还有几分怀疑的话,现如今看到早在一年前就死去的夏荷就已经可以肯定了——

    她,苏子衿,重生了!

    回到了六年前,她十四岁时。

    “小姐奴婢知晓您心里难受,可身子总归重要呀,大夫人说了,这事定会去要个公道,由不得那二小姐胡说八道毁了您清白。”见苏子衿双目无神,夏荷以为她是为昨日的事心里郁结难消。

    要个公道?二小姐?

    苏子衿浑身一凌,再从夏荷侧颈看向铜镜里自己头上沁血的纱布,这才幡然醒悟。

    她竟然重生在这个时候,这个她人生的转折点。

    前世她会走到那样的绝境,虽是自己识人不清,可促成一切发生的就是这个转折点。

    前世她被庶妹苏颖污蔑偷了祖母的碧玉镶金水波纹镯,几番狡辩却最终在她的袖里找出来,众口铄金之下她无法辩解,为自证清白一头撞在了墙上,昏迷了过去。

    但这并没有证明她的清白,即使娘亲据以力争,可没有证据最后她还是被送去了庄子,使得原本就不受宠的她更是一落千丈,以至于一年之后回来举步维艰。

    因为艰难所以心中更是苦涩,因为苦涩才会被萧落尘和苏灵珊那假意的关心打动,最终蒙了心。

    没想到如今天助于她,让她重生在了这个时候,这一生,她定要改变所有轨迹,让她身边的人不再受到一点伤害,至于害她的,她也一个不会放过。

    “小姐,好歹喝点吧,身子重要啊。”见苏子衿怎么也不张嘴喝药,夏荷急得眼眶都红了。

    她的小姐怎么就这么命苦呢,原就够艰难了,偏偏二小姐还不肯放过,这是要把小姐往死路上逼啊。

    眼见着夏荷的泪就要落下来了,苏子衿心里升起了几分愧疚。

    夏荷从小就在她身边伺候,对她忠心耿耿,但因为当年被送去庄子她没能跟去,让二等丫鬟春兰有了往上爬的机会,挑拨她们主仆关系,以至于最后她对夏荷离了心,造成了夏荷的惨死。

    伸出手,轻轻拭去夏荷眼角的泪滴,苏子衿接过她手中的碗,仰头一口喝尽后递还给她。

    看着只留下一点碎药渣的瓷碗,夏荷目瞪口呆。

    “这药,不苦吗?”平日里小姐最怕苦了,每次喝药都要就着蜜饯,软磨硬泡许久才能喝完,这次 你现在所看的《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第2章 恍然重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