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烤醬 作品

第236章 易中海低頭,點撥許大茂


 易中海夫婦一大早就截住了張仁康,易中海媳婦哭訴道

 “仁康你就幫幫我家老易吧,他這條腿經不起折騰了”

 張仁康還不等發作,恰好劉海中也從後院出來,看見易中海又截住了張仁康頓時感覺表現的機會來了,幾步上前站在易中海前面就呵斥起來

 “我說老易,你知不知道現在仁康有多忙?”

 “你這耽誤了仁康上班,耽誤了廠裡的大事,你擔得起責任嗎?”

 易中海沒想到被劉海中打了個岔,但是他現在已經沒有神氣的資格和底氣了,昨天他看到許大茂手上的信就心裡有數了,這封信是前幾天他一個徒弟來看他的時候,易中海再三請求下,徒弟才答應偷著幫他塞進楊衛國辦公室的

 出現在了許大茂手上說明什麼,易中海再清楚不過了,就算楊衛國沒有失勢,恐怕也幫不上他什麼了

 易中海不是不懂政治,實際上這些小老百姓,尤其是四九城這些小老百姓要比很多官員的政治嗅覺還靈敏,誰得勢了誰失勢了,他們心底兒都透亮的很

 易中海低著頭小聲說道

 “仁康,我知道之前是我對不起你們家”

 “我也給你賠不是,也賠償了”

 “我願意服從廠裡的安排,好好把我手上的技術交給別人,你能不能找找許大茂,讓他放過我”

 “我”

 易中海一陣語塞,他現在已經基本沒什麼鬥志了,什麼養老什麼院裡管事大爺,在棒梗被警察帶走的那一瞬間,他就徹底洩氣了,二十幾年的算計一朝破滅,現在易中海只想好好活著,至於養老的事情,他現在實在沒精力考慮了

 張仁康看著面前被抽掉脊樑的易中海,心裡也是五味摻雜,他對易中海只是厭惡,厭惡他的虛偽,厭惡他為了自己養老搞得四合院烏煙瘴氣的

 他和易中海的仇恨,除了他出面給賈家出頭施壓之外,張仁康也真沒有對易中海太多的仇恨,當時誰也沒想到傻柱衝動下會踹原身那一腳,導致了原身的死亡

 但是這一點都不妨礙張仁康推動著造成易中海現在的局面,傻柱踹的原身在屋裡躺了三天,還不是易中海攔著不讓別人來看他,不然原身也不至於死了

 張仁康呵呵一笑說道

 “易師傅啊,廠裡有廠裡的規矩,我們能做的就是遵守廠裡的規章制度嘛”

 “你要是覺得廠裡的制度不好,可以寫信反饋”

 “再不濟就只能從廠裡離職了”

 “對不對”

 “你看,人家劉師傅,不也是遵守廠裡的制度,不光是先進模範,而且馬上廠裡即將擴建的新車間,還需要劉師傅去出任車間副主任,為廠裡培養人才,發光發熱呢”

 劉海中一聽張仁康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就承認要讓自己出任車間副主任,這以後還能有假,高興的嘴都咧了起來,笑呵呵的說道

 “仁康,我也就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為廠裡培養人才這不是我們這些老技術敢做的嘛,不敢居功”

 “不敢居功啊”

 說著劉海中還頂起了大肚腩,學著他們二車間主任的樣子揹著手,笑眯眯的說道

 “仁康,我一定不負重任,請廠裡放心”

 張仁康笑呵呵的對劉海中說道

 “一大爺的覺悟就是高啊”

 轉頭對易中海說道

 “易師傅,你不覺得你得反思自己嗎?”

 “至於你說你腿傷的問題,廠裡也會考慮的,你這樣”

 “你回去後給你們負責的隊長打個報告和寫份書面申請交上來廠裡研究一下,然後看看你的問題怎麼解決”

 “你也放心,我不參與審核和批示,你也不用擔心受到什麼影響”

 說著就帶著於莉往外走,在垂花門和閻埠貴點頭打了個招呼出門騎車往廠裡去

 用道德大棒收拾易中海實在是讓人舒服極了,易中海估計能猜得到後面少不了張仁康搗鬼,要不然他怎麼沒回都被廠裡的政策針對,總不能這麼巧吧

 就是王明華他們幾個,最先反對車間師徒責任制,而

且五一大典都去鬧事了,現在也只不過是在勞改隊加強了一點勞動強度而已,他易中海乾的最多的活,卻每回都是最先挨批的一個,這裡面沒有問題,打死他也不信

 回到軋鋼廠的張仁康讓唐嫣叫來了許大茂

 張仁康敲敲桌子說道

 “大茂啊,現在勞動改造的那些人情況怎麼樣?”

 許大茂笑呵呵的彎著腰說道

 “報告廠長,經過我們的改造他們很多人都有了十足的思想認知,現在都紛紛認罪懺悔了”

 張仁康點點頭笑道

 “看來我選你去負責這個事情是沒錯,你果然是能力出眾”

 “不過,今早我上班的時候,被這個易中海攔住了,說是他身體原因,不適合參加咱們的勞動改造”

 “這個事情你怎麼看?”

 許大茂收起笑容,不知道張仁康什麼意思,難道張仁康想放過易中海,接著他試探道

 “廠長你的意思是,這個易中海優待一下?”

 張仁康搖搖頭說道

 “這怎麼能行,思想改造是他們所有人的重要任務,思想有問題怎麼能好好服務人民呢?”

 “再者說了,優待了他是不是輿論不合適啊,畢竟咱們都是一個院的鄰居,這要是傳出去不得讓人家說你,辦事不公道嘛”

 許大茂還是有點迷糊,不解的問道

 “那廠長,您看怎麼辦?”

 張仁康嘆了口氣說道

 “咱們不能讓人說勞改隊草菅人命對不對”

 見到許大茂點頭,張仁康繼續說道

 “又不能讓易中海逃脫人民的懲罰和反思對吧”

 “這裡面很為難啊”

 許大茂陰森森的說道

 “廠長,我好像有點明白了,是不是易中海說他是被咱們勞動改造隊欺負了?”

 “他那條腿”

 張仁康看到許大茂的表情,有些不對勁,笑著說道

 “既然他幹不了重體力的勞動,那就力所能及的學習一下新社會的思想嘛”

 “我們主要的目的不就是改造他們的思想,讓他們能為人民做貢獻嗎”

 “這個你要把握好”

 許大茂點點頭說道

 “我明白了,我這就回去給易中海師傅好好地準備一下,讓他少辛苦還能改造思想”

 張仁康看著許大茂陰狠的表情,默默地為易中海默哀了一下,刺激他說道

 “這個易師傅還在等著傻柱回來呢”

 “你可要注意著他的身體一點”

 許大茂一聽到傻柱明顯眼睛瞳孔都放大了,聲音尖銳的笑道

 “好的廠長,我明白了,我會讓易師傅等到他的好柱子的”

 說著就轉身離開了,唐嫣讓許大茂臨走的表情嚇了一跳,問道

 “會長,這個許大茂怎麼了?”

 “我怎麼看他聽到傻柱的表情都一陣發寒”

 張仁康笑著說道

 “可能是想念了吧?”

 “他和傻柱是從小一起的好兄弟,傻柱現在不在四九城,他可能是想他了”

 在張家口農場的傻柱打了個寒戰,轉身笑呵呵的捧著一盤炒羊雜給農場的大隊長端了過去

 笑呵呵的說道

 “蔣隊長,你嚐嚐我這個炒羊雜合不合口”

 躺在躺椅上的蔣隊長叼著一根雜草,睜開眼看了看笑成菊花的傻柱,哼道

 “放哪裡吧,回去好好收拾一下,今兒早些開飯”

 傻柱點點頭說道

 “好嘞隊長,您放心,絕對耽誤不了”

 求,點贊收藏

 張仁康點點頭笑道

 “看來我選你去負責這個事情是沒錯,你果然是能力出眾”

 “不過,今早我上班的時候,被這個易中海攔住了,說是他身體原因,不適合參加咱們的勞動改造”

 “這個事情你怎麼看?”

 許大茂收起笑容,不知道張仁康什麼意思,難道張仁康想放過易中海,接著他試探道

 “

廠長你的意思是,這個易中海優待一下?”

 張仁康搖搖頭說道

 “這怎麼能行,思想改造是他們所有人的重要任務,思想有問題怎麼能好好服務人民呢?”

 “再者說了,優待了他是不是輿論不合適啊,畢竟咱們都是一個院的鄰居,這要是傳出去不得讓人家說你,辦事不公道嘛”

 許大茂還是有點迷糊,不解的問道

 “那廠長,您看怎麼辦?”

 張仁康嘆了口氣說道

 “咱們不能讓人說勞改隊草菅人命對不對”

 見到許大茂點頭,張仁康繼續說道

 “又不能讓易中海逃脫人民的懲罰和反思對吧”

 “這裡面很為難啊”

 許大茂陰森森的說道

 “廠長,我好像有點明白了,是不是易中海說他是被咱們勞動改造隊欺負了?”

 “他那條腿”

 張仁康看到許大茂的表情,有些不對勁,笑著說道

 “既然他幹不了重體力的勞動,那就力所能及的學習一下新社會的思想嘛”

 “我們主要的目的不就是改造他們的思想,讓他們能為人民做貢獻嗎”

 “這個你要把握好”

 許大茂點點頭說道

 “我明白了,我這就回去給易中海師傅好好地準備一下,讓他少辛苦還能改造思想”

 張仁康看著許大茂陰狠的表情,默默地為易中海默哀了一下,刺激他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