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鄉月雨 作品

第593章 山神13

齊遠摸了摸豆包的虎腦轉身消失在鏡湖返回崑崙山。

 至於帛書?

 再看她怕是要被氣死。

 齊遠的離開沒有影響神職爭鬥,相反天帝雲澤和妖帝碧崆已經全力以赴,可謂是生死之戰。

 他們兩個無所謂世界,凡界崩了再修個幾千年罷了。

 但是天道卻不得不心疼,它就像個什麼都捨不得的守財奴。偏偏在給齊遠報酬上又大方。

 它的大方和計較總是用在相反的地方。

 於是剛才還放棄的它這會兒又把捅它刀子的天帝撿起來了。

 同天劍劍光大作,天帝雲澤邪魅一笑直接揮出全力一劍。

 無數規則剎那綻放。

 一朵朵血花炸開,妖帝碧崆跌落境界沒有了再戰之力。

 比起失敗更令他心寒的是天道的偏心。

 “天道不公,為什麼總是站在他那邊?

 憑什麼?我不弱於他,明明都已經放棄天族了為什麼不能選我?”

 天道沒有回答。

 事實上對於天道來說沒有偏心偏愛一說,只是相比於碧崆,雲澤身懷規則更能快速結束爭鬥。

 它在乎的只是世界。

 碧崆奮鬥到如今,論天賦實力他遠遠超過天帝。

 但天不眷他。

 碧崆嘔出大口大口的鮮血,這些傷不至於要他的命,但讓他繼續屈居天帝之下他絕不同意。

 天帝雲澤抬起同天劍,想要斬草除根。

 但是天道可不想失去一個打手。

 萬千規則再次匯聚在同天劍上,細密的碎裂聲響起。

 同天劍,碎了。

 天帝雲澤愣住,原本因為天道助力升起的喜悅和得意消失殆盡。

 天道並沒有選擇他。

 碧崆見此竟是笑出了聲。

 那聲音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癲狂。

 明明在笑卻是淚流滿面。

 “天不眷我,逆天又如何!”

 天帝雲澤丟開手中的劍柄,抬手就想借助規則強殺碧崆。

 天道怒了。

 於是兩方的規則在碧崆面前對抗僵持。

 碧崆卻安靜下來,眼神無比平靜清明。

 他為了一個天命所歸爭了一生,最後才發現所謂的天命並不永恆。

 他也曾是個眷戀眾生的神,也曾將天地萬物映入眼中,牢記自己的使命。